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社聲明

反對「總統凌駕國會 政黨凌駕憲法」公民團體聯合聲明

反對「總統凌駕國會 政黨凌駕憲法」

公民團體聯合聲明

國會議長與在野黨鞭涉嫌關說案,演變至今,已經荒腔走板。現在,馬總統公開要求立法院長去職,這已經不僅是政治鬥爭,更是一場極嚴重的憲政危機。我們聲明如下:

一、 國會議長或議員向檢察官關說訴訟案件可能損及司法功能,應是法秩序所不容。如關說屬實,在無法律責任可負的情況下,仍然應負起政治責任。

二、 國會議長或議員涉及關說的調查與究責,屬於國會自律範圍,依憲法,總統與行政院並無向國會議長或議員究責之權。馬總統公開向國會議長究責,甚至公開下令使其去職,行政院長公開質疑國會議長適格性,都是逾越憲政體制,顛倒權力制衡關係之違憲行為。

三、 國民黨主席、黨籍行政院長,濫用偵察監聽,並利用「黨機器」公然威脅立法院,並喝令立法院長要離職,將政黨政客私利,凌駕在憲政秩序之上,已經接近「違憲政黨」之標準。

四、 基於國會自主原則,在國會沒有完成所有程序之前,王金平的立委身分並未確定喪失,因此王金平仍然是立委以及立法院長。

五、 最高檢察長將個案上報總統,屬於逾越法定權限之政治行為,也是破壞憲政體制的共犯。特偵組另案之「續行監聽」,未依法另案聲請監察書;將「偵查」名義下所得之監聽譯文公開,並作原監聽名義外之使用,以及非法調閱非犯罪嫌疑人之通聯紀錄等,均屬違法行為,應追究相關人員之刑事責任。

【捍衛言論自由 控訴警察違法】聲明稿

大埔事件後,陸續發生和平倡議民眾遭警察違法逮捕、拘留及移送問題,尤有甚者,今天(7/23)馬總統參加衛生福利部揭牌儀式,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於馬總統座車行經交通管制區時高喊「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口號,事後遭警方依「公共危險罪」逮捕、送往大同派出所;參與聲援的洪姓同學在與警方推擠的過程中,亦遭警方撂倒,致其頭部撞擊人行道出血而緊急送醫,且警方並以「公共危險犯現行犯」為由,在急診室欲伺機強行帶離受傷的洪姓同學。另外,江宜樺院長於中央社出席新書發表會時,亦遭到民眾抗議,黃同學等三人分別被警察帶去中山分局建國派出所以及長春派出所。

基於以上情事,我們對馬政府做出以下三點要求:

1. 落實兩公約及憲法言論自由之保障

人民對總統高喊「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等口號,係屬憲法第11條「言論自由」及兩公約「意見自由」保障之範疇。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34號一般性意見也針對意見自由的保障提出進一步的闡釋,表明在任何情況下,皆不得對於行使意見與表達自由之個人任意逮捕、施以酷刑,或威脅其生命甚至殺人等攻擊行為,否則皆不符合公政公約第19條的要求。我國既已將兩公約國內法化,即須依照兩公約的規定,有義務擔保人民得自由行使意見表達之權利,免於他人意圖使其噤聲之違法干預。馬政府不應執其公權力之便,從義務的擔保者轉身成為權利的加害者!

2. 停止違法及濫權行為

如果無能為力,請你辭職下台──澄社對石世豪主委的公開呼籲

如果無能為力,請你辭職下台

──澄社對石世豪主委的公開呼籲──

新聞媒體在憲政主義下,肩負著重要的民主守護功能;在公民社會中,更被賦予揭弊與防腐的公共職責。正是因為如此,由新聞媒體在一個社會中的表現及轉變,即不難看出該社會的體質是否民主,也得以作為偵測民主體質到底正在鞏固還是不斷弱化的指標。不管是數十年前受國民黨高壓統治的台灣,還是現在正受共產黨極權專政的中國,沒有民主人權,也沒有新聞專業自由。兩個政黨都是利用「掌控媒體」,美化威權體制的統治正當性,打壓訴求自由民主的聲音。

在台灣歷經民主轉型的關鍵時期,澄社出版了「解構廣電媒體」,深刻剖析黨政軍如何透過各種不同方式,全面掌控廣電媒體,壓抑反對聲音。二十年後,台灣民主好不容易正逐漸鞏固,卻立即面臨了更為可怕的黑手,以經濟利益作籌碼,或直接或間接利用少數財閥充當「媒體買辦」,企圖以更為細緻的手法,閹割台灣媒體的專業自主,並進而異化台灣的民主自由。

嚴正抗議媒體公報私仇 未經適當查證任意栽贓

近日來本社前社長黃國昌教授,因長期關注旺旺集團之「旺中寬頻併購中嘉有線電視」乙案,遭到相關集團媒體以未經適當查證之任意報導,指責或影射黃前社長利用「走路工」動員學生。

其中工商時報以引述當時即將出刊時報周刊報導之方式,指稱:「25日一早,NCC門口出現由中研院法研所副研究員黃國昌帶頭的學者,及『反對媒體壟斷學生行動聯盟』數百名學生進行現場抗議。時周表示,在周刊記者採訪抗議的群眾過程,現場直擊有人在抗議民眾中發放『走路工』。」隨之7月27日出刊之時報周刊便以標題「NCC現埸 黃國昌帶頭反旺中 直擊 走路工發錢現場」影射黃前社長發「走路工」,同日中天新聞之「新聞龍捲風」則以「黃國昌帶頭抗議 學生拿走路工 錢哪來?」直接指控黃前社長。

這些報導並未經過適當查證便任意指摘,事後業經其他各種媒體詳加查證,確非黃前社長動員學生發「走路工」。對此,尚未見該等媒體公開道歉更正。細查相關報導皆以「本報記者/台北報導」、「報導/特調中心」並未揭露報導記者姓名,顯係以媒體立場刊登這些報導,而此等報導未經適當查證,如涉刻意栽贓,相關媒體應該負起法律責任。

事件當天,本社社長及多位學者、團體代表在現場,根本未見到報導所稱被用「走路工」動員之抗議學生,相關媒體將不相干之事情任意連結形同栽贓,更利用傳播公器攻擊異己,正是彰顯出黃前社長代表本社及相關團體反對該購併案的先知卓見。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