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社評論

台灣公投民主的前景

徐永明

目前關於「入聯」與「返聯」兩個公投的衝突與重疊之處的討論,證明當台灣民主正走到新的轉捩點。
雖然,我們面對許多舊問題與新挑戰,包括混亂的憲政體制、脆弱的公民社會、困頓的經濟轉型、分歧的國族認同、以及外來的強敵威脅,都在嚴厲考驗台灣這個新興民主國家的存續能力。
尤其令人焦慮的,台灣的民主政治運作更因為大選的接近,更陷於紛亂,發展的動力也日趨枯竭。此時,台灣需要新一波的的民主改革與制度創新,才能突破當前的政治僵局與治理危機;因而,近日朝野對公民投票的辯論,格外具有意義。
公民投票必須從民主深化的角度來理解,並不意味著公投缺乏實際問題的迫切性。從公投民主發展的歷史脈絡來看,公投的實踐經驗其實多源於政經社事件的迫切問題,例如這次台灣在聯合國的參與問題,成為人民積極面對問題的重要民主途徑。
突破台灣的國際空間:「入聯」與「返聯」的邏輯差異的確很大,代表朝野兩黨看待「中華民國」的地位不同,但是因著選舉壓力而來的策略匯流,卻讓台灣國際空間的問題成為這次總統大選的焦點,也讓台灣的聯合國參與成為跨越藍綠的全民共識,這時候台灣不是國際的「麻煩製造者」,而是被歧視與不合理對待的受難者。

規範政治廣告

盧世祥

前總統府資政辜寬敏最近在《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刊登廣告,籲請美國公眾支持台灣加入聯合國。全球有不少個人、團體或國家選擇透過這兩大報向美國社會發聲,是由於其影響力不同凡響。就在辜寬敏「不要把台灣的民主丟進垃圾桶」訴求見刊前幾天,角逐共和黨總統提名的朱利安尼也在《紐約時報》以廣告方式,就伊拉克戰事提出主張。
《紐約時報》接受政治廣告,以容納各方意見與觀點表達,這是新聞自由的一部分。該報有一部門負責斟酌內容的適當性,其標準不問立場與報社異同,主要在保障讀者利益,維護報紙格調品味。該報以往曾接受共產黨及激進組織廣告,並因刊登挺台灣廣告而引起中國抗議;也曾拒絕呼籲「取消聯邦所得稅」、「焚燬徵兵卡」的廣告,因其「有違國家利益」;並曾因照片欠妥而不接受廣告。
儘管接受政治廣告有嚴格標準,仍不免出現爭議。就在九月十日,一個自由派團體刊登反對伊拉克戰爭全頁廣告,把矛頭指向當天要在國會作證的駐伊美軍指揮官裴卓斯(David Petraeus),取其姓氏諧音,以「裴卓斯將軍或背叛我們(Betray Us)的將軍?」為題,大肆撻伐其未將伊拉克實況回報。此一廣告既出,

妥協共生借鏡荷蘭?

瞿海源

來荷蘭講學前,就收集一些有關荷蘭社會政治的資料,其間看到前飛利浦副總裁羅益強與荷蘭駐台代表史仕塔在「借鏡荷蘭」一書中提到,荷蘭一直是多黨政治,幾乎沒有一個政黨可獨自主政,因此多以協商維持政治的穩定。書中特別提到,十多年來荷蘭在左右共治的狀態下,維持政治社會的穩定,使得國家競爭力持續全球排名第五。

陳水扁總統在2002年為借鏡荷蘭這本書作序時,指出「多年來荷蘭始終沒有一個能夠過半執政的政黨...因為重視妥協、共生和容忍,讓荷蘭人沒有化解不了的難題,沒有克服不了的挑戰」。

阿扁雖然敬佩荷蘭的成功,也知道祕訣在於妥協共生,但在那篇「小台灣,大志氣」的序裡,阿扁後來轉折到「關鍵在於我們有沒有信心迎接挑戰,有沒有誠意尋求團結、有沒有認真自我定位」,甚至最後的結論是「荷蘭就是台灣的一面鏡子,阿扁有決心,但也要靠大家捲起袖子來幫忙。我們要讓世界知道,台灣很小,志氣卻很大」。

在這篇序裡,阿扁起先好像知道荷蘭妥協共生容忍對國家發展的關鍵影響,可是在後來就只提大志氣,不提妥協容忍。在實際上,他也沒有真正借鏡荷蘭來解決台灣的問題。

如果民選的總統,他所屬的政黨在國會沒有絕對的優勢,執政者又沒有辦法有效地和其他政黨妥協和解共生,政治將持續地不穩定,經濟和社會發展也會受到不利的影響。

許我好的大法官

作者:黃秀端
東吳大學政治學系教授,澄社執委

早期大法官的角色並未被重視,其代表保守、維護現狀的勢力,萬年國會合法化,以及將監察院、立法院及國民大會通通解釋為我國之國會皆為當年大法官之傑作。然曾幾何時,大法官扮演之角色有所轉變,先是261號解釋讓資深立委全數退職,促成立委全面改選及臺灣的民主化。接著,有幾件違反人身自由、言論自由、性別平等原則之法律,皆因大法官之解釋而被宣告違憲。大法官從此在人權保障扮演重要角色。
近年來,由於政治上的藍綠對立以及對憲政體制不同的解讀,面對行政與立法之衝突,導致最後必須送到大法官解釋,包括NCC、真相調查委員會、監察院同意權行使等。由此可見大法官不僅對人權之保障,對於憲政體制發展亦扮演舉足輕重之地位。
大法官任期八年,不得連任,每四年更替二分之一,此制度設計之目的是希望藉由較長之任期與不得連任之設計,讓大法官能獨立審查,不受政治之干擾。每四年更換二分之一是讓每一任總統都有機會提名大法官。有人質疑若目前八位被提名人都順利過關,就會形成未來四年十五位大法官皆由同一位總統所提名之情況。此種質疑甚為可笑。此乃制度使然,只要總統獲得連任,就有機會進行第二次大法官人選提名。美國之所以不會有此種情況是因其最高法院法官為終身職,只有當有法官去逝或辭職,總統才有機會任命,與我國情況大為不同。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