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社評論

不分區 不是家族特區

【張鐵志、林繼文】 / 中國時報 A15/時論廣場

最近,民進黨決定調整其立法院全國不分區代表的提名方式,將僑選代表及原住民代表候選人的初選方式,改由主席推薦、中執會同意後決定。對於陳總統表示,「即使犧牲少部分人的權益,也要貫徹改革決心」,我們十分肯定。

另一方面,對於政黨比例代表的初選方式,則決議由研修小組成員研議,於七月舉行的全代會中提出改革方案,並從二○○七年的立委選舉開始實施。同時,卻盛傳目前許多家族政治成員試圖擠進全國不分區的代表名單。對於不分區制度的改革,民進黨顯然還陷於利益與理想的掙扎。我們認為,某些引起爭議的人選試圖擠入不分區,其根源在於台灣一直未能實施兩票制,造成不分區並不能真正反映民意,甚至成為黨內分贓的管道。

政治人物的家族當然也可能熱心公益、關懷弱勢,但重點是政黨在考慮其不分區代表時的決策方式。最起碼,政黨應徵詢弱勢或社運團體的認可,而且明示該黨在相關議題上之政見。如果放任家族政治介入,對被提名人和弱勢團體都是不公平的。兩票制的好處,就是讓人民透過政黨比例代表的名單來決定是否支持該黨。

學運的價值與價格

【徐永明/北市/中研院助研究員】/ 中國時報 A15/時論廣場

昨日趙剛教授在民意論壇「百合既腐,寧當蕪草」一文中,對於個人的學運觀點提出批評,在此做出一些回應。

首先,個人對於這次「野百合再現」的批評相當簡單:學生的訴求並不清楚,「不像是民主化議題、反而像是政黨惡鬥議題」,若此,只是跟著政黨的尾巴,顯示此次學生必須再強化論述。在其他場合,我也建議,學生可以主張泛藍停止「四一○」的抗爭,這個時候才能將高度提升到藍綠之上,要求與陳總統對話的正當性會更強。

至於,廉價消費「野百合」一詞的批評,是同時針對學生、政客與媒體的,對於許多同時代的年輕人,「野百合」是集體的記憶,也是重要的世代標記,已然是個公共財,可惜的,現在野百合被使用的狀態是重在她的價格,可以吸引媒體,可以輿論炒作,可以作為藍綠鬥爭的平台,鮮少人有興趣探究當時的價值取向,學生論述的內容與方向。

最後,要強調的,個人當時並非廣場上的學生,反而有一定的自由度來評論目前的學運,許多野百合幹部還堅持當時的運動倫理:運動是群體的,個人發言必須是集體意志的展現,因此對於目前的現象保持緘默,許多代表性人物並不在政界,也相對低調,如果趙剛教授從市場價格的角度來解讀,就是相當誤解了學運一代人物的價值觀與行動哲學。

主席萬歲

林繼文、黃長玲 / 中國時報 15/時論廣場

古代中國在出征前,總是會針對敵方首腦發表討某某人檄,既求師出有名,又可鼓舞士氣。幾天前國民黨十六全二次會正式推舉連戰參加明年總統大選,也是全場同仇敵慨,好似戰馬就要開拔。然而,國民黨要征討的固然是現任總統兼執政黨主席,在會場上最能鼓動情緒的,卻是對李登輝的強烈批判。可是,李登輝不是國民黨的前主席嗎?連戰的主席印信,不是他遞過來的嗎?黨裡有人說,那是因為李前主席欺騙了大家十幾年,所以想來就特別氣。

在這裡,先不去探討他們為何能被騙這麼久,或是十幾年後是否又會覺得今天的誰騙了他們。重點是,把台灣民主化十餘年來的歷史攤開,我們會發現一幅極其有趣的圖像:國民黨的李前主席固然已成為國民黨敵對政黨的精神領袖,民進黨最強力的批判者也包括兩位前任黨主席;親民黨宋主席曾被國民黨開除,現在卻將和國民黨合作參選總統。

「藍綠平盤」的政治新格局

【徐永明】 / 中國時報 A15/時論廣場

這次大選以陳總統在台南遭槍擊為分水嶺,之前是「反扁」對上「挺扁」的戰爭,之後則是以扁個人安危所帶來的選情變化。很顯然的,陳水扁是這次大選最主要的主角,不但要抗衡連宋的合作,更需為了推動公投來付出相當的政治成本,所以當連宋揚言要發動選舉訴訟時,陳水扁時代的刻印效果已經形成:效應是連宋的時期尚未展開就面臨結束,連帶地李登輝也是夕陽無限好。

無論喜不喜歡,這次選舉結果深化了這個效果,與其徒勞在選舉輸贏的紛爭上,泛藍必須重新探詢台灣民意的走向,摒棄短線的選舉操作,認真面對台灣主流民意的替換過程。因為這是一個巨大的過程。對照兩千年選舉的統獨對立,這次是在爭搶本土派的神主牌,原因是民意在變化,往一個新興國族認同移動,未來泛藍世代交替的領導階層,必須嘗試掌握這個脈動,否則再多的基本盤來揮霍,也無法換來一個選舉的勝利。

再者,輸了反而是揚棄「藍大綠小」這個虛偽面具的絕佳時機,基本盤理論是一個懶惰的藉口,不但被視為連宋合的黏著劑,也是選戰過程中自我感覺良好的迷幻藥,搭配上民調數字的偏差,以及民調專家的再三保證,泛藍的政策眼光在基本盤上打轉,除了穩固之外還是保本,完全無視於世事的變化,也無意於新局的開創。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