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社聲明

eTag全民公敵—還我不受監控的行動自由(新聞稿)

eTag全民公敵—還我不受監控的行動自由
民間團體聯合記者會

今年一月起國道高速公路電子收費ETC全面正式啟動 ,而經營其電子收費的民營業者遠通電收建制的國道行車資訊查詢系統,不但系統當機,更出現許多錯誤計費的離譜烏龍事件,引發消費者不滿、揚言退租。也有不少人質疑這樣的品質可以通過採購及驗收,這個政府採購過程顯然大有問題。在這一連串看似廠商品質管控應變不及造成的消費爭端背後,更令我們擔心的是若接受了這一整套系統,國人將付出的代價,不僅是被扣錯錢而已。

澄社社長劉靜怡表示,「行政效率的追求,不是只能由私部門的民間公司來取而代之,政府不該把BOT當作萬靈丹,而是必須針對每個個案做利弊得失的衡量。目前交通部和遠通電收的行為所暴露出來的問題,很可能就是驗收工作沒確實做好,亦即驗收項目過於寬鬆和驗收內容過於草率等問題,這是政府治理的嚴重危機。」

「建立憲政慣例 總統不兼黨主席 立法節制 重回憲政正軌」記者會會後新聞稿

國民黨中常會通過修訂黨章修正草案,明訂「總統為當然主席」,在「九月政爭」的教訓猶在眼前之際,此一舉動令人痛心。馬總統在「九月政爭」中,就是利用身兼黨主席的權力,透過黨機器拔除立法院長,此事件已清楚顯示:在我國現行憲政體制之下,總統身兼黨主席」足以瓦解憲法中的權力制衡關係,使政黨凌駕於憲政,造就「遁入政黨」而無法控制的「超級總統」。

馬總統在這一役中,滿意度低落至九趴,顯示國民對於擴權至此的超級總統極度不信任。馬總統與國民黨如果還有一絲以國家人民為念,那麼就應深切反省毀憲亂政的錯誤,避免重蹈覆輒,豈能反其道而行,變本加厲地貫徹「政黨凌駕憲政」模式,將國家進一步推向集權統治的深淵?

憲政體制是國家百年大計,當年修憲因為朝野政黨各自的私心,埋下禍因,使國家長期以來,因體制設計的先天不良而飽受權責混亂之苦。總統權力可以無限大,責任可以無限小。九月政爭更讓國人看清:加上「黨政合一」因素後,國家隨時可能從民主轉為集權,後果形同毀憲。因此,我們認為,今後國家要走的路,是要徹底杜絕「黨國體制」(對任何政黨而言)的出現,讓國家在健全的憲政秩序下發展。

今天,在高修憲門檻之下,想要修改憲法重塑憲政體制至為困難,但在修憲之外,還是有可能,也應該採取必要的作為讓國家憲政重回正軌。因此,我們在此提出建立憲政慣例與立法的四點主張:

一、 總統宣布不再兼任黨主席暨所有政黨職務。

堅守憲政與法治原則才是正道-對北檢起訴黃世銘之聲明

發起團體:臺灣守護民主平台協會、台灣勞工陣線、黑色島國青年陣線、澄社、台灣人權促進會、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兩岸協議監督聯盟、兩公約施行監督聯盟、永社、公民監督國會聯盟、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
--

「法治原則」的核心是「禁止國家權力濫用」,特別是不得跨越「民主原則」與「基本權保障原則」的紅線。這也是為什麼,即便是對於「犯罪」的追訴與審判,檢察官與法院仍然必須受到憲法與法律中嚴格的「正當法律程序」的拘束。「行政不法」的調查當然也不例外。檢察總長黃世銘在案件偵查中,將所得資訊及監聽譯文交付與第三人,是明顯違反《刑法》與《通訊保障與監察法》的行為,因此,此次台北地檢署對黃世銘總長提起公訴,是正確的法律決定。

我們特別注意到,北檢起訴書新聞稿中指出幾個重點:(1)「通訊保障及監察法對於人民秘密通訊自由之基本權利保障係優先於國家安全」;(2)本案中立法委員與院長涉嫌關說的行為,是個人事項,並非憲政爭議;(3)立法委員涉及關說的行為,應該交由國會處理,並非總統權限;(4)公務員的忠誠義務是要「嚴守法令,效忠國家,而非對個人之效忠」;最重要的是,(5)黃總長逾越權責與制度規範的行為,「恐衍生專制復辟,戕害民主法治」。北檢在本案能明辨「專制復辟」之害,堅守「民主法治」與「人權」的價值,讓我們對於司法仍保有一絲信心。

拒絕政治鬥爭轉移焦點,正視毀憲行為

臺灣守護民主平台、澄社聯合聲明

王金平院長已於日前獲得法院假處分裁定,暫時保留國民黨員資格,也將繼續行使立法院院長之職務。此時,立法院及朝野政黨均不應將焦點移轉為國民黨內部之派系鬥爭,從而掩飾本案中的法律、政治責任與憲政體制等根本問題。因此,我們於立法院開議之際,重申以下要求:

1. 立法院開議後,應優先處理王金平院長與柯建銘委員涉嫌關說檢察官一事,將兩人交付紀律委員會審議。審議期間,依迴避原則,應暫停兩人議長與黨鞭職權;
2. 王金平院長事實上已脫離政黨運作,王院長本人應繼續維持此一狀態,並主動辭缷所有黨職。同時,副院長有代理院長執行職務及主持議事之權,基於議事中立原則,洪秀柱副院 長亦應主動辭去所有黨職,退出政黨運作;
3. 立法院應在本會期制訂立法院議事中立法。

我們要強調,國民黨至今持續將事件定位為派系鬥爭,刻意淡化屬於國家層次之法律問題與憲政危機,為此事件埋下以利益交換達成馬王和解之可能;民進黨刻意乎視柯建銘立委所可能涉及之政治責任,為公民追究相關法律與憲政責任之訴求帶來反挫,凡此都是以一黨之私,犧牲國家利益之舉。我們認為,立法院在此時必須負起責任,以國會自主的實踐來抵抗總統與行政院以政治道德為藉口的毀憲行為。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