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外卡俱樂部

黃居正/清華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教授

台灣外交部7月1日宣布與非洲索馬利蘭共和國互設代表處。其實雙方早在今年2月就簽署了《中華民國(台灣)政府與索馬利蘭共和國政府雙邊協議書》,約定經貿資通合作與免簽入境事宜。接下來就算兩邊進一步正式締結邦交,也不令人意外。
索馬利蘭位於索馬利亞的西北部,占地17萬6000平方公里,面亞丁灣,與吉布地、衣索匹亞相鄰。人口約400萬,多為伊薩克族裔,是一個自我宣稱主權獨立,卻未獲國際社會承認的「事實上政治實體」。
二戰前索馬利蘭是英國的保護地。1960年與受聯合國託管的前義屬索馬利蘭,合併成立索馬利亞共和國。1988年索馬利亞爆發嚴重內戰,1991年趁獨裁強人巴爾下台,以伊薩克族人為主的「索馬利亞民族運動同盟」遂在前英國保護地範圍內,宣布獨立建國。索馬利蘭迄今未獲得任何國家承認,也沒有加入國際組織。不過經貿文化上與鄰國及南非、瑞典、英國維持密切聯繫,國際交通航運也暢行無阻,並已於2007年申請加入大英國協。

索馬利蘭模式爭取地位

自馬政府以來,台灣外交陷入被依中國規則「觀察」國際組織的泥淖,甚至被「貴賓狗化」。蔡政府上台後不願積極順從,就受孤立懲罰。索馬利蘭一戰,總算令人耳目一新。雖然部分自願一帶一路的台灣媒體與買辦學者,嘲諷這是在走險棋、與邊緣國家交往「近墨者黑」,其實他們害怕的是,台灣將藉由接受與承認索馬利蘭,以相同的模式爭取外卡國際地位,所以奉命非鬥臭鬥爛不可。
在東西方霸權的安排下,行使分離獨立最大的困難,就是被指控破壞或損害主權國家之領土完整或政治獨立。不過,聯合國大會於1995年為紀念聯合國成立50周年作成的決議文已經指出,如果該國政府不能代表全體人民,或侵害境內部分族群的主體性,就可以合法分離獨立。索馬利蘭的獨立,正是以此為基礎,合法行使的「修復式正義」。
另外,索馬利蘭原來並非索馬利亞的一部分,而是在戰後被迫與不同種族的南部屬地合併為一「想像共同體」。為了證明索馬利蘭的獨立,沒有破壞任何國家的領土完整,索馬利蘭公民複決的憲法條文,甚至將建國之日,回溯到1960年首次自英國屬地獨立之時。
國際法院的諮詢意見與國際外交實踐,對分離權所加諸的另一條件是,追求獨立的過程,不能採用違反國際法的手段,譬如違反人道或侵害人權,或以種族歧視作為立國基本政策等。索馬利蘭政府在2000年8月,草擬並公布發送了包含宣布獨立建國條文之憲法草案,並於隔年交付全體公民複決。結果以99.9%的投票率,獲得了97.1%的贊成票通過新憲法。現任統治當局也完全透過民選產生。滿足了最嚴苛的獨立程序。
當然,兩個不完全符合國家要件的政治實體互相承認,並不會發生國際法上「國家承認」的效果,更不可能因此變成國家。不過,由台灣派駐索馬利蘭代表處的全稱為「台灣代表處」而無「中華民國」字樣,至少已排除了過去紊亂台灣法律地位的「政府承認」效果。相信從未打算推翻或繼承索馬利亞政府的索馬利蘭,也絕不想因與台灣來往,而被降格為地方政權或叛亂省份。
唱衰論會說,宣布獨立又如何,也不會獲得其他國家承認。確實,承認索馬利蘭的國家還在掛蛋。但妳「中華台北」現狀又好到哪裡去?國際法上通說都判定只能算是「與零共舞」。不同的是,人家是清楚歸零,從零開始。巴勒斯坦、科索沃、撒拉威、南奧塞梯、阿布哈茲,甚至那個面積只有7平方公里的迷你國利伯蘭,哪個不是一步一腳印,對內定憲法辦公投,建立國族認同;對外保人權行公義,爭取友好關係?台灣既然得到美國同意,選擇從外卡打起,就要拿出職業球員的真本事。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