就請蔡衍明先生「獨白」吧!

針對旺中集團總裁蔡衍明日前在華郵專訪引發巨大爭議的言論,蔡先生數度指稱專訪內容遭華郵「斷章取義,片面曲解」,並邀約澄社社員會面討論溝通。然而,當華郵記者Andrew Higgins日昨接受今週刊訪談而仍舊堅定表示「We stand by our story」,本社與台灣許多關心民主人權與媒體改革的民間團體也已共同發表公開信接受蔡先生之邀約後,蔡先生依舊選擇閃躲迴避,並再度利用已淪為其個人機關報的《中時》喊冤,堅持其言論遭到這位普立茲獎得主「扭曲」,並表示無法接受公民團體的「公審」。

我們無法認同,蔡先生所擁有的《中時》在華郵專訪蔡先生的事件中,不僅未發揮「報導」與「監督」的社會公器功能,反而徹底淪為報老闆的保鏢與打手。而蔡先生身為一個龐大傳媒集團的總裁,在勇於利用手中資源操控輿論時,自己竟如此怯於面對社會大眾,甚且更將《中時》濫用為個人避不出面的屏障!《中時》今日(10日)除了在其A2版提供極大版面讓蔡老闆「自清」,更讓報社主筆為文辯護!如此優渥的待遇,不知《中時》的其他董事是否享有?如此錯亂的角色與報格淪喪,傷害的不僅是蔡先生所擁有的「中時」形象,而是新聞媒體作為防衛民主的基本功能。

我們也難以理解,何以蔡先生將民主社會中「公開平台」上的自由討論溝通,類比為共產文革的「公審」?難道,蔡先生認為針對「.四天安門事件之真相與中國的民主人權.態」以及「媒體.闆如何促進新聞專業自主及內部新聞自由」等重要公共問題之釐清,可以由少數人「闢室密談協商」?

往者已矣,來者可追。為了釐清事實、解決爭議,我們誠摯呼籲蔡先生在「無人誘導」也「無人對談」的「完全自主空間」中,針對「六四事件」、「中國民主」以及「記者報導自主尺度」等三大爭議主題,由蔡先生自行作出「自主」、「完全」且「連續」的陳述,向社會大眾「獨白」!告訴大家他到底在那次訪談中講了什麼,以澄清誤會,洗刷冤屈!.若蔡先生已然未能清楚記起當時說了什麼,亦無妨,蔡先生可就此三事,告訴大家他現在真正的看法!蔡先生今日既然已能使用自己掌控的《中時》刊出看似感性的告白,也算是一篇好作文,但我們期待看到蔡先生更真誠的具體說明!這樣的公開澄清說明,也是蔡先生的社會責任!

回應

guoguo

Coach Factory Outlet After the accident, Dad was reluctant Coach Factory Outlet to play the mandolin. He felt thatCoach Outlet he could not play as well as he hadCoach Online Outlet before the accident. When I came home onCoach Factory Outlet leave and asked him to play he wouldCoach Outlet Store make excuses for why he couldn't playCoach Outlet Store Eventually, we would wear him downCoach Outlet Online and he would say "Okay, but rememberCoach Handbags Outlet I can't hold down on the strings the wayCoach Outlet Store I used to" or "Since the accident to thisCoach Factory Online finger I can't play as good". For theCoach Factory Outlet amily it didn't make any differenceCoach Factory Outlet f that Dad couldn't play as wellCoach Outlet Store Online We were just glad that he would playCoach Bags Outlet When he played the old mandolin it wouldTrue Religion Outlet carry us back to a cheerful, happierTrue Religion time in our lives. "Davey, DaveyTrue Religion Outlet Crockett, King of the Wild FrontierMichael Kors Handbags Outlet would again be heard in the littleMichael Kors Outlet Store Online town of Bakerton, West VirginiaMichael Kors Bags Outlet After the accident, Dad was reluctant Michael Kors Outlet Online town of Bakerton, West VirginiaChanel Handbags played the old mandolin it wouldLouis Vuitton Outlet Online make excuses for why he couldn't playLouis Vuitton Outlet When he played the old mandolin it would

rub it a coat by Hogan using

rub it a coat by Hogan using a Prada Outlet few softtop twine. that were designed to put MK Outlet it all. Many people burberry outlet need not utilize a great deal of makeup products and / or pay a handsome profit concerning cheap beats by dre cosmetic christian louboutin shoes plastic Tory Burch Outlet surgery to turn into alot more gorgeous. Growing to piumini moncler be preferable will involve fertilising one's body a spaccio peuterey great Doudoune Canada Goose deal of vegetables. Most louis vuitton handbags people must feed on super fruit made up Toms Shoes of antioxidants. PORTLAND Heather Beginning oakley sunglass Tolman and even Derek Puncture cheap jordan shoes Follow was u . coach outlet online s . louboutin on holy matrimony coach outlet online with September. cheap True Religion

I traveled with my tripod too

I traveled with my tripod too and it was stresfull but in the end everything was ok. I love taking photos of all the amazing buildings and impressive cathedrals I see during my trips.

