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將喪失國民身分…

瞿海源 / 中國時報 A15/時論廣場

七月一日起在換發新身分證時,如果任何人拒絕按捺指紋,就無法取得身分證。我本人以及許多堅決維護基本人權的朋友,決定拒絕以按捺指紋取得身分證,於是我們將不具有中華民國國民的身份!

如果沒有身分證,就無法在各種政府舉辦的選舉中投票,也不能成為候選人。如果沒有身分證,也不能請領護照,也就無法旅行或遷徙。如果沒有身分證,也不能申請開列銀行戶頭或申請各種金融卡,甚至也無法買賣股票。如果沒有身分證,就沒有了國民的身份。

只是因為拒絕按捺指紋讓政府機構錄存,國民就喪失國民的身分,喪失所有憲法賦予的權利。而規定請領身分證必須錄存指紋是依據在一九九七年白曉燕案發之後立法院倉卒增訂的戶籍法第八條。這個增訂條文顯然是違憲的。

民間人權團體早就建議行政院就按指紋發身分證違憲的戶籍法提請大法官釋憲,總統府及行政院人權委員會也建請修訂戶籍法及提請釋憲。幾年來行政院卻毫無進展,現在於內政部堅持下,確定要執行按指紋發身分證的政策,口口聲聲說是依法行政。中國國民黨主政都一直拖延而不敢執行這樣侵害人權的政策,倒是向來積極爭取人權的民主進步黨執政之後,就堅持執行戶籍法第八條這個違憲而又傷害人權的條文。

連戰畢旅 應談台灣民主

連戰畢旅 應談台灣民主
國民黨過去的成就、未來的定位 不能因政黨輪替而被抹殺 國共鬥爭數十年 台灣民主才是贏家

徐永明/中研院社科所助研究員 【2005-04-29/聯合報/A15版/民意論壇】

連戰這次訪問中國大陸,雖然定調為和平之旅,但是國內外媒體仍然是從國共兩黨數十年的恩怨來定義歷史性,這也是為什麼一個即將卸任的黨主席,其個人行程會受到這麼大矚目的原因。

大家都知道,一個在野黨領袖與北京的任何共識,回到台灣都只是對執政當局的政策建議而已,就算送到立法院要成為法案,還是有國內的政治過程要處理,這也是連戰之行表面風光、實際的成果仍有待觀察的原因。

然而,作為總書記的客人備受禮遇,紅毯與人群所在多有,而「中華民國」在中國大陸的遺跡也妥善地保存,讓連戰一行充滿了懷舊的風情。問題是,這絕不會是連戰想要的畢業旅行;何況幾天後,又有另一個主席宋楚瑜敲門而來,帶的伴手還是扁宋的十點共識、兩岸和平法的草案等,摩拳擦掌地要做起橋樑來,所以兩隻熊貓是不夠的,而CEPA不過是江丙坤十點共識的衍生,在台灣已經被說成是港澳一國兩制的強化版。

扁連熱線突破什麼?

徐永明 / 中國時報 A15 時論廣場

很難想像,兩個政治上的死敵,對陣過兩次總統大選,四年來沒見過面,更因為三一九的兩顆子彈,有了「沒真相,沒總統」的死結,昨天卻因為北京的靈活策略,以及台灣民意的壓力,不得不有了短暫的電話對談,號稱禮貌與熱絡,還預告連戰返台後要再續一攤。

這之前,選舉時期是你死我活的大陸政策,在北京制訂反分裂國家法之後,更因為在野黨到北京插頭香蔚為風潮,出現一個兩岸關係的黃金交叉口,一個是府院黨的七點共識,緊縮兩岸交流,防堵在野黨與北京的共識成為立法院的法案;另一個出口,則是透過在野領袖的出訪,試探北京的底線,所謂兩岸尚未統一的互動架構為何,其間中華民國又有怎樣的國際空間。

解鈴還待繫鈴人,當北京透過陳雲林表達胡錦濤對宋楚瑜的具名邀請後,才確定了目前在野黨「投石問路」主調,接下來劇碼是胡、連、宋兩相配對的競合關係,而陳水扁總統必須回到扁宋十點共識的高點來因應,甚至進一步在連、宋間進行平衡,昨天的溫馨電話情有其政治重量。

阿扁形象戰 北京要抱頭燒了

阿扁形象戰 北京要抱頭燒了
總統上街頭珥國親也要注意了 讓民進黨獨自收割三二六全民團結的效果?

徐永明/中研院社科所助研究員 【2005-03-25/聯合報/A15版/民意論壇】

關於即將展開的三二六大遊行,作為對北京「反分裂法」的反制行動,大家關心的焦點,一直不是遊行的人數能不能突破百萬,而是陳水扁總統會不會走上街頭,這是一個有趣的議題發展過程,效果是,陳總統的作為隱然代表了台灣對於北京回應的強度,也成為國際社會乃至華盛頓關懷的對象,這個演變可以說是台灣如何以小搏大的賽局。

三二六的行動選項中,反應最強的,是以總統身分走在第一線,甚至發表對抗性的言論,中等程度是不上街只發表演講,到完全不參與,待在總統府內當全民總統等。這些行動由強而弱,外部關係到的,是台灣與中國大陸在國際形象的角力;而內部的作用更是複雜,如何將兩岸關係的負面轉為本土意識的成長動力,是民進黨持續擴張的大戰略,卻一直是泛藍陣營乃至對岸的盲點,只能攻擊是綁架民意。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