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異的滿大人

黃居正/清華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教授

中國本想藉由「送中條例」讓香港人自動提早終結一國兩制的,沒想到港民竟敢負隅頑抗。乾脆這次自己來,由人大決議授權直接制定規範香港國安的法律與機制,當成《香港基本法》的施行法。雖然這個管理香港人思想與言論自由的法律,還沒有被訂出來,不過接下來中國軍警特務長驅直入,抓人處刑,香港普通法與司法制度袖手旁觀,完全可以預期。
這也說明了何以美國總統川普會立即宣稱,香港不再具有獲致特殊待遇的自治地位,已經變成一國一制。從1997年被《中英聯合聲明》以承諾維持基本方針政策50年不變,推入火坑,到今天日子都還沒過半,香港就整個被送進了滿大人的血盆口中。

與中打交道台港當籌碼

100年前,匈牙利作曲家巴爾托克寫過一齣著名的芭蕾舞劇,叫《奇異的滿大人》。劇中3個無賴脅迫美少女色誘路人然後加以洗劫。沒想到上門的竟是個薙髮留辮、穿著官袍的中國老頭。這個滿大人直撲少女,拿亂刀砍他也不放,無奈只好讓他滿足色慾,才肯流血而死。故事雖驚駭,卻道盡歐美試圖與中國這個陌生難解、詭異殘忍的舊文明打交道時的便宜算計。可憐的是香港,成為中國逞暴殂上肉的現代樣版。
1972年,香港就被有計畫地從《聯合國憲章》第11章的「非自治領土」名單中移除,以規避其作為戰後殖民地應享有的自決權。依據《中英聯合聲明》附件(「雙方交換的備忘錄」 ),1997年後,香港人立刻變成中國人,沒有選擇餘地。過去香港簽署的雙邊條約,中國不加以繼承。至於那些中國聲稱會考慮繼受的多邊條約,也都被廢棄重簽。香港人的私有財產權,固被宣稱繼續受法律保護。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也說會維持不變,但都被黃牛。面對中國這種無恥的違約行徑,歐美各國在過去幾年竟置若罔聞。因為他們早就準備拿香港做為安撫滿大人的祭品。
不只是香港,從美中3個公報以來,歐美變本加厲討好滿大人。被犧牲的,換成了人權基準與普世價值。即使知道中國在新疆廣建集中營,實施種族清洗;在監獄裡強制勞動,販賣奴隸商品,一概裝聾作啞。為了賺取中國學費,甚至允許其處處開設與進步價值背道而馳的孔子學院、簽署一中承諾賣身契,打壓校園言論自由。而沸揚於歐巴馬後期的「棄台論」,要求美國以台灣作為與中國合作的籌碼,更是中國通們自認能讓日益神奇的滿大人死而無憾的高招。
滿大人情結也被國民黨移植到台灣。冷戰時期,國民黨以美國代理人自居,拿著反共名義厲行獨裁,橫徵暴斂。失去政權後,國民黨又淪為中國小弟,天天以對岸可能武統血洗,魚肉恫嚇。被犧牲的,都是台灣人的人權與血汗。不僅如此,滿大人情結還因此被內化為台灣人與無賴共舞的精神現象。不少台灣人願意背棄良知、充當爪耙子出賣誣陷同胞,只為換得權貴廚餘般的蠅頭小官小利。從即使明知病毒來自中國,也還有其台籍代理人召開記者會,要求禁稱武漢肺炎,甚至撤換對中強硬的指揮官,就足證台灣人性扭曲之深。小心別讓滿大人不高興!
歐美認知繼續容忍無益

但滿大人之所以奇異,其實是殆於近身觀察的結果。少女會被犧牲,也是因為其利害與自己無關。這一切都因武漢肺炎造成歐美大規模死傷而改變。從中國狡飾偽造疫情的粗糙,以及只敢回家打香港孩子出氣的猥瑣,大家發現,滿大人並不神奇。從天文數字般的生命代價與經濟虧損,大家也認知,若繼續容忍滿大人,犧牲的將是自己。於是要求獨立調查病毒擴散原因的決議出現了,對中國實施制裁與求償也開始了。同樣的,台灣這次藉由排中抗中防疫成功,證明了滿大人情結並非不治之症。反中共就必須反中國,因為滿大人與中共,都是中國特有的產物。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