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正直

【徐永明】/ 中國時報 A15/時報廣場

近期的天下雜誌,進行了一個老師與家長對於政治人物品格的評鑑調查,結果是,現存的政治人物中除了馬英九之外,老師與家長對其品格觀感都不好。尤其是執政的人物,現任與卸任的正副總統,如扁、呂、李等都名列末班,而已經過世的如蔣經國,或是已經不在舞台上的孫運璿,反而獨占鼇頭,顯現一種懷舊的評價。

看似懷舊,不如說是懷念威權。威權的獨裁者如蔣經國,其手下幹練的官僚如孫運璿,其細心栽培的接班隊伍如馬英九等,在教師這些知識階級的心目中都是有品格與操守的政治人物;而為民主運動犧牲過,直接反抗這些威權的陳水扁、呂秀蓮等,反而是品格較低下的,遠不如鎮壓她/他們的統治者。這個對照下,不禁對所謂品格的內涵感到有趣,好像是一棵珍奇的植物,只能在特定的權力土壤上生存。

於是,絕對權力的栽培下有正直的德行,多元競爭只是凸顯缺陷的人格。這個觀察與我們的道德感相矛盾:不是在威權政治的言論控制與自由壓抑之下,正直行為常被壓迫了嗎?具體表現就是眾多所謂的政治犯、思想犯。過去在政治行動與思想表達上堅持正直的人、遭到打壓的人,品格有問題,而施加打壓、或是作打手的,反而是品格高尚的,這樣價值觀的調查呈現,凸顯了台灣人格教育的最大問題。

憲政割喉戰 論述「非常說法」

憲政割喉戰 論述「非常說法」
泛藍新憲三部曲 把球拋回綠營 雙方決戰關鍵 看誰把立場、認同表述清楚

徐永明/中央研究院社科所助研究員 【2003-11-16/聯合報/A15版/民意論壇】

當連戰昨天在台南造勢晚會上提出「新憲三部曲」作為泛藍的憲改主張時,這次總統大選已經由所謂地方基層的割喉戰,一下子轉移到憲政割喉這個層次,藍綠雙方比的已經不是支持,或反對新憲公投了,而是在時程、速度,乃至版本內容上角力,公投法的爭議在這樣的戰略轉進下,是不足為道了,所謂鳥籠公投法已經被這陣新憲強風席捲而去,可預期公投法寬鬆立法會是第一個政治效應。

泛藍拿回議題主導權

這裡,針對民調消長而來的調整動力,實在令人驚嘆,昨天在台南力陳快速公投新憲的泛藍,已經不是上個星期還在台中擔憂公投新憲會引來戰爭的國親了,顯然泛藍戰略思維上有重要的轉變,在拉抬選戰氣勢的要求下,主動提出憲改原則,挑戰民進黨選前不談實質內容的立場,以求拿回選戰議題的主導權,泛綠引領風騷的樂觀態勢,立刻遇到相當的挑戰,這是第二個選戰效應。

割喉與下跪

【徐永明】 / 中國時報 A15/時論廣場

日前泛藍副總統候選人宋楚瑜,在雲林下鄉探訪的過程中,發生了對縣長張榮味下跪的事件。關於原因的說法很多,不過抽離當下的爭議來看,這是一個選舉動作,目標是爭取阿味縣長的支持,競爭的對象是以割喉相逼的民進黨,顯示總統大選已經進入了肉搏戰的階段。

從政治發展的角度來觀察,政黨輪替的主要影響,在於過往威權時期一黨獨大下建立起來的地方侍從體制瀕臨瓦解。過去中央政治是威權一元,得以對地方的政治力量分而治之,透過賄選與組織來進行選票動員。現今上層已由政黨輪替所取代,其政治後果是,地方上派系的相對自主性增加,在藍綠競逐總統選票過程中享有相當的談判籌碼,而當地方派系的選票變得游移起來的時候,所謂泛藍的基本盤也變得相當曖昧不清。

這是為什麼泛綠的選策中,拔樁與割喉是那般的重要。這源自於對台灣地方政治的理解方式。遠從黨外時期,民進黨的政治人物深刻體認地方派系在選舉中的威力,也充分感受賄選的選票動員能力,甚至在兩千零一年立委選舉成為國會第一大黨時,民進黨的選票其實是平盤的,在三成五左右已經擺盪了十餘年。

公投公投法

【徐永明】 / 中國時報 A15/時論廣場

這不是編出來的繞口令,這是歐盟學者Theo Schiller在國際公投研討會上做總結時,針對台灣經驗提出的建議,當時並沒有誰認真當這個想法是一回事,媒體也沒報導。不過現在回想起來,證諸朝野目前版本的紛爭,不禁認為這可能是一個出路了。

直覺上,沒有公投法的公投被認為缺乏法律正當性的,但是針對公投法的公投時,卻又有顛覆性的效果。如果藍綠對於公投的看法南轅北轍,那麼不如交由人民決定吧;既然這是關係人民權利的重要法律,又不涉及福利與義務,那麼藍綠兩個版本具陳,透過人民直接民主來選擇,也不是壞事。再說,如果台灣第一次全國性公投的對象是公投法本身,倒是引世人矚目,卻無刺激性。

不過,藍綠版本的爭議在於對民主的看法有差異。泛綠對於民主是較樂觀了,認為人民的能力與智慧會做出最好的決定,所以代議政治的僵局交由公民投票解決。當然,這也有泛綠少數執政的困境在那裡,訴諸民眾成為這一個本土政權的有力對象,從反對時的街頭抗爭,到執政時的公投行動,民眾不一定都與民進黨同心,但泛綠必須民眾齊步才能成長。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