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在瘟疫蔓延時

黃居正/清華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教授

因蔡英文「維持現狀」政策在大選中獲得了817萬票支持,頓時陷入沉寂的台獨意識,隨著武漢病毒的蔓延,又悄悄地被擾動。相信這個靠鄉民助攻才取得統治合法性的政權,應該很有感覺。
在瘟疫、巨災或敵人的軍事侵略等危難威脅下,為了保障生命財產所採取的自衛與自救行為,是最不需要解釋的自然權利,而這個權利的基礎,就是自然法。「任何維持良善市民生活的道德法則與合理行為,都本於自然法」(哈伯馬斯)。連文學家都告訴我們,「生命與死亡相比,前者才是無限的」(馬奎斯)。個人靠著自助自保來自救,民族或群體則是用自決獨立來集體自衛。雖然現代社會因為多元複雜,無法再完全倚賴自然法,制定有各種成文的法律與條約,不過仍都是以保障人類滿足最大自利心為規範動機。

自保自決權利之母

即使不被多數國家所承認,淪為國際組織棄兒,過去台灣人還是不想追求自決獨立,甚至在公投中反對正名台灣,因為以為「維持現狀」就能滿足個人的最大利益。這次,中國瘟疫揭穿了現狀的脆弱。不論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互不承認主權互不否認治權」,甚至「中華民國(在)台灣」哪個現狀,在面對不識字的超級病毒時,都完全破功。大家只好乖乖回頭向自然法討救兵。於是,只要能有效維護生命財產免於病毒威脅的手段,不管多麼決絕,多「沒有人性」,都被賦予了最高位階的正當性。「禁止口罩出口中國」、「限制中國人入境」,平常有人敢做嗎?
中國瘟疫也讓台灣人的自決獨立意識被世俗化與普遍化。因為結合防疫,台獨的關鍵詞首度有了現實生活上的意義:為了阻絕武漢病毒傳播,我們必須了解何謂「(相對於中國人的)台灣人」與「台灣國籍」,明白主張「台灣不隸屬於中國疫區」,也親身經歷若繼續使用「中國(華)台北」名號,會帶來什麼無妄之災(被連累禁止入境、斷航,足球都不能踢!)。讓台灣追求法律(理)獨立的必要性,重新獲得了正面的認識。
中國瘟疫更讓我們體會,自保與自決乃是權利之母,其行使既不需要國家法律的授與,甚至可以凌駕任何制定規則。不只是像《反分裂法》、《國統綱領》這類劣質惡法,即使是促使家庭團聚的《兒童權利公約》,維護言論與遷徙自由的《公民與政治權利盟約》,在自保與自決的強大需求下,也都必須退讓,必須被碾壓!
這場激發台灣人自然法意識的決戰,證明了兩岸非但沒有一家親,還可能因一場中國瘟疫,形同陌路。
民族神話不堪一擊

難怪死抱綠卡卻急著推台灣人入火坑的過氣政客,以及游走海峽獻媚套利的皮條媒體、學者,紛紛氣急敗壞忸怩表態。中國人做噩夢,台灣人也不准醒來!所以他們反對禁止口罩輸出、反對隔離中國學生、反對嚴審包機撤僑名單、反對限制中配子女來台。這些人不在乎防疫缺口可能癱瘓台灣的危險,而是驚懼於自己多年配合中國辛苦編織的民族神話,竟然如此不堪一擊。蔡政府運氣真的很好,不需要什麼檢測試劑,靠武漢病毒就已經逼出了遍布島內的中國代理人。
最後提醒大家,伊里亞德裡的木馬沒有長腳,是潛伏滲透的希臘間諜,勸服了被勝利沖昏頭的特洛伊人,自己把它拉進來屠城。中國絕不會因為一次作孽不慎,惹禍上身,就打消併吞台灣的野心。瘟疫終將過去,但與中國病毒代理人的鬥爭,還要繼續。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