Cari Uang Lewat Ekiosku.com, Cipto Junaedy.BOLA368.com Agen Judi Bola Terpercaya Promo 10% all Games Sportbook

http://www.ucoachoutletonline

http://www.ucoachoutletonline.com/ coach outlet online coach outlet usa
http://www.newmichaelkorpurses.net/ michael kors purses
http://www.mk-michaelkoroutlets.com/ michael kors outlet
http://www.gucci-shoesoutletfactory.net/ gucci shoes outlet
http://www.northfaceooutletonline.net/ north face outlet
http://www.monsteroheadphones.com/ monster beats outlet
http://www.coach-storesonline2013.com/ coach store online
http://coachsfactoryoutletonline.webs.com/ coach factory online
http://www.mmichaelkorsoutlet.com/ michael kors outlet micheal kors usa
http://www.usacoachfactoryoutlet.org/ Coach Factory Outlet Coach Outlet USA

檢討另ㄧ句華郵原文翻譯

檢討另ㄧ句華郵原文翻譯
1
華郵原文:Journalists, said the tycoon in an interview in a Taipei hotel that he also owns, are free to criticize but “need to think carefully before they write” and avoid “insults” that cause offense.
2
本句關鍵字and應解為so as to,
也就是need to A and B 中,and這個字是用來說明,
A、B間有方法目的之關連,中文翻譯成「以」。
3
「said the tycoon in an interview in a Taipei hotel that he also owns」
暫譯為「蔡衍明說」。
4
根據以上說明,華郵原文應翻譯如下:
記者,蔡衍明說,有批評的自由但「應謹慎下筆」以避免因「侮辱」而成罪。
5
茲列舉部份翻譯如下,供大家比較。
a
向淪為極權化妝師的蔡大亨說不(黃國昌、瞿海源)
蘋果日報2012年 01月30日
蔡大亨更意有所指的表示:「記者雖然有批評的自由,但是下筆前必須考慮後果。」  
出處 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3987574/IssueID/20120130
b
拒絕中時運動聲明:
蔡衍明...作出「記者雖然有批評的自由,但是下筆前必須考慮後果」...言論
出處 http://www.taipeisociety.org/node/366
c
蔡衍明事件與崩解中的民主防衛?(作者邱文聰):
蔡衍明...作出「記者雖然有批評的自由,但是下筆前必須考慮後果」...言論
出處 http://www.taipeisociety.org/node/363

黃國昌諸君也該「獨白」唷!

黃國昌諸君也該「獨白」唷!
2012/02/13 - 80:00 — taipeisocute
針對蔡衍明因華郵專訪招致少數學者及某報強力攻擊,蔡某數度回應專訪內容遭華郵「斷章取義,片面曲解」,並邀約澄社社員會面討論溝通。然而,當華郵記者Andrew Higgins接受今週刊訪談而仍舊堅定表示「We stand by our story」,黃國昌領導下的澄社即見獵心喜,不知仔細檢視華郵原文及六四史料,仍在自家網站發表公開聲明:就請蔡衍明先生「獨白」吧!

同時,澄社網站有網友小叮貼文回應。熱心提供六四資料及華郵原文解說,明白指出根據華郵原文,蔡某實際只針對「六四事件死亡人數」發言;且根據六四資料及王丹著作,中共官方第一次公佈死亡人數約三百,其前一般傳聞報導有二千至二萬者,加上華郵記者Andrew Higgins報導中說明北京死亡數百人,孰為真相一言難盡。則就蔡衍明實際發言:「我推斷死亡人數不會那麼多」,黃國昌諸君指為「顛倒黑白」、「完全悖離事實的荒謬言論」,已然涉有貶損他人名譽之嫌。對小叮網友類此發言,黃國昌諸君均置若罔聞不加反省回應,(以下刪除一些字)。

