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教育、文化與媒體

教育本來就是政治爭鬥的場域

紀駿傑
國立東華大學族群關係與文化學系教授、澄社社員

許多成長於反共時期的台灣民眾應該還記得讀過一篇由法國小說家阿爾豐斯·都德撰寫的「最後一課」。內容描寫在歐洲阿爾薩斯的一位學校老師,因為法國戰敗將該地割讓給普魯士,因此在政權移交前一天很感性地向學生宣布這是他們用法文上的最後一課,隔天就得要用新的統治者語言德文來上課了。

高中課綱與其「微調」不如「調微」

周志宏(國立臺北教育大學教授、澄社社員)

近來由於教育部進行高中「語文與社會領域課綱微調案」導致社會上產生極大之爭議,除引發示威抗議外,甚至首次激起高中公民與社會科教師發起連署,主張「堅持程序正義,反對黑箱微調!」再次讓社會大眾注意到,課綱如何成為政治的工具。

滿街盡是狗大便

黃瑞祺/中央研究院歐美所研究員

又見媒體辦案

盧世祥╱資深新聞工作者

台灣媒體在刑事案件當偵探與法官,早已不是新聞。最近接連發生新北八里雙屍、三重分屍醃頭案,社會震驚,儘管媒體辦案侵害人權、違背法治、惹人厭煩,也重傷自身公信力,媒體積習不改,處理重大命案新聞有如寫真探小說。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