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的奇幻旅程

林佳和/澄社社員兼社長

韓總奇幻旅程,先暫告段落。

2018年11月,看似過氣、政治生涯無所記事、卻以暴力對待同僚、令人印象深刻的韓總,以89萬2545票的懸殊擊敗陳其邁,結束民進黨在高雄市20年及原高雄縣33年的執政,意氣風發,彷彿重生。
2019年6月5日,就任高雄巿長162天,違背選前保證不會半途離職的承諾,表態被動徵召角逐國民黨總統初選。2020年1月11日,以近265萬票敗選總統;同年6月6日,以超過當年勝選得票數的93萬票,遭罷免成功,寫下台灣政治新頁。
韓總本非政壇新人,從政經驗豐富,史蹟斑斑,事實上,他始終如一,當上市長,想選總統,言行格調均同往昔,忠於自己,沒有太多掩飾或包裝。說句公道話:韓總或許開過不少空頭支票,但既沒有爆發突變為救世主,也不會一下子熟知人世間奧祕。說是韓總製造韓粉?不如說是韓粉找到韓總。

後民主時代類韓粉現象

不是所有支持韓國瑜的人都叫韓粉,而是那些狂熱激動、鎮日準備厲聲斥責不同想法之人,常凸顯典型保守主義傾向:現行既有價值優先,不論是宗教的、文化的、自然的或歷史的,對既存法律及傳統總是深信不疑,不太贊成平等或所謂均衡的正義,總認為有自由與權利去做任何事——當然別人不行;總是作為有機的個人連帶與團體出現,不太挑戰或感興趣於什麼社會共同目標,崇尚權威,動不動就強調很虛無的公益與價值,而講到具體政策抉擇與衝突,總閃避或空洞搪塞。

他們常將法律傳統與倫理道德視為同一,而政治內容就該是這些,應專注於「此岸」,當前事物,吃飽穿暖,然後不同意見充耳不聞,最好消失。韓粉需要投射,需要他們心目中的Charisma,而韓總意外降臨,共同攜手開啟奇幻旅程。

必須說,各國都有韓粉。越來越多人民,對政府與政治菁英不滿,進而難耐自由民主體制。1997年,每16個美國人中,只有1人贊成軍事政府,現在則是每6人就有1位支持軍事統治,以追求效率,發大財。
二戰前出生的美國人中,有72%認為民主是必要的,1980年後世代,僅剩30%主張民主不可或缺。2016年10月民調顯示,46%的美國人逐漸喪失對民主的信任與服膺,不怎麼反對強而有力的英明領袖,所謂柔軟的波拿巴主義,解決問題最重要,雖然,他們未必很在意真正的問題在哪裡。後民主時代,各國都難以避免此「類韓粉現象」。
聚焦於罷免投票吧!我們簡直看到教科書等級的「不當影響投票」上演:讓人聯想到類似當年納粹、埃及穆巴拉克等選前威脅,包括心理壓力型暴力,竟有立委公然鼓吹對付與施壓贊成罷韓的選民。不時聽聞贊成罷免就是對辛勞市府的不信任,冠上別有居心惡名,甚至暗示秋後算帳可能,讓人想到昔日東德。

有著令人不喜之政治意見的選民,盡量阻止其去投票,不友善的、不利的選區,讓投票所越少越好,越不方便尤佳,活生生埃及與中南美洲獨裁政權選舉常態。天佑台灣,我們終究沒有淪入這些國家的悲劇。

2018高雄人擊敗民進黨、2020韓國瑜擊敗韓國瑜:要問2020為何罷韓成功,不如探索,民進黨為何輸掉高雄2018?民主失靈、市場失靈,長年執政下的亟需改變活力,社會排除效果明顯,貧富差距與勞動市場問題,在光鮮之下,這些都是常聽到的解讀,也不無事實。

當年支持韓總者,未必是韓粉,而是確實沉痛於現實的「憤怒之民」(Wutburger)。罷免成功,這些問題不會就消失,接下來才是考驗。法蘭克福學派的Franz Neumann說:arcana dominationis,統治技術,不是什麼意識型態,才是戰後有別於戰前的政治面貌。前2018年、2018年至2020年高雄,清楚地證明這一點。

青年人,改變著高雄,罷免行動帶給我們的最重要啟發。衡諸歷史,曾有人如此寫著:證諸國家興亡之歷史,興國者必為青年,而亡國者必為老年。力擋沉淪,維繫民主,回到真正的責任政治,乃至於堅持國家主權,抵禦外侮,還是要寄望年輕世代,結束韓總奇幻旅程,無疑要如此記上一筆。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