我們無法認同,黃國昌所擁有的中研院學者頭銜在華郵專訪蔡某事件中,不僅未發揮「求真」與「講理」的學術公器功能,反而助其徹底淪為攻擊個別報業的風頭人物與打手。而黃國昌諸君身為夙負清望社團之成員,在勇於利用手中資源製造輿論時,自己竟如此怯於面對網友,甚且更容許《澄社網站》成為(以下刪除一些字)!《澄社網站》近日(10日)除了在首頁發表聲明強求蔡衍明作有問必答式的「獨白」,更在內文繼續攻擊《中時》「報格淪喪」!如此特別的待遇,不知自由的什麼報業是否享有?如此錯亂差異的角色與態度,傷害的不僅是黃國昌所擁有的「中研院學者」形象,而是學術公器作為防衛民主的基本功能。

我們也難以理解,何以黃國昌諸君敢將類似大陸文革的「公審」手法,朋比為民主社會中「公開平台」上的自由討論溝通?難道,黃國昌諸君認為針對「六四事件死亡人數」此一重大歷史問題,可以由王丹和黃國昌少數人組公審大會拍板定案的嗎?

往者已矣,來者可追。為了釐清事實、解決爭議,我們誠摯呼籲黃國昌諸君在「無人可誘導」也「無人可對談」的「完全自主空間」中,即澄社網站,針對「六四事件死亡人數」,由黃國昌諸君自行作出「黑是黑白是白」、「完全符合事實」且「絕不荒謬」的陳述,向社會大眾「獨白」!告訴大家蔡衍明關於「六四事件死亡人數」的實際發言,到底怎麼「顛倒黑白」、「完全悖離事實」而成為「荒謬言論」!若黃國昌諸君其實沒本事說清楚,亦無妨,黃國昌諸君可就華郵原文所引蔡衍明實際發言,明白告訴大家蔡某到底說錯了什麼!黃國昌諸君既然已能使用自己的《澄社網站》Po出看似柔性的檄文,誰敢說不算一篇好作文?但我們期待看到黃國昌諸君更真誠的具體說明!這樣的公開澄清說明,也是黃國昌諸君的社會責任!

。。。分隔點列

敬覆「失望的前中時讀者」網友
1
謝謝您的回應,說道歉則豈敢
既然引了村上那句話
是否想想現在危如累卵的到底是誰?
2
蔡已經是報老闆
夠不夠格成報人
我沒有仔細想過
其實我並不反對
用放大鏡檢視他
蔡也該有此準備
3
我打字很慢很慢
為了您的回應
只好犧牲笑果
刪掉一些發言^_^

敬覆小叮網友

我並非澄社社員, 僅是一個前中時讀者
從連署網頁一路連過來的 以前從未上過澄社網站
非常抱歉, 我文章有人身攻擊的問題,
關於"食祿忠事"四字我收回 我雖非澄社社員
但對此向您正式道歉

對於六四的討論 的確如您所說 見仁見智
不過 容我引述 村上春樹的話
"無論高牆是多麼正確,雞蛋是多麼地錯誤,我永遠站在雞蛋這邊。"

至於 關於對於旗下媒體自我審查部分, 請參考
http://www.taipeisociety.org/node/363#comment-88450
我是憑印象打出的 但要查是絕對找得到
我想試問 這種鼓勵言論自我審查的行徑, 是否行得像個報人?

