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社評論

健康地球,生命永續

鄭天佐

生命非常脆弱,只能在狹窄物理條件下生存,地球有生物是很偶然的事。地球位於太陽系的可居住帶,離太陽距離剛好使地面溫度和引力可形成氣壓適度的大氣層。地球還有月球穩定軌道,使地面溫度與氣壓不因軌道改變大幅變動。地球從殞石和彗星捕捉到冰和水氣,凝聚成海洋和湖泊。大氣中有生物形成與生存所需元素:氫、碳與氧。

生命有三要素:水與空氣維持生命,陽光提供生物成長所需能量。其實不限於三種,地磁是宇宙線帶電粒子的陷阱,生物才能避開高能粒子的不斷轟擊。水氣的蒸發和對流製造滋潤大地的風雨,雲層也會吸收和反射陽光。大氣厚度雖只有地球半徑的0.2%,自然界的溫室氣體卻在微調地面溫度。如果不是這些氣體把地面反射回去的陽光部分反射回來,地面平均溫度就不是攝氏14度,而是-16度,然則全球會被冰雪覆蓋,不適合生物生存。

產業革命以來人類使用石化能源,向大氣釋放大量額外CO2等溫室氣體,使反射回來的能量增多,多數氣候學者相信這是地面溫度一百多年來上升攝氏約0.85度的主因。科學家也根據全球經濟可能發展情況所會排放溫室氣體數量作電腦模擬,預測本世紀末地面溫度將上升2至4度。溫度上升,水分蒸發加快,暴風雨、颱風、颶風頻繁且加劇,很多地方如非洲卻嚴重乾旱。地球暖化後果報章雜誌報導甚多,高爾的影片也有詳盡的描述。

贏了總統輸掉公投?

林正義
中央研究院歐美所研究員、澄社社員

在二○○八年北京奧運之前,北京當局正苦思如何因應台灣朝野兩黨進入聯合國的公投。北京認為這是二○○五年「反分裂國家法」以來,面對來自台灣最具體的挑戰。北京的矛頭雖指向民進黨,避談或批判國民黨「重返聯合國」公投,但是台灣朝野兩黨難得一致在公投進入聯合國的決策,卻使北京難以嚥下這口氣,正思索如何適度有所動作。但弔詭的是,北京卻可能面對台灣一個沒有通過的聯合國公投。

若在二○○八年三月二十二日總統選舉之前,一切按照線性發展,將是民進黨或國民黨總統勝出的結果之一,卻有可能出現四種公投不同的結果,依可能性排序如下:民進黨與國民黨公投均未通過;國民黨版本通過;兩黨版本均過關;民進黨版本過關。

儘管超過70%台灣民眾贊成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以新會員申請程序),但民進黨版本卻是最不可能通過的劇本。二○○四年,陳水扁總統引用「公投法」第十七條進行的「防衛性公投」,在國民黨與親民黨杯葛之下,在一六五○萬選民中,因沒有過半數投票而未能成案。其中,「增添反飛彈裝備」公投結果,更成為國民黨在過去三年阻擋愛國者三型飛彈的主要理由。二○○七年七月,國民黨中常會通過「重返聯合國」公投版本,就意味它要與民進黨一別苗頭,不可能要它的選民支持民進黨公投版本。

我們需要怎樣的大法官

劉靜怡
二○○三年上任迄今的大法官,有八位因為任滿而即將於今年九月底之後離職,先前已有兩位大法官因為其他原因離職和辭職。因此,除了陳總統儘速行使提名權,是免於大法官此一體制陷入空窗期的起點之外,立法院是否善盡大法官人選同意權行使的憲法義務,也將是關鍵所在。然而,就實質條件來說,我們到底需要怎樣的大法官?
大法官此一職位之所以尊榮,在於其應該扮演保障人民基本權利的最後且最堅固不移的守門者角色,其憲政高度,不在於扮演政治部門指導者或仲裁者的角色,而是在於大法官堅持權力分立與制衡的理念,並且善用此一原則,達到因為憲政權力之間充分地分立與制衡,而使人民基本權利得以確保的最終目的。因此,大法官人選的選擇標準,除了品德操守、學識能力、專業表現及憲政認知之外,是否徹底掌握社會發展脈絡,進而能以堅實的學理論述能力捍衛人權,恐怕是身為提名者的總統和審查者的立法院應該念茲在茲的重點。

如何選出好的總統和立委?

顧忠華

在一個民主時代,每個公民手中都有一張選票,透過定期選舉的機制,選出國家元首、地方首長以及各級民意代表,但是,「公民權」的行使絕對不僅限於投下神聖的一票,公民們還需要有一連串選前和選後的配套行動,才能讓民主制度真正符合「主權在民」的核心精神。

台灣曾經頻繁地舉行過由基層到總統大選的各種選舉,然而在形式和選風上,卻談不上有什麼改進。特別令人詬病的是,台灣的選民在投下他手中的那一票時,往往並不很清楚他要選的對象究竟有那些具體政見,選上之後可能對公共政產生什麼影響?其實台灣的選民經常是受到人情、地域、利益(如買/賣票)等等因素的影響,而不太接近「自主意志」的投票模式,更缺乏以「公民」身份繼續監督政治人物的認知和行動,以致若干政客在當選後,馬上露出惡形惡狀的猙獰面目。立法院的亂象和最近台東縣議會通過「自肥條款」的事件,只不過是冰山之一角。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