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澄社國會評鑑

第七屆立委將由225席減為113席,每位立委在國會的影響力將因席次大幅減少而增加,因此選出好的立委來代表人民行使國會職權益形重要。行政部門有立法院監督,但是立法委員卻沒有任何機構可以制衡。選民除了三年一度的選舉之外,對他們離譜的表現卻無計可施。即使到現在已經五月了政府總預算仍未通過,民間是否應該有強烈的行動來要求立委行使憲法賦予他們的職權?

若要讓民主的代表向選民負責,我們首先要能夠評量我們的立法委員,瞭解他們到底在做什麼。澄社過去曾多次進行國會議員評鑑,引起社會不少反響。本次沿襲澄社2004年對國會之監督,採取客觀指標的方式供社會大眾參考,提醒社會大眾,運用理性思考、進行獨立判斷的重要性。

評鑑時間:第六屆第三會期與第四會期(2006年2月1日至2007年1月31日)

評鑑指標:

在當前政黨及社會對立之下,要如何才能對於國會進行「有效監督」,成為社會民眾、各團體之一大挑戰,對澄社亦然。過去澄社曾經由記者或社團採用主觀評量的方式,然而今日在藍綠對抗之下,此種評量方式恐流於不公,因此仍採取客觀評量方式,包含下列指標:

(一) 負面觀察指標

澄社對於2007年立委評鑑之聲明

澄社對於2007年立委評鑑之聲明 2007/5/14

澄社於五月九日公布2007年立委評鑑結果(針對第六屆第三會期與第四會期),立委有不同的反應。被評鑑為較差的立委,很多表示不能接受這樣的結果,此種反應原在意料之中。澄社建立評鑑指標的目的,並不只在消極的批評問政,而也是希望鼓勵立委問政的較積極的行為,帶動公民意識,提昇民主政治品質。以下是針對此次評鑑的一些質疑,一一說明與澄清。

(1) 有些委員質疑澄社對於出席率的計算有誤,在此聲明:經過查證我們的計算次數並沒有錯誤。由於每位委員參與的委員會不同,每個委員會開會的次數並不同,因此應出席的母數亦不同。同時,我們的出席次數計算,除了該委員會單獨會議之外,還包括該委員會與其他委員會之聯席會的次數,所以母數較大。舉內政及民族委員會來說,在第三與第四會期中,該委員會之全體委員會會議有31次,聯席會議有24次,臨時會1次,共56次,此56次是我們統計的母數,而不是31次。有些立委的自行計算之出席率與我們不同,是因為沒有包括委員會聯席會之次數。如果有立法委員認為聯席委員會不值得出席,不值得列入出席率的衡量,則立委本身必須向社會大眾說明,為何委員會的聯席會議不值得出席,也不值得列入計算考慮。

學術倫理

楊信男 (原刊登於2月9日自由時報)

科學發展的輝煌成果,徹底改變了人類的文明面貌,在許多方面還取代了宗教的角色,成為一般人的行為準則。科學的成功,使得其領域、社群與經費迅速成長,研究活動急劇增加,激烈競爭隨之而來。所以規範科學家的研究行為成了迫切而必要的事。

美國物理學會 (APS)指出:「科學的成功與信譽繫於科學家願意公開他們的想法與結果,接受別人獨立的檢驗與複製,這需要公開交換數據、過程與資料。」 APS強調誠實是科學研究倫理的支柱,任何在提出、執行或審核研究計畫以及在發表研究成果時的捏造、竄改或剽竊行為都嚴重違反學術倫理。

台灣大學也曾頒佈一份「教師倫理守則」,在第三章「學術倫理」中要求大家「不得捏造,竄改研究資料」、「應妥善記錄並保存相關資料,並適時提供相關人士檢驗或查考」、「不得抄襲、剽竊」以及「必需適當回應對所發表成果的正式查詢」等。所秉持的信念與原則和APS的看法完全相同,所以是普世標準。

台灣最近爆發了三個有關學術倫理的案件。中興大學的「電腦修圖」事件,涉及竄改研究資料,當事人已經認錯,學校也做了初步處分。台大醫院論文抄襲事件,雖然只牽涉到引言與方法部分章節,台大醫學院也很快做了處置,尚存的爭議只在於處分的對象。台大校長李嗣涔「鎖撓場研究論文十年」,之後又「大幅更改再抽換論文」的事件,由於當事人堅稱一切合乎規定,所以值得進一步探討。

李登輝時代的結束

徐永明 (原刊載於2月2日自由時報)

最近前總統李登輝先後接受兩家有香港資本主導媒體的專訪,表達自己不是「台獨教主」,甚至認為目前台灣追求獨立是危險的,這些說法一出自然在台灣淺薄的政壇掀起漣漪,一副政治勢力要大重組的樣子,許多政治人物惶惶不可終日,不是加以附和,就是含淚不解。

其實,當李前總統再一次否定自己,將統獨立場還原到十年前尚未總統直選,作為蔣經國接班人的李登輝的反獨立場時,台灣政治史上李登輝時代已經宣告終結了。這裡有一個政治人物的衰敗過程,有一個政黨的改名徬徨,甚至牽動二○○八年各總統候選人的政治位置。君不見國民黨主席馬英九興奮接招,以為李登輝的統獨大逆轉,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這樣的搖擺心情,都忽視了台灣民主的成熟度:台灣民眾已經學到夠多的教訓了,也已經有自信透過選票來懲罰善變投機的政治人物,宋楚瑜就是一個清楚的例子。從宋省長的數百萬選票,宋總統候選人的幾乎當選,到連宋配的扼腕,最後台北市長選舉的五萬票。是台灣民眾太善變嗎?還是台灣的民主,已經成熟到要開始檢驗政治人物的立場一致了。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