敬請王丹.黃國昌.邱文聰諸君來參與討論

訪客 (未註冊) 週六, 2012-02-11 21:37
恭請王丹、黃國昌、邱文聰一起討論我的菜英文
1
華郵原文:The fact that the man wasn’t killed, he said,
showed that reports of a massacre were not true:
“I realized that not that many people could really have died.”
2
將原文包括標點符號分ABCD四段,其中
A=>The fact that the man wasn’t killed, 
B=>he said, 
C=>showed that reports of a massacre were not true: 
D=>“I realized that not that many people could really have died.”
3
A中「the man 」指的是王維林
B中「he 」指的是蔡衍明
4
C是華郵記者,根據冒號後的D,併訪談情境所作的解讀,
其中以「reports」作為D中「not that many」的前註,
而「of a massacre」不是 「of the massacre」,所以
不應「僅以C為內容」作為「蔡衍明對六四事件的完整發言」
5
D是華郵記者引述的蔡衍明實際發言,
其中「realize」應解為infer ,中文即「推斷」,
reach an opinion from the fact that the man wasn't killed,
而「not that many」由上下文可知蔡衍明指的是,
一般報導中的死亡人數,
而非六四事件實際發生的死亡人數,
否則連中共官方對自己公佈的數字都不敢說少,
蔡衍明豈會冒天下不諱說「not that many」
6
根據以上分析,華郵原文應翻譯如下:
王維林並未被殺的事實,蔡衍明說,顯示諸多屠殺報導失實:
「我推斷死亡人數不會那麼多」。
7
茲列舉部份翻譯如下,供大家比較。
a
蘋果日報:
蔡衍明說,六四「天安門事件」讓他突然發現,隻身阻擋坦克的那個人「居然活著」,
「要殺會死太多人了,『大屠殺』之說顯然不對」
出處 http://tw.nextmedia.com/realtimenews/article/international/20120122/107166/
b
拒絕中時運動聲明:
蔡衍明...作出「關於六四天安門事件的屠殺報導不是真的」...言論
出處 http://www.taipeisociety.org/node/366
c
蔡衍明事件與崩解中的民主防衛?(作者邱文聰):
蔡衍明...作出「六四屠殺恐非事實」...言論
出處 http://www.taipeisociety.org/node/363
。。。
轉貼自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66342#comment-34340

中時是如何不忠實了? 請舉出實例! 澄社邀一大堆學者圍毆一

中時是如何不忠實了?
請舉出實例!
澄社邀一大堆學者圍毆一個報老闆,
不敢與中時的喊冤辯論就又冠以打手!
拿不出任何真憑實據-全程錄影帶,就轟轟烈烈地搞[新聞檢查]運動!
http://tb.chinatimes.com/forum1.asp?ArticleID=1608295
http://tb.chinatimes.com/forum1.asp?ArticleID=1608560

敬覆樓下署名「失望的前中時讀者」

1
六四可以理性討論
不必動輒責人「賣弄文字遊戲」
你說事實是「血腥鎮壓」
為何不說是「血腥衝突」?
照柴玲的某段談話
難道不能說是「血腥學運」?
2
我之前在本站貼文共二篇
http://www.taipeisociety.org/node/371#comment-88455
http://www.taipeisociety.org/node/368#comment-88454
不知你何故以「食祿忠事」喻我與某人有主從關係?
亂扣人帽子嗎?
3
我與蔡衍明、中時報社沒有任何關係
我認為此次連署運動,澄社諸君涉貶損他人名譽之嫌
如果你不是澄社人員就算了
否則請你發文收回「食祿忠事」四字並道歉
4
敬告澄社諸君
貴社對蔡衍明、中時報社既已持極端負面評價立場
則網友在貴社網站以「食祿忠事」回應我
難道不是「惡意人身攻擊」?

閣下這些貼文, 對於恢復蔡董或是貴報名譽是沒有用的

閣下提到
"2
雖然以軍隊戒嚴恢復秩序可說是失誤的執政作為
但過程中出現死傷即指為「屠殺」,未免欠嚴謹"

不然要叫做綏靖嗎?
賣弄文字遊戲, 不能抹除血腥鎮壓的事實。

蔡董賣身的欲望被揭破之餘 手下媒體
以猛攻自由時報跟澄社以護主清白
閣下食祿忠事 辛苦了

我只痛心以前鐵肩辣手 高手如雲 伴我成長的中時不復見矣!

1 王丹在他的XX史十五講中第十二講提出兩種版本的死傷數據

1
王丹在他的XX史十五講中第十二講提出兩種版本的死傷數據
其中一個版本是官方的數據
加上以下所列十七種版本的數據(註),請各位判斷何者為真?
是否斷一為真,餘皆即假?
2
雖然以軍隊戒嚴恢復秩序可說是失誤的執政作為
但過程中出現死傷即指為「屠殺」,未免欠嚴謹
3
故蔡衍明以王維林為例質疑諸多屠殺報導(非官方)
不知有何可議而足稱之為「顛倒黑白」(王丹語)
遑論「拒絕中時運動」連署訴求中
所謂的「公然作出完全悖離事實的荒謬言論」
4
如果真要這樣公開指摘蔡衍明
發起連署者至少應向世人說清六四死傷事實真相
否則就是只許你有罵街的言論自由
不許蔡衍明有討論六四真相的言論自由

