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夢與誰相隨?

瞿海源 / 中國時報 A15 時論廣場

到九二○,陳水扁擔任總統五年四個月,已經超過任期的百分之六十七,也就是三分之二以上,剩下不到三分之一,如果再扣掉最後幾個月,陳水扁總統有效執政大概只剩下任期的四分之一的樣子。然而民進黨執政幾乎快到了崩盤的邊緣,種種執政失敗的實際結果已經讓民眾到了忍耐的臨界點。謝內閣以和解共生為號召,但是目前被在野黨困在立法院,上不了台,動彈不得,和解不成,要求倒閣不成,內閣生不如死。

扁政府前任國安會副祕書長司馬文武日前在評論國內朝野政黨對小泉獲勝的反應時,有下面幾段直言批判,看來讓人覺得不但一針見血,深得我心,更使人感到執政沉淪到如此地步,真是令人心驚膽顫:

  ──民進黨「雖然嘴巴上仍以改革作號召,但最大力氣不是在應付接二連三的危機,就是在指責別人,認為在野黨應該負起他們執政失敗的責任」。
  ──「執政團隊離離落落,無力推動改革」。
  ──「阿扁改革的對象卻是反對黨」。
  ──「阿扁只是講話翻來覆去,態度前後搖擺而已,根本談不上民粹」。
  ──「為了選舉隨便說說,說些自己做不到的話,說完就忘了」。
  ──朝野政黨「都想改革別人,不想改革自己,真是怪事」。

設法圈住藍綠巨靈!

徐永明 / 中國時報 A15/時論廣場

或許,謝院長真的是有先見之明,預知目前的尷尬紀事,在立法院這個會期開議前,就呼應著小泉解散日本國會的先例,要求泛藍如果不支持治水條例,就應該發動倒閣,讓陳總統解散國會重選。目前施政報告遭到連續杯葛,果然證明謝院長是夠聰明的政治人物,但卻並沒有高明到找到脫逃之路,只是靜靜地等著,像是海明威筆下的人物,不慌忙地等待最糟糕的結局。

當然,所謂解散國會這不過是個訴求,而不是一個深思熟慮的政治行動。因為重選對個別立委而言成本昂貴,藍綠立委的意願都不高,就算選舉結果泛藍還是多數,陳總統也不一定要指定泛藍組閣,因為閣揆同意權已經拿掉了,這是為什麼:馬主席是百般不願意修憲的,如果真的要修,只愛閣揆同意權。

這個憲政上的缺陷,導致過去數年來的政治僵局,無論是四年前的核四案,還是去年的真調會案,都是在朝小野大的鬥爭格局上發展,雖然在野嘗試要透過立法主導,但是行政權還是在民進黨手上,硬幹的結果就是違憲難行的真調會。至於執政黨,遇到在野黨杯葛時,無論是軍購、治水,還是監委同意權,只能躺在程序委員會,既無法通過成為法案,也無法解散國會來訴諸新民意,造就一個政治上的困境,全台灣都看在眼裡,成為一個執政無能的象徵。

馬主席的總統路 三座大山

馬主席的總統路 三座大山
敗選抗爭路線——如何在社會期待與黨內利益間均衡 是高難度動作 社會基礎流失——即使連宋大陸行打擊獨派聲勢 但並未降低台灣人認同比例 兩岸關係逆轉——朝野競飆對大陸交流政策 讓民進黨在台獨戰爭上解套

徐永明/中研院社科所助研究員 【2005-08-20/聯合報/A15版/民意論壇】

當馬英九正式接任國民黨主席的位子,代表台灣的政黨競爭有機會回到基本面:以政權取得為目標,而不是以癱瘓政局為主要內容的政黨惡鬥。

這個動作對於有志二○○八年登上總統寶座的馬英九相當重要,但卻不是一條好走的路,尤其是長達八年在野的國民黨,不但喪失了資源上的優勢,甚至在社會基礎上有流失之虞,加上三二○選後的抗爭,培植了一群「沒真相,沒總統」的強硬派,讓馬英九的總統之路出現了三座大山,能不能跨越,相當程度考驗馬英九的膽識與遠見。

第一座大山是連宋兩次敗選留下來的抗爭路線,無論是「真調會」的後續、監委同意權行使的延宕,還是軍購案的杯葛,都在立法院會期開議之後考驗馬主席的決斷力,如果採持續抗爭的路線,會不會讓總統之路走向死胡同;如果採取和解妥協,黨內的反彈可以預期,會不會讓馬英九黨權的不穩定性升高。

李嗣涔與張穎 教育部遴選台大校長的缺失

李嗣涔與張穎
教育部遴選台大校長的缺失

瞿海源/台大社會系教授(台北市) 【2005-06-15/聯合報/A15版/民意論壇】

如果教育部台大校長遴選委員們和教育部長稍微勤快一點查閱聯合報和中國時報電子檔,掌握張穎事件李嗣涔涉入部分,就可以發現李嗣涔嚴重違反科學研究倫理。如果委員們和部長多做一些對校長候選人深入的了解,而不單單只靠短短的面談,大概也不至於做出目前這樣輕率的決策。

「大陸國寶級特異功能人士張穎昨日應邀在台灣大學電機資訊學院實驗室現身說法,當場示範『隔空抓藥』治病的特異功能。她的雙手在空中比劃幾下,帶有中藥氣味的藥粉及藥丹隨即憑空落下,讓台大教務長李嗣涔等二十幾名現場人士看得嘖嘖稱奇,也使物質不滅定律受到考驗。」「面對這番景象,研究特異功能多年的李嗣涔也不得不說:『我實在不知道怎麼解釋,只能說是佛送來的藥。』」(中國時報二○○一年一月二日)

「李嗣涔說,大陸人體科學研究中心在一九九四年發表的報告證實,的確有『隔空取藥』的特異功能存在;至於張穎也經過大陸國防部科學工程委員會兩位教授的認證,而且是非常嚴謹的科學家,其認證不能隨便否認。」(聯合報二○○一年一月六日)

如果遴選委員和部長看到這樣的報導,仍然會堅持自己的決定沒有問題?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