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考驗兩岸社會韌性

林宗弘/澄社執委、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

近年來,中共鼓吹「中國夢」、透過對外宣傳機器與親中學者搖旗吶喊,使中國崛起為全球新霸權,看似指日可待。不料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使北京焦頭爛額,對台總統選舉的資訊滲透與統戰布局大亂。去年12月以來,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在中國與全球迅速擴散,也使中國夢加速除魅。這場悲劇最明顯的特徵,就是中國在習近平統治之下,社會韌性的喪失。

公民社會遭習壓制

社會「韌性(resilience)」常被翻成「復原力」,顧名思義就是一個社會面對重大天災人禍衝擊時,有助其自行恢復的各種社會因素或能力。災難社會學研究顯示,享有言論與結社自由、民眾參與活躍的公民社會,即「社會資本」,是天災人禍後,協助民眾復原的重要因素。
面對嚴峻災情或疫情,國家絕對不是萬能的,第一線的防災抗疫官員與醫療人員反而隨時面臨生命危險。資本主義市場經濟靠利潤趨動,大難來臨,經營者首要考慮經常是趁機獲利、違法開工或及早外逃。公民社會或「社會資本」是指國家與市場以外的民間制度、組織、網絡,有助於四個社會自我保護機制:資訊傳播、資源動員、自主規範與心理重建。
在言論自由的國家,公民社會包括科學專業社群,可提供開放透明資訊來源,然而此次疫情爆發之際,中國提供相關資訊的醫護人員,竟被當成造謠者法辦。公民社會無法提供疫情資訊,黨國官僚沒有中央指示只能隱瞞,使得武漢民眾無法意識到新冠病毒的風險,導致疫情擴散。不僅如此,這段期間疑似中國網軍仍然持續從境外製造假新聞滲透台灣。
在中國或大部分工業化國家,政府支出佔國內生產毛額比例約3成左右(多數不用於防災或防疫),有7成經濟資源在民間。在結社自由的國家,公民社會組織或網絡,扮演動員民間人力、物力,自主協助防災防疫的重要角色。2008年四川震災,中國公民社會一度甦醒,卻在習近平時期遭到壓制,剩下的救災組織例如紅十字會等均官方控制,貪污腐敗不在話下,失效無能才是痛處。雖然民間仍有感人的自主救援,綿薄之力難解巨災。
仰賴人民自律互助

除了提供資訊與資源,民間還常自主形成道德規範或價值,例如社區鄰里民眾的互助、信任與道義。優先照顧老弱、勤洗手、居家隔離、如何戴口罩等每日防疫的行為規範,需要家人同儕自我監督。以中國來說,畢竟解放軍不過200萬人,加上警力也無法隨時逼迫14億人協助防疫,必須仰賴人民自律與互助,然而公民社會已經失能,民間退守村莊的血緣與地緣關係,只能採取封路、封鎖武漢關係人等手段防疫,權貴則靠權力、金錢與私人關係取得物資,或找到出境逃命的門路,湖北台辦的撤僑專機名單亦是一例。
在心理重建上,人際鄰里社會網絡的陪伴、與公私立心理或社工機構專業介入,有助減少心理恐慌與創傷,使民眾較為安心。在中國公民社會遭到收編或消滅的情況下,心理恐慌蔓延顯然更為嚴重。見不賢應自省。鑒於此病毒可能成為中長期的全球流行病,台灣仍持續面臨嚴厲疫情考驗。公民社會應集思廣益,善用韌性的四個機制,資訊傳播、資源動員、自主規範與心理重建,與國家合作對抗疫情。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