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社評論

中國農村的真正問題在哪裡?

原刊載於自由時報 自由廣場 2006/03/19

■ 王丹

二○○五年底,中共中央召開農村工作會議,作為這一會議的成果,全國人大隨後宣佈廢止《農業稅條例》,等於取消了中國歷史上一直存在的農業稅。中共稱這是「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的開始;外界也咸認為這是溫家寶試圖挽救農業,解決長期形成的農民負擔沉重的重大舉措。問題是,這個動作到底有沒有實質意義?它能不能真正解決中國存在的農民問題?

表面上看來,取消農業稅似乎是減輕農民負擔的重大措施,但是真正瞭解中國農村實際狀況的學者卻持審慎評估態度,因為取消農業稅只是取消了法定的負擔,但最讓農民不堪承受的其實並非法定負擔,而是不同程度存在的各種「費」的負擔。中共推行「費改稅」改革由來已久,但是一直沒有成效,說明取消保證地方政府利益的「費」是多麼的困難,現在僅僅取消了「稅」的部分,而未能觸動更為嚴重的「費」的部分,其減輕農民負擔的意義其實並不大。

同時,取消農業稅還會導致另一個農村嚴重問題的惡化,那就是鄉鎮財政危機的問題。中國一共有四萬多個鄉鎮政權機構,人事費用驚人,地方債務嚴重早已不是秘密。二○○二年,國家審計署組織對中西部十個省市的四十九個縣(市)財政收支進行審計發現,截至二○○一年底,共累計債務達一百六十三億元人民幣,相當於當年可用財政的二點一倍。這種情況在全國是普遍存在的現象。

經濟新聞也淪陷

原刊載於自由時報 自由廣場 2006/03/05

■盧世祥

新聞記者是旁觀者,處理新聞理應力求準確、公平、客觀。不過,台灣不少新聞從業員近年乖離旁觀角色,報導新聞戴著意識形態或政治立場的有色眼鏡,以致媒體涇渭分明,事實真相卻常不明白。政治新聞如此,經濟新聞如今也淪陷。

財團法人新聞公害防治基金會上週發表觀察報告,以去年十二月「從民進黨代理主席到組閣放話」及今年「總統元旦祝詞股市風波」為主題,分就「消息來源」、「新聞查證」、「平衡報導」、「新聞編寫」及「媒體責任」五個指標,評比主要報紙的專業表現,指出《自由時報》表現較佳、《蘋果日報》最差;報告主持人呂一銘曾任《台灣新生報》發行人兼社長。

媒體強加主觀意識於原應客觀的新聞報導之上,於元旦祝詞的股市效應最為明顯。陳總統楬櫫「積極管理、有效開放」中國經貿政策,二日(週一)股市下跌八十六點,有些媒體即借題發揮,不但撻伐「扁講話,台股蒸發兩千億」,誣指「扁是股市禿鷹」,還預言「經濟成長大利空」。詎料,後來股市連漲三天,包括三日大漲一百二十九點,又有媒體改以「誰怕阿扁」為題硬拗,足見渲染、偏頗、不實的報導,縱然一時對投資人形成干擾,仍不敵經濟實質的基本面,卻徒然折損媒體公信力。

國會改革建言-剪報資料

澄社籲立委財產信託

記者盧德允/台北報導

立院新會期明天開議,澄社昨天呼籲立委跟進財產信託,確實利益迴避。

澄社昨天舉行「對國會運作與未來改革的建言」記者會,執委張茂桂說,立法院朝野協商不透明、自律機制不彰、不利益迴避等,都是「老問題」,澄社要扮監督角色。

澄社社長、東吳大學政治系主任黃秀端說,第六屆立法院前兩會期通過的法案數,比上兩屆「遜色很多」,立法院程序委員會「卡案」,朝野充斥報復性、肉桶法案,表現令人失望。

澄社成員東海大學政治系教授王業立建議,立委席次減半後,未來每位立委參加的委員會增為兩個、委員會召集委員改為一人等,應落實「委員會中心主義」;並修法監督立委利益迴避。

[聯合報 20060220]

澄社籲立委 主動信託財產
〔記者彭顯鈞/台北報導〕立法院新會期開議在即,澄社昨日表示,過去的「老問題」依然存在,本屆立院的表現令人失望,甚至變成無人能管的憲政怪獸,呼籲立委加入財產信託的行列,回應人民的期待。
立院變憲政怪獸 令人失望

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表示,民進黨中常會已通過要推動公職人員財產申報法修正草案、政黨法草案及遊說法草案等「新陽光三法」,其中就包括民代的強制信託機制,希望國親都能支持推動清廉問政。

國會改革 不能再拖

原刊載於自由時報 自由廣場 2006/02/19

■黃秀端

第六屆立法院運作一年來,全民徹底失望,例如二○○五年「全球貪腐趨勢指數」顯示,高達七成八民眾認為國會貪腐問題最為嚴重,甚至較前年惡化。

根據憲法,預算與法案的審查是立法院最主要的職責,但是立法委員對這些工作興趣缺缺,卻對質詢、專案報告、國事論壇等可以吸引媒體報導的活動特別感興趣,以致法案審查如牛步,兩個會期共通過了一三二個法案,比第五屆的前兩個會期通過三○六個法案與第四屆的一九六個遜色許多。若就法律案數目而言,第六屆兩會期僅通過九十六個法律案,第五屆則通過二五四個、第四屆一五九個。

程序委員會成為政黨交鋒的場所,法案甚至未經討論與表決就被封殺。政黨協商依然黑箱作業,委員會淪為利益分贓及政黨對決場所。報復性與肉桶式法案不斷出現,如治水經費由原來的八百億增為一千四百億。相對於行政部門大動作要求政務官財產信託,卻未見國會有同樣表態。很多立委審查法案或預算不僅沒有迴避,反而透過委員會審查以及預算解凍程序,來做更多要脅。

見到立法院如此沉淪,澄社再度呼籲進行國會改革,否則明年年底改選後只剩一一三席立委,立委權力加大,幾乎不受任何節制,勢必形成另外一個憲政怪獸 ─可以刪總統府、行政院、司法院、監察院、考試院的預算,也可以刪減大法官的薪水,或將陸委會的預算凍結;這麼龐大的權力,誰來監督?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