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市長的民主貢獻

林佳和/澄社社員兼社長

韓國瑜市長總不令人失望。2018年競選市長的愛情摩天輪、南海挖石油,大家都有錢,2019年無(高雄)後顧之憂的投入總統大選,2020年面對罷免投票,先來拒絕提供一堆投票所─必須承認這招高明、令人想起埃及法老王穆巴拉克諸多操縱選舉的光輝事蹟。日前再出招:韓市長親自呼籲支持者,6月6日不投票。劇作家蕭伯納說:民主是個程序,讓人民得到一不比自己所值得者更好的統治。你值得什麼樣的統治?端視你如何參與民主程序。蕭伯納微言大義,彷彿在提醒高雄人。

低投票率將被韓收割

綜觀歷史,「呼籲不去投票」,並不少見,特別在公民投票上。罷免投票與一般公職人員選舉不同,它事實上「全面聚焦於單一議題」(一個被罷免人)、僅有「同意或不同意」的是非選項,性質上等同於一翻兩瞪眼的公投。
在公民複決,向來爭論不休:在「同意」、「不同意」選擇中,「同意」應佔有多少比例之上,方足稱為「人民的法律」?雖居多數,但如同意票在一定比例之下,是否不該賦予效力?或者,此問題無意義,單純多數的同意票就可產生最終效力?觀察者都承認,直接民主基本假設:「在此理想社會中,每個公民都自由而不受影響的決定是否參加投票,以及究竟如何投票」,現實上不存在。相反的,對於想達成目標、使不同意見與主張者胎死腹中的政治團體來說,這個「比例」問題,充滿操弄運用的空間;在其中,「呼籲不去投票」,自然浮上檯面。
德國威瑪共和時代兩個全國性公投,為人津津樂道:1926年「應剝奪貴族領主之不動產」、1929年「應否決楊格計畫」(美國銀行家楊格草擬之德國一戰賠款計畫),依《威瑪憲法》第75條,全國性公投必須有選舉權人過半參加,投票結果方有其效力。兩件公投案分別遭右派左派團體杯葛,口號是「待在家裡!」(Bleibt zu Hause),主要有三個思考:
─杯葛會有效:如此將產生社會壓力─「會去投票的就等於贊同提案!」秘密投票原則被掏空,投票意向遭揭露無疑。
─杯葛很便宜:不必耗費資源宣傳與策動群眾投反對票。
─杯葛夠好用:投票結束後,杯葛者盡收其利,佔盡便宜:「你看,沒參加投票的都是不同意的喔」,許多原因影響下的可能低投票率,將盡為反對者收割,法律決定將再度被政治扭曲動員。
結果可想而知:1926年公投,僅有不過半1450萬公民投票,雖只50萬人投反對票,同意票高達96.5%,但最後仍宣告失敗,要知道,威瑪共和「通常為聯合政府」的政治版圖與生態,選舉權人約3000萬之譜,1450萬人等於絕對拿到執政權,結果差不多公民直接投票贊同一件重大政策,卻只能鎩羽而歸。政治學者Jurgen Fijalkowski於是主張廢除門檻:「如威瑪給我們什麼教訓,無疑是:所有決定,必須在投票箱中做成,不應任由公民動員杯葛來替我們決定,不參加投票,不叫做投下反對票」。
這個問題確實麻煩,一方面難以想像沒有任何門檻下限,如此可使間接民主被實質掏空,另方面如設下門檻,則可能被濫用扭曲。很多國家做了第一步,台灣也不例外,就是不設「參加投票最低人數」,但要有「同意票最低人數」,亦即現制「有效同意票必須達投票權人總額1/4」─當然也要多於不同意票。
不投票不利民主形成

至於就是不出門呢?越來越多人主張,應仿效瑞士與美國州法,乾脆廢除任何門檻,投票者投下的多數票,就是最終結果,讓公民社會嚴肅以對,想表達意見、請務必參加投票,不讓任何操弄有其空間。某個程度,罷免投票也不例外。當然,這是兩面刃,一定最低通過門檻仍值思考,特別在各國倡議許久之「投票義務」尚未實現的情況下。不論如何,「呼籲不投票」,實在不利於民主形成。
托克維爾的美國經驗說:「民主事實上不是所有靈魂深沉的趨向一致,而是意念的分裂,思考毫無猶豫的敵對。」正是因為對立,所以需要「過程」,需要出門投票,一般選舉此然,公投或類似之罷免投票,更是如此。韓市長令人咋舌的民主貢獻,不知凡幾,呼籲支持者不出門,反串般的呼應威瑪經驗與政治學者主張,高雄人應細加體會,出門證明民主的價值。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