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社評論

立院選舉 驚悚預告 原來是倫理劇

立院選舉 驚悚預告 原來是倫理劇
歷經民親合謠言、選舉揭曉 政黨合作成為立院主流的後續效應是──藍綠對抗的市場已經不大了

徐永明/中央研究院社科所助研究員 【2005-02-02/聯合報/A15版/民意論壇】

立法院長選舉結果揭曉,王鍾配果然獲得多數支持,成為第六屆立法院的正副院長,尤其兩個人獲得的票數分別是一二三與一二二,代表除了民進黨與台聯的委員之外,都投給了國親的正副候選人,哪邊也沒跑票,連無黨籍與無盟候選人都乖乖歸位,有點像一部預告非常驚悚的神怪片,進去看了才發現是家庭倫理劇,連副院長都會自動比院長少一票,以示崇隆。

而對這個結果的解讀大概有兩種看法,一種是傳統論:投票結果代表民進黨拔樁失敗,藍綠的界線非常嚴謹分明,親民黨回到國民黨懷抱,未來還是政黨惡鬥的立法院。

想想,王金平上屆院長選舉是兩百多票,除了國親的票之外,還囊括了民進黨與台聯的支持,那時的王金平才是跨黨派支持的立法院長,所謂政黨和解與合作,那才是典範。

這次,王金平雖然連任,票數硬是少了一百票,而且藍綠之間楚河漢界是不能越雷池一步的,所以高談政黨和解,結果卻是壁壘分明。許多觀點從這個角度判定政黨和解不可行,民進黨政府選後的姿態與說法都是白搭了,甚至還讓親民黨擠下了江丙坤,大贏家是王金平與宋楚瑜,顯然,未來泛綠內部的批判聲不會少。

新政治典範:協商內閣

【徐永明】/ 中國時報 A15/時論廣場

如果說游內閣定位為戰鬥內閣,無論是拚經濟還是刮選票似乎都已經告一段落了;現在對新閣的期許多是新的字眼,像是協商、溝通、和解、合作等,代表一個新的政治工作類型,從殺氣騰騰的字眼到折衷協商的方向。過去引以為傲的衝、拚、過半、永續執政等,都已經褪流行了,從目前對於內閣改組的期望,有一個新的政治典範正在出現。

去年底的立委選舉可以說是一個關鍵,選前泛綠聲勢看好,用的詞彙都是征服性的,從「終結」黨國體制、席次「過半」,乃至正名等,隱喻一個新興勢力崛起取而代之的氣勢;選舉結果出乎意料地,泛綠並未過半,當大家還在探討民進黨挫敗的原因時,政黨和解與合作卻已然成為新興的政治價值,之前的殺伐之氣硬是生生轉為要琴瑟合鳴,這是民進黨彈性的表現,也是大家狐疑的所在。

策略效果上,這個政黨和解的方向的確瓦解了立院多數組閣的壓力,這一陣子大家猜行政院新閣揆是不是高雄市長謝長廷時,還是以陳水扁總統的思維方向來推論;那一廂,國、親正忙著為立法院正副院長固盤,光是用不用黨紀來約束委員投票就已經爾虞我詐,很少有時間對少數組閣提出批評,更不要說閣揆條件,當然也不會有倒閣的恐嚇,顯然民、親雖然沒有立即的合作成局,但是兩黨已經各蒙其利了,親民黨有副院長在手,民進黨有新內閣的想像空間。

親民黨的關鍵力量

【黃秀端】 / 中國時報 A15/時論廣場

根據前幾天台灣智庫所做的民調,有六成以上之受訪民眾不滿意立法院的表現,有高達九成的民眾認為立法委員問政應以推動公共政策為重,而不是以政黨分際為重;另外,有八成八的民眾表示立法委員需要被監督。由這些調查結果,可以看出選民釋放的訊息相當清楚,他們不希望天天只會口水戰的國會,而是希望以政策討論為主、國家民生為重的立法院。

第六屆立委選戰剛結束,新的立委尚未就任,然而大家擔心的是,選後與選前的國會政治結構相差不多,第六屆立法院是否將又重蹈第五屆的覆轍,永無寧日。選後親民黨雖然比上屆少了十二席,只獲得卅四席,然而此種數目讓他成為民進黨與國民黨兩大黨都需要他,有他才能過半的角色,使得親民黨一時成為關鍵性的角色。親民黨加上國民黨共有一一三席,親民黨若加上民進黨,則有一二三席。

此時此刻台灣更需要親民黨來扮演穩定中道的力量。親民黨可以選擇與國民黨結合繼續採取對抗的方式,也可以選擇在民生法案或其他有利於國家發展的任何法案與民進黨合作,他也可選擇在黨產方面繼續與國民黨和稀泥,也可選擇與民進黨合作,為國家建立公平的政黨競爭原則。但是選民已經很明顯的厭倦此種雙方只問立場不問是非的朝野對抗方式了。在一念之間,台灣未來的走向可能會有很大的差異。

如果泛綠過半

【徐永明】 / 中國時報 A15/時論廣場

如果泛綠在立委選舉過半,當然是泛藍陣營的一大挫敗,但是與三月總統選舉結果相比較,這個立委選舉結果對於藍營衝擊其實並不像總統那麼大。無論泛藍是否仍維持國會多數,要能取得組閣權,大概就如藍營立委的老實說,那得先修憲才行,否則無論立委選舉結果如何,對於行政權的歸屬已沒有影響了,泛藍還是好好打定主意作四年的在野黨,才是務實的路子。

如果泛綠過半,絕對是綠營的一大勝利,無論是在立委選舉版圖的擴張,還是對於未來立法議程的控制,都是前所未有的經驗。民進黨向來在立委選得最不好,得票率遠遠落後於總統、縣市首長,也是最後一個過半的,代表民進黨在社會部門的滲透力,果然因為執政優勢而有成長,可以說總統選舉讓民進黨有了政治權力,但是立委選舉才是社會影響力的指標。

如果泛綠過半,當然會影響許多政治菁英個人的前途,但是長遠而言,則是對台灣政黨體系有重新排隊的效果:國、親、新三黨的合併鐵定會加速,政黨領袖的堅持反成大石頭,等著被選舉的力量沖刷,政治前途未卜;但是,藍綠版圖的變化太快速了,泛藍陣營並不存在繼續分裂的空間,卻有政治跳船的動機,選前有配票爭議,選後絕對會有跑票問題。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