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教育、文化與媒體

災難新聞學

盧世祥/資深新聞工作者

冰山一角的學術崩壞現象

顧忠華/澄社執委

紛擾了一陣子的論文投稿詐欺醜聞,隨著教育部長下台,學術界的自清運動似乎轉而消沉,輿論對於學界亂象痛心疾首的指責,也可能雷聲大雨點小、船過水無痕,這正好反映了台灣學術一再沈淪的根本問題:權力精英其實沒有自我反省能力,更欠缺徹底改變不合理制度的決心與勇氣。

從「鬧場」事件看政媒商之病

盧世祥(資深新聞工作者)

立委陳歐珀到底在馬府喪禮幹了甚麼事?民進黨對他停權,國民黨主張國會懲戒,巨富罵他「禽獸不如」,還有人要罷免他。

教育本來就是政治爭鬥的場域

紀駿傑
國立東華大學族群關係與文化學系教授、澄社社員

許多成長於反共時期的台灣民眾應該還記得讀過一篇由法國小說家阿爾豐斯·都德撰寫的「最後一課」。內容描寫在歐洲阿爾薩斯的一位學校老師,因為法國戰敗將該地割讓給普魯士,因此在政權移交前一天很感性地向學生宣布這是他們用法文上的最後一課,隔天就得要用新的統治者語言德文來上課了。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