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獨的預言

黃居正/清華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教授

柯文哲接受路透專訪時表示,美國不管怎樣,都不會讓台灣正式獨立,也不會讓北京接管。這套話術台灣人並不陌生。

每個民選政客上台時,都曾供奉過相同的預言:「台獨只會斷送國家的大好前途,犧牲社會的安定繁榮,這是不可能,也不應該的。(李登輝)」、「在我的任期之內,要把我叫的國號改為台灣共和國,我做不到。(陳水扁)」、「我認為沒有必要宣布台灣獨立,而且這也不會成功。(馬英九)」、「台灣已經是主權獨立的國家,沒有獨立的問題。(蔡英文)」不能獨,因為(我說)美國會生氣,中國會犯台。傚想當總統的神醫提前化身為政治神棍,完全不令人意外。

李登輝與陳水扁下台後的言論主張,說明他們不再相信台灣不能獨立,也證明對預言的解釋,在有權者一念之間。不過,多年反獨迷因工程,早已在台灣人心中布滿了攻台的蜘蛛手森林。「中國會(在某某年)犯台」的末日預言,成為決斷是非的唯一觸媒。

這也可以解答各國國際法學者長久以來的困惑:台灣人選擇不獨立,並不是因為沒有能力獨立,而是他們相信自己不能獨立。跳樑兩岸的學術掮客當然也不會放棄操縱這個本能開關的機會。要不要買武器、接受九二共識、修憲正名,票投小姐還是流氓,告訴你,答案很簡單,只要不會挑釁中國,就是對的。

1997年以前的香港,也犯了相同的症頭。香港島與九龍半島,是分別依據1842年與1860年的《南京條約》與《北京條約》,由清帝國割讓給英國。根本不包括在約定99年租期的「拓展香港界址專條」返還範圍內。但何以英國堅持同為屬地的直布羅陀半島與福克蘭群島,必須透過人民自決程序決定政治命運,卻沒有讓香港也辦理獨立公投,直接推向火坑?

包括彭定康在內的後見之明都說,因為當時香港上上下下都相信,自己不能獨立,一國兩制是唯一選擇,英國就算想幫也幫不了。於今,在遍地烽火的反送中抗爭現場,才處處看到主張香港獨立的標語,令人不勝唏噓。

在台灣,篤信不能獨的預言,也不分上智下愚黃白藍綠。一位人權菁英好友就曾正色警告筆者:「再這樣搞台獨,小心共匪來殺你全家。」不過信眾們拿到的末日便利箱,內容還是有差。上智選擇移民美加澳紐買保險,沒辦法的庶民只能搞小三通去中國唱《義勇軍進行曲》。碰到台灣大選,高級台美人在海外捐錢狂熱傳LINE連署支持小姐,滯中小商人則是被迫搭優惠機票返台投給流氓。不用等到氣喘發作,只要你相信不能獨,就得過得這麼辛苦。

相信不能獨,除了讓台灣去國家化、去國際化,更讓台灣人的知識與思考能力跟著弱化。既然台灣命運已定,掙脫無望,聽美國聽中國的就好了,何必自己傷腦筋?東奧正名公投,不就是個最好的例子。明知奧會憲章與《洛桑協議》本身,都沒有禁止國家奧會修改名稱,更沒有罰則,多年來因分離獨立或憲政需求變更國名的會員,不計其數,國際奧會也從來沒有不准、甚至加以處罰。但當迷因說,正名台灣隊中國會反對,會害運動員無法參賽領錢,570萬人就默默地信了。

當然,政治神棍也有退乩的時候,偶爾還是能聽到他們的肺腑之言。像蔡英文說不用另訂「難民法」,《港澳條例》就可以解決香港反送中人士滯台問題,是真心實話。因為不能獨的流亡政權所制定的每部法律,都是「難民法」,幹嘛還要多此一舉?她其實比較擔心自己駕駛的末日方舟會擠不下。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