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融宿舍是性平必經之路

畢恆達/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教授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在該校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與學生團體合力推動下,決議將於明年9月於公館校區某宿舍的2樓試辦「男女同層不同房」的性別友善宿舍。經媒體披露之後,引來不少正反兩面的爭辯聲音。總務長表示,早在數十年前國外知名大學的男女合宿就已是常態。

台灣《性別平等教育法》已經通過15年了,大學宿舍的空間規劃與男女空間區隔卻幾十年未變,確實令人感慨。就像公共廁所的數量規定50年不變,直到1996年女廁運動之後才加以修正,提高女廁的數量,符應當代社會中女性參與公共生活的改變。而台大女生宿舍早在1990年左右就解除門禁,輔仁大學到了2016年還需要使用絕食的手段來爭取門禁解除。

目前台灣的中小學幾乎都是男女同校,只剩幾所明星高中仍維持單一性別。而過去的女子專科與大學,也早就陸續全部轉型成為男女合校。我曾聽過不少女生表示,因為就讀單一性別的國中與高中女校,有長達6年的時間,沒有機會與同齡的男性在日常生活中一起成長。

進入大學之後,對於男生的記憶仍然停留在小學六年級的階段,一時之間,不知道身邊的大一男生是怎麼長成現在的樣子,心理在想什麼,應該怎麼與他們互動?如今大學雖然都是男女合校,但是又在大學校園裡面,切割出單一性別的宿舍。宿舍如果也是生活教育的一環,而社會本來就是各種性別共存,在保有睡眠衛浴隱私空間(套房設計)的前提下,為何要區隔男女,分開教育呢?

男女合宿的規劃,其反對聲音主要來自家長與校友。家長的擔憂可以理解,但也凸顯出台灣家長過度以保護之名限制小孩各種探索世界的可能。例如過度嚴格的安全規範,不容許小孩遊戲時有一絲弄髒或跌倒的可能,結果就是所有的兒童遊戲場都變成塑膠組裝的罐頭遊戲場。為了安全,結果謀殺了遊戲。

近來在一群媽媽組成的特公盟努力之下,台灣才陸續出現了各種有創意,能同時支持不同身心能力小孩一起玩耍的共融式遊戲場(Inclusive Playground)。

大學生已經是18歲或成年的年紀,家長是否能夠放手,給予小孩更多自主的空間呢?我聽聞有家長向大學教務處要求,家長要有進入學生選課系統的權限,以便能掌控小孩的選課。如此,大學生怎麼培養、訓練獨立思考的能力。在現行制度下,如果學生有權利自行選擇就讀的大學與科系,應該就可以自己選擇入住的宿舍類型,不需要強制性的家長同意書。

當性別友善廁所,從校園、捷運車站,到市政中心逐步推廣實施之後,有不少大學也針對性別友善宿舍進行問卷調查。調查結果因各校文化不同而異,但最高的有6成的學生有意願住在性別友善宿舍。

依目前狀況,男女合宿並非全面實施,也沒有強制性。反對的學生只需不申請即可,沒有理由反對別人的偏好。而學校則不應只要有反對的聲音,就完全不提供喜歡與異性共同學習如何相處的學生的機會。

《性別平等教育法》明文規定「學校應提供性別平等之學習環境」。建議教育部可以提供專案補助,讓有意規劃校園友善宿舍空間的大學提出申請,率先做出示範。從單一性別宿舍,到男女合宿,到性別共融宿舍(Gender Inclusive Housing),是一條達至性別平等的必經之路。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