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制度

被一通電話吞併的國家

林佳和/政治大學法學院副教授、澄社社長

今天來談談歷史。二次大戰前夕,奧地利被納粹德國合併前,實施的是義大利式的法西斯主義。奧地利執政黨始終有著奇怪想像:既然大家狂熱法西斯,不如我們也變成法西斯,納粹一定會尊重另一法西斯國家。如歷史學者Manfred Rauchensteiner所說:德國製造恐懼,奧地利最多只惹人同情。

民主審議的理想與困境

何信全/政治大學哲學系教授

民主源於古代雅典,小國寡民的城邦國家,公民以直接參與政治為天職。不過,當近代民主再度盛行,雅典城邦的民主模式,已不適合廣土眾民的現代國家,代議政治成為唯一的選擇。晚近審議民主崛起,一方面重新揭櫫人民統治的民主正當性觀點,一方面也對現代民主運作欠缺充分的公民溝通對話,化約為只是投票機制的程序民主,深致不滿。

修憲規格處理對中政治協議,錯了嗎?

邱文聰/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副研究員

歷經公民社會多年催促,行政院日前總算提出《兩區人民關係條例》第5之3條修正草案,將防衛台灣民主的法制建設正式放上執政者的政治議程。草案對於可能改變或影響台灣主權現狀的兩岸政治協商,諸如和平協議、建立軍事互信機制、結束敵對狀態、安排階段性或終局性政治解決等,規定一套相當於修憲門檻的事前與事後監督程序。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