(註)十七種版本的數據:六四檔案(64memo.com)整理
....... 網址: http://www.64memo.org/b5/1591.htm
  ──────────────────────────
  發布單位∕個人    發布時間 死  傷  人  數
  ──────────────────────────

  中國紅十字會人員  六月四日 死二千七百人傷三萬人。
  ──────────────────────────
  北京某醫院發言人  六月四日 死二千六百人,
                 其中一千人為大學生。
  ──────────────────────────
  戴晴        六月四日 從醫院得到消息,最少有
      (聯合報/06-05/2版) 兩千群眾及學生在軍隊衝
                 突中死亡
  ──────────────────────────
  肖斌(被判10年)  六月四日 廣場死二萬人。
  ──────────────────────────
  中共國務院發言人袁木六月六日 軍隊傷五千多人。
  戒嚴指揮部發言人張工     群眾傷二千多人。
                 軍隊和群眾死約三百人。
                 學生死二十三人。
  ──────────────────────────
  中共中央和國務院  六月七日 死几十名解放軍,發生了 
                 一些傷亡,但多數是解放
                 軍和武警戰士。
  ──────────────────────────
  清華大學學生    六月七日 死四千多人、傷三萬余人。 
  自治會籌委會
  ──────────────────────────
  大公報       六月七日 死二千人以上、
                 傷三萬人以上。?
  ──────────────────────────
  柴玲        六月八日 二百多到四千,
                 具體數字不知道。
  ──────────────────────────
  北約情報人員(法新社)六月九日 死難人數可能多達七千人。
      (聯合報/06-10/3版)
  ──────────────────────────
  美國總統首席助理  六月九日 死逾四千人。
  ──────────────────────────
  吾爾開希    六月二十八日 廣場死亡數以千計,
          (香港電視) 北京,我想數以萬計,
                 我這是比較保守的估計。
  ──────────────────────────
  香港「爭鳴」月刊 六月三十日 市民和學生死亡一萬零四
      (聯合報/07-01/4版) 百四十人,受傷兩萬八千
                 七百九十人。
                 六四凌晨一時到七時,在
                 天安門廣場、東西長安街
                 和前門,死亡人數八千七
                 百二十多人。
                 軍警數十人死,六千多傷。
  ──────────────────────────
  北京市長陳希同  六月三十日 死二百多名民眾(包括36
                 名大學生),民眾三千多傷,
                 軍警數十人死,六千多傷。
  ──────────────────────────
  李祿       七月十二日 親眼所見,以人格擔保,
      (聯合報/07-14/2版) 廣場上至少死亡數百人,
                 街道上至六四凌晨則在二
                 到三千,以後無法估計。
  ──────────────────────────
  中共公安部  九零年七月十日 全國九百三十一人死亡,
  (《爭鳴》羅冰九六年報道)  二萬二千余人受傷。
                 北京市五百六十八人死亡
                 (群眾五百二十三人死亡
                  軍警四十五人死亡。)
  ──────────────────────────
  張良       二零零一年 全城在三日晚的死亡人數
  (《天安門文件》p.926,931)  應在二百人左右,傷者應
                 在二千人左右。
  ──────────────────────────

。。。
出處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66342

不要以為"顛三倒四"的論述也能稱為"好文" 1."澄社"相

不要以為"顛三倒四"的論述也能稱為"好文"
1."澄社"相關的發言與"華郵"的作法並無差異,反正"追求清白將另陷入挑戰另一場學術與媒體的惡名,放棄反擊原有一切的汙衊與扭曲似乎間接認罪"...這樣的情節在中時尚未回應前,彷彿早就是諸君所安排好的劇情.
2."華郵"隨口回應的堅持,自然就大過"蔡先生"的回應...邏輯在哪?為什麼?理由呢?通通都沒有...你們僅單純"選擇性"利用單方面,到底居心何在?
3."公審"早就不是共產文革的專利...而且在第一次邀約聲明稿中,僅單純釐清他的"個人立場與說法"被誤解的真相...而這種問題有需要擺此陣仗來因應...這又何來"闢室之說"...你們為何好像見獵心喜...企圖把問題複雜...來達到某種目的呢????
4.第一次你們要求"蔡"的回應方式...是誠意嗎?第二次你們要求"蔡"限時回應...是想談嗎?第三次你們發表抵制的回應...不是你們早就設定好...所謂的"終極目的"嗎?
PS:如果同樣用你們方法...要求你們回應..如果未果...我再來發動一個"抵制澄社"的活動...你們同意嗎???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