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社評論

我們需要怎樣的大法官

劉靜怡
二○○三年上任迄今的大法官,有八位因為任滿而即將於今年九月底之後離職,先前已有兩位大法官因為其他原因離職和辭職。因此,除了陳總統儘速行使提名權,是免於大法官此一體制陷入空窗期的起點之外,立法院是否善盡大法官人選同意權行使的憲法義務,也將是關鍵所在。然而,就實質條件來說,我們到底需要怎樣的大法官?
大法官此一職位之所以尊榮,在於其應該扮演保障人民基本權利的最後且最堅固不移的守門者角色,其憲政高度,不在於扮演政治部門指導者或仲裁者的角色,而是在於大法官堅持權力分立與制衡的理念,並且善用此一原則,達到因為憲政權力之間充分地分立與制衡,而使人民基本權利得以確保的最終目的。因此,大法官人選的選擇標準,除了品德操守、學識能力、專業表現及憲政認知之外,是否徹底掌握社會發展脈絡,進而能以堅實的學理論述能力捍衛人權,恐怕是身為提名者的總統和審查者的立法院應該念茲在茲的重點。

如何選出好的總統和立委?

顧忠華

在一個民主時代,每個公民手中都有一張選票,透過定期選舉的機制,選出國家元首、地方首長以及各級民意代表,但是,「公民權」的行使絕對不僅限於投下神聖的一票,公民們還需要有一連串選前和選後的配套行動,才能讓民主制度真正符合「主權在民」的核心精神。

台灣曾經頻繁地舉行過由基層到總統大選的各種選舉,然而在形式和選風上,卻談不上有什麼改進。特別令人詬病的是,台灣的選民在投下他手中的那一票時,往往並不很清楚他要選的對象究竟有那些具體政見,選上之後可能對公共政產生什麼影響?其實台灣的選民經常是受到人情、地域、利益(如買/賣票)等等因素的影響,而不太接近「自主意志」的投票模式,更缺乏以「公民」身份繼續監督政治人物的認知和行動,以致若干政客在當選後,馬上露出惡形惡狀的猙獰面目。立法院的亂象和最近台東縣議會通過「自肥條款」的事件,只不過是冰山之一角。

謝、馬應進行總統辯論

2008年總統選舉民進黨謝長廷和國民黨馬英九兩強對峙競爭的態勢大致底定,但是幾個月來雙方陣營的選舉動作和消息始終停留在副總統人選、司法案件和派系綁樁固樁上。這些選舉活動看似熱鬧,從選民的角度看卻不實用,難怪整個選舉到現在不論是謝營或馬營都激不起選民的熱情和參與。
解嚴後,台灣的選舉活動學會了歐美民主國家選舉活動常常運用的大量文宣、電視廣告和具備聲光舞台效果的大型造勢晚會,的確讓選民從威權時期枯燥生硬的選戰中解放出來,享受民主嘉年華的樂趣和喜悅。候選人的選舉策略也學會了西方選舉顧問公司經常採取的負面選舉、抹黑對手、製造話題、轉移話題、逃避議題…等不擇手段只求當選的手法。
在英、美、德、法民主國家行之多年的候選人辯論和政黨政策的交叉辯論是我們的選舉還沒有學到的地方。台灣過去幾次總統選舉的電視辯論因為次數太少、形式生硬、深度不過,並無法滿足選民的需求。其實有想法、有信心的候選人和負責任的政黨在選舉過程中,只有透過多次的相對辯論才可能完整的將各自的主張和政策的差異清楚的對照出來。美國總統選舉史上成功的總統辯論,讓甘迺迪擊敗尼克森、雷根勝過卡特、柯林頓選贏老布希,而這三位當選者後來也都不負眾望的成為有貢獻的美國總統。

學術倫理

楊信男 (原刊登於2月9日自由時報)

科學發展的輝煌成果,徹底改變了人類的文明面貌,在許多方面還取代了宗教的角色,成為一般人的行為準則。科學的成功,使得其領域、社群與經費迅速成長,研究活動急劇增加,激烈競爭隨之而來。所以規範科學家的研究行為成了迫切而必要的事。

美國物理學會 (APS)指出:「科學的成功與信譽繫於科學家願意公開他們的想法與結果,接受別人獨立的檢驗與複製,這需要公開交換數據、過程與資料。」 APS強調誠實是科學研究倫理的支柱,任何在提出、執行或審核研究計畫以及在發表研究成果時的捏造、竄改或剽竊行為都嚴重違反學術倫理。

台灣大學也曾頒佈一份「教師倫理守則」,在第三章「學術倫理」中要求大家「不得捏造,竄改研究資料」、「應妥善記錄並保存相關資料,並適時提供相關人士檢驗或查考」、「不得抄襲、剽竊」以及「必需適當回應對所發表成果的正式查詢」等。所秉持的信念與原則和APS的看法完全相同,所以是普世標準。

台灣最近爆發了三個有關學術倫理的案件。中興大學的「電腦修圖」事件,涉及竄改研究資料,當事人已經認錯,學校也做了初步處分。台大醫院論文抄襲事件,雖然只牽涉到引言與方法部分章節,台大醫學院也很快做了處置,尚存的爭議只在於處分的對象。台大校長李嗣涔「鎖撓場研究論文十年」,之後又「大幅更改再抽換論文」的事件,由於當事人堅稱一切合乎規定,所以值得進一步探討。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