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續台灣需要廢煤

詹長權/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院長

在台灣燃煤電廠、工廠多的地方,空氣污染就比較嚴重,一個台灣兩樣空氣,是典型空污造成的「環境不正義」。

台灣空氣品質長期存在東部好、西部壞的現象,以中央山脈為界線,花蓮、台東兩縣的空氣品質比西部各縣市都好。在西部各縣市也存在南北的差異,以三義(火炎山)為界線,台中以南各縣市的空氣品質比苗栗以北的各縣市都差。其中電廠、工廠多的台中市、彰化縣、雲林縣、嘉義縣、台南市、高雄市、屏東縣的空氣污染情況更是嚴重,在秋、冬、春三季常常有很高濃度的細懸浮微量PM2.5。

以2020年1月4日為例子,環保署的監測站資料顯示早上9點台中市忠明、彰化縣二林、雲林崙背和斗六等地區的PM2.5濃度已經高到「紅爆」的程度,北從台中豐原往南,一直到高雄林園大多數地區空品也普遍不佳。

同一時間,東部的宜蘭、花蓮、台東和從苗栗縣以北到台北市的各地區相對較好,但是工業和電廠較多的桃園縣和新竹縣的空氣品質,就沒有只有交通污染無工廠、電廠的台北市那麼好,這樣子的空氣污染情形持續了一整天,南北PM2.5濃度的差距竟然可達到4-7倍!南北區域空污上巨大落差的「環境不正義」現象,需要政府有所作為來矯正才能改變。

台灣空氣污染來源在北部主要以交通和商業為主、南部則以工業、電業為主要污染源,政府最能弭平這個不公不義的南北空氣品質差異和呼吸安全上不平等的具體做法,就是要制定中南部發電不用煤、工業少用煤、交通不用油、全部綠能發電的政策和時程。

很遺憾的是,空氣污染問題雖然深受民眾關切,但是多年以來政府在處理這個問題時都輕忽空污的嚴重性,以至於民眾對於政府解決空污問題能力和決心失去信任,而空污、暖化問題更隨著一次次選舉的政治化、對立化,讓社會逐漸失去科學理性解決空污問題的空間。

以台中市為例,空氣污染曾是2018年市長選舉決定勝負的重要議題,現在也是影響今年總統、立委台中市選票走向的關鍵議題。問題爭論的焦點始終是台中燃煤電廠的廢煤期限和限煤規模,同樣爭議也發生在現在的高雄興達電廠和未來的雲林麥寮電廠。

政府可以參考深澳電廠停建的經驗,來制定全面廢煤的政策。政府決策者在深澳電廠開發與否的爭議中曾經被燃煤利益集體包圍,一開始在許多所謂專家、民代用「乾淨的煤」、「沒有深澳會缺電」、「重啟核四就不需要深澳」這種不科學的說法替燃煤電廠辯護、偷渡核能的脫序言行蠱惑下,不顧科學證據和民意反對,強行推動骯髒的燃煤電力,讓政府掉入擁護燃煤、重啟核能兩害選一害的兩難陷阱。

還好當科學研究結果發現,一座深澳燃煤電廠的PM2.5排放幾乎會危害全台灣的健康風險評估證據出爐,當電力不會因為深澳電廠不建而缺電的真相浮現時,當時的賴清德行政院長尊重科學、根據數據,宣告終止開發這一個會殺人和惡化地球暖化的電廠。

在中火、興達燃煤電廠存廢的爭議中,我們再次聽到當年大蓋燃煤和核能電廠的政黨, 用「加核電才能減煤電」、「用了核電不缺電」等似是而非的言論做為治動員獲取選票的訴求。政府要根據專業、用科學和證據來破解這些謊言,有信心的向人民再次說明這些在深澳電廠爭議時已經被否定錯誤言論。

例如:用核電、天然氣電的供電相對比重,告訴人民廢核不缺電的事實。風電、光電開發快速成長後,核電在供電貢獻度上快速消失的事實,來告訴人民非核、廢煤也不缺電的事實。

我們也聽到現在掌管燃煤和核能電廠營運的政黨,竟然也用「煤電非關空污」、「少了煤電會缺電」等混淆視聽的言論來拖延廢煤時程,完全忘記這些錯誤言論在深澳電廠爭議時對政府威信的傷害和選舉結果的影響。

政府要消除空氣污染南北差異所製造的環境不正義,非核、廢煤、全綠能才是專業且正確的能源政策,確實落實這一條可行的新能源路徑,不但能使人民同時免於燃煤空氣污染的危害和限電威脅,更能讓台灣接軌世界、和全球同步達到永續發展目標。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