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有土地,怎麼處理?

█楊重信 原刊載於自由時報自由廣場 2006/6/25

前一陣子鬧得沸沸揚揚之濫賣國有土地爭議,最近已沈寂,但這不表示政府已不再濫賣國土了,其實政府標售土地的腳步一直未放慢,過不了多久,大家就會看到又有大筆國土(包括仰德大道之台銀宿舍區)被賣掉了。
依國家資產搶救連線之統計,游內閣三年共標售一二四二公頃土地、謝內閣一年共標售三一○ 公頃土地,蘇院長上任不久亦標出了台北信義聯勤土地(這筆帳其實應算在謝院長頭上)。問題是,國有土地產權歸全民所有,政府只是受託管理,政府若未善盡管理與利用之責任,即為背信與失職。蘇貞昌院長於今年三月八日表示:政府處理國有土地之最重要原則就是公共利益,公共利益就是發揮公共的最大利用,而不是售予財團建豪宅,增加社會的背離感。

蘇院長的說法往好的方向解讀應該是:國有土地之處理,將不再以財政目的為主,而要改以謀求最大公共利益為依歸。果爾,本人謹建議蘇院長:

(1)指示財政部立即停止國有土地之標售,以及限期清查國有非公用土地之面積與區位;

(2)指示經建會邀集財政部、內政部等單位共同研商,提出最能發揮公共利益之「國有土地利用與處理方案」,報院核定;

(3)重新界定「國家資產經營管理委員會」之功能並加以法制化;

(4)大幅刪減中央政府總預算之土地收入預算;

民進黨應嚴肅面對罷免案

原刊載於中國時報時論廣場2006/06/24

■ 李丁讚

總統罷免案啟動已有多日,民進黨卻在一片擁扁聲中,既看不到「民主」,也嗅不到「進步」,之前的各種反省「雜音」,似乎在「一至對外」的行動中銷聲匿跡。整個罷免案又變成一齣「政黨惡鬥」、「藍綠對抗」的陳年戲碼。不只讓我們對台灣的民主政治憂心。更可惜的是,民進黨卻因此失去一個反省、承諾、進而從新出發的機會。

我同意,國親的罷免案有很濃厚的政黨利益考量,台灣民意代表與媒體的爆料文化也需要批判。但是,民進黨不能因為有這些外部因素的存在,就以此為藉口,並因此不去面對其執政六年來的諸多問題,更不能因為反對黨這些外部問題的存在,而就認為執政黨沒有責任了。

我認為,罷免案是一個挑戰,但也是一個機會,一個自我照見、自我反省的契機。其實,很多黨員對於罷免案有很多不同的意見,民進黨應該利用這個機會,徹底反省過去六年來的執政文化,勇敢面對自己的問題。然後,根據這些檢討與反省來擬定未來的施政精神與原則。這才是民進黨目前應該有的作法,而不是壓制異質聲音,粉飾問題,擺出一幅團結假象。

足球.政論.遙控器

原刊載於中國時報時論廣場 2006/06/18

▉ 姚人多

四年一度的世界盃足球賽與每天都有的「二一○○全民開講」在同一個時段播出,你要看哪一個?幸好這世界有一種叫遙控器的東西可以稍稍化解這個政治與足球的兩難。不過,也正是由於這種科技產品的效力,在政治與足球的轉台遊移之間,我發現了在現階段的台灣,足球轉播與政治評論這兩種原本風馬牛不相干的節目,卻有著驚人的相似性。

首先,它們都存在著「應然」與「實然」的高度落差。足球轉播不應該在比賽中途插進廣告,可是在台灣我們看到了。許多進球的精彩鏡頭,台灣的觀眾卻得聽著五洲製藥與pinky的刺耳廣告,然後在子母畫面的小框框中搜尋球到底在哪裡。放眼全世界,這絕對是一種笑掉人家大牙的足球轉播方式。

然後,如果你把電視轉到二一○○,我們將會看到另一個台灣媒體奇蹟。政論節目應該要客觀中立,儘量讓各種不同的意見呈現出來,尤其是牽涉到有著明顯正反兩方意見,或是有可能威脅被指控者名譽之議題時,電視台應該邀請各方意見的代表,給予公平的時間來表達意見。不過,鑑諸這個節目長期以來的表現,這個「應然」卻早已被製作單位不知丟到哪一個垃圾桶去了。

罷免程序啟動之後

原刊載於 中國時報 2006.06.12

李丁讚

陳水扁宣示「權力下放」後,台灣政壇馬上進入戰國時期,幾乎所有台面上的政治人物都陷入「權力鬥爭」之中,社會與經濟更陷入極度不安。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又怎能期待民主根基薄弱的社會大眾能夠冷靜安然呢?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