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免程序啟動之後

原刊載於 中國時報 2006.06.12

李丁讚

陳水扁宣示「權力下放」後,台灣政壇馬上進入戰國時期,幾乎所有台面上的政治人物都陷入「權力鬥爭」之中,社會與經濟更陷入極度不安。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又怎能期待民主根基薄弱的社會大眾能夠冷靜安然呢?

重建社會信任與挽救台灣民主危機

原刊載於 自由時報 自由廣場2006/6/11

■黃秀端

總統女婿趙建銘因內線交易遭收押,在正常的民主社會,民眾相信司法機關會負起調查責任,媒體會客觀報導,政黨則會依據司法調查結果採取必要的政治作為。然而現在政府空轉、泛藍狂攻、股市暴跌、本土社團集結起而護扁、族群衝突正在醞釀。面臨危機,社會中亟需第三種聲音,重建社會信任與鞏固民主,以免台灣前途葬送在極度不負責任的政治鬥爭與媒體亂象之中。澄社強烈要求政治人物,勿假借民意之名、行「民粹」之實,破壞民主體制。

在執政黨方面:民進黨執政之後,抄襲國民黨以金權治國模式,向財團傾斜,導致政商關係錯綜複雜,部分官員不依法行事,貪瀆腐化,導致社會信任崩盤,一發不可收拾。澄社於二○○二年批扁政府向財團傾斜,可惜執政黨並未聽進去。整體而言,過去六年來執政黨忙著鞏固、擴張與分配權力,對民間的批評不當一回事,終致一敗塗地。

在檢調體系方面:檢調體系中總有人不尊重法律倫理,成為爆料的「深喉嚨」。執法者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趙建銘案不是個案,李泰安的案子可能更為嚴重。我們要求檢調嚴格遵守此一原則,也呼籲政客、媒體別誤解並誤導偵查不公開原則的意義,不可以法官自居,來決定可不可以交保或誰有罪。

「後扁」時代的民主鞏固 ─ 信任瓦解與台灣的民主危機

「後扁」時代的民主鞏固 ─ 信任瓦解與台灣的民主危機

社會信任瓦解,是台灣民主鞏固的挑戰
重建社會信任,是台灣民主的另一挑戰

澄社 2006/6/7

自由、民主、公平與多元一向是澄社所追求之目標。然而台灣引以為傲的民主成就現在卻面臨空前的危機。澄社曾於2002年批扁政府向財團傾斜,不料過了四年,證實了當時的批評不僅不是無的放矢,扁政府的政商關係竟然是盤根錯節。最近總統女婿趙建銘因內線交易收押,導致扁政府陷入空前危機。在正常的民主社會,民眾相信司法機關會負起調查責任,媒體會客觀報導,政黨則會依據司法調查結果採取必要的政治作為。然而現在政府空轉,立法院朝野惡鬥,司法不彰,媒體捲入政治鬥爭,不可信賴,全民已陷入歇斯底里的狀態。面臨此種信任瓦解的危機,台灣的民主受到重創,社會之中亟需第三種聲音,重建社會信任與鞏固民主,以免台灣前途葬送在極度不負責任的政治鬥爭與媒體亂象中。

政局動盪、信任瓦解,對台灣民主造成嚴酷的考驗,澄社基於言責,要求檯面上的政治人物勿假借民意之名、行「民 粹」之實,破壞民主體制。特別是陳總統的處境應給所有「有權力者」,包括反對黨及媒體,一個教訓,不能聽任權力「通貨膨脹」,導致社會信任全面崩盤。我們的政治領袖行事與說話前後不一,這所產生的集體效果,就是「社會信賴蕩存」,失去了文明與公民理性。

中共大動作耐人尋味

自由廣場 2006/06/04

■ 王丹

由台開案引發的趙建銘事件,導致台灣政局再度動盪。面對民進黨的危機,對岸的中共又豈是一個見獵心喜可以形容?如果僅僅是幸災樂禍,這沒有什麼奇怪的,但是中共這次面對台灣政治風潮的新聞處理,卻是大有文章,不能不令人側目,然後沉思。

長期以來,中共在有關台灣的新聞處理上,都秉持高度審慎態度,尤其涉及台灣政治層面的事件,更是小心謹慎,很少大幅報導。這是大陸人民對台灣的政治與民主進程所知甚少的根本原因。但是這次,中共的表現出乎尋常,不僅大尺度放開,而且連篇累牘地對趙建銘一案予以詳細報導。對台灣新聞的集中處理之程度,是非常罕見的。

大陸官方新華社的網站五月二十五日將趙建銘遭到收押一事放在首頁,做重要新聞處理,大標題是:「綠色陣營崩盤!」並將趙建銘和吳淑珍的照片放在網頁最顯眼的位置。大陸三大入口網站新浪、搜狐、網易令人難以置信地同時仿效官方做法,將趙案做頭條處理,新浪網甚至開出「陳水扁陷入家庭醜聞」專欄;最高黨報《人民日報》的網路版面用醒目的紅色大標題引用宋楚瑜的話,說「陳水扁下台是台灣自救的唯一之路」。不屬官方的各地晚報,這次也像得到通行證一般,大幅報導台灣內部風暴。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