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用公衛專業控制武漢肺炎

詹長權/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院長

像武漢肺炎(Covid-19)這一類經由人傳給人的傳染病,其流行速度往往是隨時間以指數方式增加染病人數,疾病流行一開始病例少的時候如果沒有壓制住疫情,隨著時間發展到後來,一旦病例數驟增後疫情常常就無法控制。

這正是公共衛生專業用「指數成長模式」預見疾病傳染的必然結果,也是沒有傳染病專業訓練的一般人憑直覺、用線性思考所難以理解的疫病傳播現象。我國到今天能夠還有算不錯的武漢肺炎防疫成果,靠的就是善用公衛專業對疫情的洞燭先機和防疫措施的超前部署。
2003年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無預警襲擊台灣,重創我國產業、醫療體系及人民健康,SARS的慘痛教訓讓我們很清楚在新疫情之初,我們無法從中國疫區取得正確和及時的資訊來防疫。我們就是依據公衛專業判斷,在2019年12月31日對於中國武漢發生的不明肺炎採取高度懷疑和警覺的態度,率先世界各國對來自武漢(之後擴及全中國)訪客採取篩檢、禁止入境的管制措施。這一個領先全球1-2個月的邊境管制、圍堵可疑傳染者於境外的防疫措施,讓我國比起世界各國爭取到較多的時間來進行減災的防疫準備和避免社區傳染的發生。
未來一年仍會流行

過去4個月來政府充分運用(1)邊境及旅行管制;(2)確診個案和密切接觸者的電子追蹤、檢疫、隔離、治療;(3)延後開學、取消媽祖遶境、擴大社交距離;(4)戴口罩、勤洗手的個人防護等4大公共衛生的「非藥物介入」的防疫手段,使得台灣目前維持低感染人數、低死亡人數的初步防疫結果。
這一些公衛防疫手段要有堅強實在的公衛體系才能有效落實,我國有許多國家望塵莫及的公共衛生基礎建設,在這次疫情中發揮了防疫功效。例如:在SARS之後擴編的疾病管制署讓防疫指揮中心得以發揮統籌防疫的功能;中央和地方衛生單位有疫情調查和隔離檢疫專責人員,可以忠實執行接觸者追蹤調查和居家檢疫管理;全民健保制度讓政府可以快速動員所有藥局販賣口罩、所有醫院進行分流分艙的病房病床感控調整……等。
這一次Covid-19的疫情影響世界的程度更甚於SARS,全球至今已造成近300萬人確診、超過20萬人死亡,而且中斷了世界185個國家和地區之間的交通和旅行,限制了許多國家人民在其國境內的自由移動權力。從全球社會秩序破壞規模之廣、之大來看,武漢肺炎全球大流行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戰」。而目前的傳染病模式預估在有效的治療藥物和預防疫苗出現之前,武漢肺炎在未來一年仍然會在全球各地流行,而整個大流行可能要延宕到2024年才會終止。
要打贏對抗武漢肺炎這一場接下來的長期戰爭,我們需要強化現有的防疫國家隊。目前在醫師、護理師、藥師、醫檢師……等等近20個醫藥專業組成的防疫國家隊中,獨獨欠缺公衛師這一個專業缺口,台灣的衛生體系應盡快讓公衛師取得專業認證,讓公衛師與醫師、護理師、藥師、醫檢師共同合作抗疫。「公共衛生師法」的立法將可以讓防疫國家隊中所有的衛生專業陣容到位,讓公衛師以更正式、直接、有效的身分和防疫團隊中其他的專業夥伴們,分工合作一起抗疫。
2003年SARS流行之時社會各界初次體認公共衛生的重要性和公衛師的必要性,很可惜當時「公共衛生師法」沒有完成立法程序。在2020年武漢肺炎全球大流行之際,台灣社會終於又再一次看到公共衛生專業的重要性,也因為武漢肺炎疫情的關係,今年大學入學公衛系成為高中生入學的熱門科系。
納入新生防疫人力

在這樣子的社會氛圍之下,行政院4月23日通過「公共衛生師法」草案,而目前立法院野跨黨派立委們和醫事相關專業團體大致上也都支持「專業不專屬」的公衛師立法精神,如果在彌平法條內容的小差異之後能讓此一專法經過立法院審議通過,就可為國家社會確立一個劃時代的「公衛師」專業,公衛師就可以成為我國超前部署防疫的一股新生防疫人力,以公衛專業為控制下一波Covid-19大流行做出貢獻。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