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社評論

平抑物價 平議物價

盧世祥

近數星期以來,先是油價,繼之以菜價,然後是食物價格,出現普遍上漲現象。官方統計顯示,十月份消費者物價指數比去年同期上漲5.34%;一時之間,物價成為社會關切的問題。
這一波物價上漲,成因有幾端,國際因素最主要。國際間一年來原油、穀物及原物料等價格大漲,不僅貧窮國家受害,即先進社會亦飽受麵包、牛奶、食物上漲之苦。台灣資源匱乏,從汽油到製豆腐的黃豆、麵條的小麥,能源與大宗穀物都需進口且價格勁揚。季節性因素也來湊熱鬧,十月猶有颱風來襲,造成菜價攀升八成。另外,農產等民生產物從產銷到消費者之間的諸多關卡,即使大賣場與網際網路逐漸普及,仍多受控於黑白兩道,其趁機哄抬,對物價常有推波助瀾的惡果。
通貨膨脹對經濟者來說,是貨幣現象﹔在台灣,物價上漲卻常成政治問題。從「視民如傷」的角度看,官員對物價問題敏感不夠、行政部門協調不良、有
關產銷體制改革不足,都必須檢討改進。其次,政府的確可以使出調降關稅、補貼、短暫凍結油價,甚至盤查價格等類似經濟警察的非常作法,惟須慎謀於先,避免落入「父子騎驢」的困境。此外,物價上漲既主要由國外輸入,長期刻意壓低新台幣的匯率政策也應一併檢討。中央銀行挾國家外匯存底,長期以市場龐然大戶干預日常交易,壓抑新台幣升值幅度,不啻助長進口物價上漲,讓全民受害,有違央行穩定物價的第一要務,此一政策與習慣動作必須改弦更張。

台灣公投一中

徐永明

因為國民黨在年度的中心任務文獻中,少了「九二共識」、「一中原則」這幾個詞,引發了泛藍陣營的極大爭議,連戰甚至發表公開聲明加以譴責,認為這樣討好泛綠中間選民的作法,不僅傷了泛藍選民的心,無助於馬英九的選情,甚至還認為這樣的馬英九與陳水扁有什麼差別。

雖然,隨後國民黨主席吳伯雄出面緩頰,認為應該把這幾個字拿回來,陷入進退維谷的局面,正凸顯台灣藍綠政黨的真正分歧的所在:就在於「一中」的立場差異上,這也是為什麼總統大選前,馬英九陣營想要透過刪除「九二共識」,來達到模糊一中立場的效果。因為無論是對岸講的「一中原則」,還是國民黨一廂情願的「一中各表」,兩個說法的重疊處在一中,這也是連戰能和胡錦濤搭起國共論壇的價值基礎。

如今,馬英九在選舉過關的考量下,想要模糊一中,不一定能達到吸引中間選民的效果,卻再次證明了藍綠在一中的重大衝突,甚至反證了台灣主體意識高漲的情緒,否則為什麼在口水「拼民生」之餘,媒體民調領先達倍數之多時,竟然還需往本土靠攏,引來深藍的反彈。

不過,目前的戲碼除了讓馬英九的模糊「一中」攤在台灣大眾的眼前,來個照妖現形之外;這也提供一個良機,請陳總統發動公投,讓台灣民眾對所謂「一中原則」來進行公民的直接複決。

正常國會須自律,絕非自肥

顧忠華/公民監督國會聯盟理事長

台灣的國會曾經在戒嚴體制下,經歷過很長的「非常」時期,不但造成貽笑國際的「萬年國會」怪現象,在功能上也淪為行政部門的「立法局」,完全無法發揮監督和制衡的基本職能。

這些「非常」狀態在一波波的改革努力下,逐漸撥亂反正,恢復了國會在民主政治中應有的角色。不過,由於台灣政治形勢的變化十分快速,2000年政黨輪替之後,國會成為朝野對抗的主要「戰場」,使得較為敏感的法案,如軍購案、不當黨產案,皆在程序委員會便受到阻擋,甚至今年的政府預算也被擱置長達半年,才獲得放行。前一陣子還發生國會行使大法官同意權時,因為在野黨採取技術性杯葛,只派出黨團幹部進場投票,以致被貼上「深綠」標籤的大法官人選全數未通過,再一次淪為朝野惡鬥的「祭品」。如此的抗爭模式固然滿足了在野黨展現政治實力的意圖,但是對於民眾而言,這亦反映出我們的國會不能理性審議各種公共議題,好像小孩般意氣用事,讓民眾對於國會的信任度更形低落。

不拆「鳥籠」,馬必「失蹄」

洪裕宏
陽明大學哲學所教授,澄社執委

從明年初的立委選舉到三月總統大選,將有四個公投案要投票。立委選舉時有「追討不當黨產」與「反貪腐」二項公投,總統大選時則有「入聯公投」與「返聯公投」。這將是一個公投熱季。國親二黨從堅決反對通過公投法,反對還給人民公民投票權,到意識到民意擋不住了,心不甘情不願地通過一部「鳥籠公投法」,到現在自己也提出二個公投案。雖然目前這部「鳥籠公投法」層層限制人民的創制權,但是公民投票已逐漸深植人心,成為我國民主政治的常態。這是我國民主政治的大進步。
不過「鳥籠公投法」的提案、成案與通過的門檻都太高,人民要利用公民投票來立法或修憲,不僅代價太高,而且通過困難。提案要八萬多人連署,成案要八十七萬以上的連署,通過則要過半公民數投票與過半公民數同意。以「入聯公投」為例,要有超過八百多萬人投票,並有超過八百多萬人贊成,「入聯公投」才算通過。這部公投法有如給你一隻鳥,卻將鳥關在鳥籠中,不讓它自由飛翔。
販夫走卒也知道,國親二黨搞出這樣的「鳥籠公投法」,其目的就是不給人民一部可行的公投法。陳總統於 十月十日 演講中希望修公投法,國親二黨竟然認為修公投法是搞台獨,反對修法。據了解,國親二黨本來有意在七月臨會修公投法,但是其修法重點在取消總統發動防禦性公投的權力。後來怕擦槍走火,在強大的民意壓力下被迫調降門檻,因而擱置至今。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