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催化勞動市場崩解?

林佳和/澄社社員兼社長

國際勞工組織(ILO)於3月19日推估,全球因疫情而形成的失業人數,區分為三等級距,低標約530萬人,高標為2470萬人,中標則至1300萬人左右;區分不同收入水準,在中等收入國家之較低組中,低中高標失業人口,推估為70萬、150萬、280萬人;在中等收入國家之較高組中,低中高標則為170萬、410萬、740萬人;在高收入國家中,失業人口將介於290萬、740萬至1460萬之間。國際勞工組織承認,疫情難以掌握,包括影響之期間長短,推估未必準確,許多是參照2008-2009年金融風暴影響而計算得出,當時全球約2200萬人失業。
因失業之工資損失,當然無可計數,3月中旬的推估,全球勞工之工資損失,在8600億至3兆4440億美元間,約25兆8000億至103兆3200億台幣,幾同於台灣1年半至6年的國民生產毛額,天文數字。
兩周過去,幾可斷言,國際勞工組織顯然低估。以全球確診人數最多的美國為例:截至3月底止,美國有665萬人登記失業,從一周前的330萬人躍升兩倍,請注意,不是美國有600多萬人失業,而是疫情爆發後初次登記失業人數,本身就超過600萬,相較爆發前,美國在「承平時期」,平均每周約10萬人加入失業大軍,該周竟高達平日30倍以上,不可同日而語。約3億3300萬的人口中,有約三分之二落入各州宣布之禁足令範圍內,公共生活之停滯,將進一步惡化勞動市場。
底層中高齡衝擊大

根據預測,至4月底,作為全球最大市場的美國,可能有2000萬人失業,15%的失業率,歷史上僅次於1929年的經濟大恐慌,80年代記憶猶新的經濟危機,簡直小巫見大巫。
許多研究顯示,瘟疫與經濟危機帶來的勞動市場問題,對不同群體而言,影響與受害程度不一。原本即勞動條件不佳的底層勞動者、中高齡者,將受最嚴重威脅,不論是疾病本身或就業勞動,類似命運的,原即深受失業與非典型低就業之苦的青年族群,在2008-2009年金融風暴中就首當其衝,這次情況一樣悲觀。
受較大衝擊之產業,常為女性勞工居多之結構,依估計,全球有58.6%的女性受僱於服務業,在疫情高漲時期,可能最為辛勞之醫療產業,女性更佔多數,如學校關閉或醫療體系的半崩潰,將直接間接加重女性勞動者的負擔,從家務與其他面向,如再加上常見之低度社會保障與其他額外負荷,都將使女性的勞動市場處境更加艱難。
對原本即無有薪病假等社會保障的自營作業者、臨時工、零工而言,一旦遭疫情波及,沒有收入,狀況較從屬性勞工可能更雪上加霜,欲哭無淚。
新冠肺炎帶來之經濟危機與影響,根據國際貨幣基金(IMF)、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及數個國際知名之研究機構的評估,已幾確定將超過2008-2009年的金融風暴,只要時日越久,規模越大,經濟災難將越難以想像。許多國家的中央銀行雖不斷調降利率,使用可以想到的所有貨幣工具,但究竟能激勵多少投資與消費,仍在未定之天。各國政府數不盡的企業紓困、個別國民的消費性補貼措施,世界20大經濟體組成之G-20,以5兆美元支撐世界經濟的決定,這些都意圖力挽狂瀾,支持眾生。
產業變遷不會止步

幾年前一份記憶猶新的研究還說:至2050年,全球失業率預計至少有24%,在未來1至2個世代(10-20年),越來越多工作將直接由機器接手完成,機器人、人工智慧、科技同步與匯聚,所有職業類型都將遭波及,越來越多的職業與工作將為自動化所取代,所謂「數位達爾文主義」。在後新冠肺炎時代,產業變遷不會因而止步,AI不會一起被病毒消滅,相反的,疫情發展可能更進一步催化勞動市場的腐蝕與崩解。
Robert Reich在1991年於《The Work of Nations: Preparing Ourselves for 21st Century Capitalism》的預測:未來的世界,只有符號分析者有工作,孰料,新冠肺炎可能加劇如此之趨勢。災難過後,國家與市民社會毫無選擇,必須嚴謹思考勞動市場的結構問題,找出符合人民需求之模式與邏輯。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