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太空也要守法

黃居正/清華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教授
在立法委員提案與凍結預算的壓力下,科技部終於公告了「太空發展法」草案,並計劃提升「國家太空中心」之地位,使其成為執行台灣太空政策與計畫的行政法人。也許在明年,我們就會有第一部規範太空活動的法律問世。
權義平衡有效管制風險
太空位於離地表10萬公尺以上的高空,任何國家都不能對她主張絕對、排他的管領主權,但不是因此就可無法無天。不管是基於戰略目的之行為如投射彈道火箭、核動力載具或低軌道軍事衛星,或為了探索新領域與自然資源如登月尋星,還是單純做商業性利用如發射酬載設施、地球觀測與通訊衛星,各國近用太空的方法與限度,以及產生之責任,都必須受到國際太空法的約束。
台灣從1990年代開始,就以發展低軌道科學衛星、發射系統以及地面控制設施為太空活動之目標。近年來也執行了探空火箭、地球觀測與氣象衛星的發射計畫,接下來還要展開發射場之設置與商業性酬載等活動。這些活動本來都是國際太空法原則規範的對象。但由於台灣的法律地位未定,無法加入國際太空公約。因此,透過制定「太空發展法」,謀取與國際太空法接軌,在權義平衡條件下,有效管制包括商業性太空活動之風險,分配損害賠償責任,推動產業配套措施,就變得勢在必行。
立法宣示遵行國際法則
太空是人類的共享資源,任何國家都可以自由進行研究、開發與利用。太空活動所取得之新知識與技術,包括地球觀測所產出之資訊,都應該在和平互惠原則下,與其他國家共享。雖然不能參加聯合國的「和平使用外太空委員會」,台灣也應該藉由制定「太空發展法」,宣示善意遵行此一國際太空法原則,打造與其他太空國家攜手合作的基礎。
從事太空活動的國家,應對其活動造成之損害,包括火箭發射場周邊的損害,碰撞到其他國家的衛星或載具,以及因設施墜落造成的地面損失等,擔負國家責任。依據國際太空法原則,這種責任是由國家絕對負責的危險責任。不論發射活動是由國家所直接從事(例如由國家太空中心執行之發射),還是透過多國合資計畫,甚至由本國私人委託外國發射,國家都必須負責。這也可以解釋為何各國都會在太空立法中,嚴格管制本國境內或由本國人合資進行之發射、引導火箭重返活動,包括要求登記、審查其發射計畫,與發射場之設置與營運,來控制自身的風險。
以美國所制定的《商業太空發射法及其增修條文》為例,該法除規定所有美國人從事之發射與引導重返活動,必須經政府授權才能實施外,也要求所有被授權的太空活動,都必須購買責任保險,或證明對第三人所請求之賠償與因此導致美國政府所負的責任,具有賠償能力。除了強制責任保險外,美國政府也要求被授權從事太空活動的本國人,儘量與他方豁免彼此的責任,來減輕美國政府負擔,甚至限制美國政府的最高賠償額度。
別戴「中華(國)台北」帽
自李登輝於1998年藉由制定《領海與鄰接區法》與隔年公布的「第一批領海基線」,為台灣打下建立「島嶼國家」的法律基礎後,後繼的主政者囿於有限格局,或是傾中意識,再也沒有推動任何為台灣開疆拓土的立法。這次制定「太空發展法」,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應該效法周邊國家,儘可能完整納入國際太空法原則,宣示台灣不只願意幫幫忙,更是獨立負責任的行動參與者,突破多年來被綁縛在中國主權下的國際困境。
太空屬於全人類共同擁有的新領域,台灣則是這個領域裡全新的成員。在太空中,沒有人要跟中國爭奪領土代表權,所以台灣也千萬別自己再亂戴「中華(國)台北」這頂蠢帽子。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