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復香港的抗戰剛開始

溫健民/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博士生
林宗弘/台灣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澄社執委

香港反送中運動長達半年,在習近平親放狠話「以暴制亂」、共諜滲透網軍壓境、與大學攻防的強大軍警力量威嚇之下,香港人民克服了恐懼與逆境,用選票對專制說不,贏得了8成6區議會席次,光榮全勝。不過,此次勝選不是反送中運動的結局,而是香港民主運動新局的開端,「光復派」的抗戰剛剛開始。

我們將支持反送中運動的黃色陣營稱為「光復派」,訴求是光復香港「港人治港」、民主普選特首與議會、維護個人自由民權、制約行政與軍警暴力,包括傳統泛民主派與雨傘、反送中、本土運動支持者,而非「反修例」、「非建制」之類的負面表列,建制派藍色陣營才是「反光復」、「反改革」、是支持暴政與北京的一方。

這場香港區議會選舉結果無疑是「光復派」的勝利。過去香港區選是食之無味的雞肋,不少建制派無競爭者自動當選,投票率難突破5成,這次卻締造史上最高投票率,超過7成,「光復派」贏得389席、建制殘兵60席,另有3席由獨立候選人取得。

議席上建制派完敗,從得票比例而言,建制派得票仍有4成,反映每區仍有土共派系鐵票。六四比例合乎各項選前民調結果,也與立法會選情相近,就此而言,「光復派」尚未大幅突破既有選舉結構。我們初步觀察,選區內若建制派與「光復派」同是新人參選,「光復派」勝算明顯較高;但若建制派競逐連任,「光復派」只能微幅勝出,土共動員力不容小覷。

「光復派」能夠締造此次選舉大勝,主要得益於多數決單一選區制。此制對參選人與選民之間協調合作要求相對較低,同陣營內「撞區」競爭不多即可集中選票,若換成立法會選舉的比例代表制,情況可能複雜得多,至少選情不會這麼戲劇性。不過,「光復派」得票比例仍高於過去兩次立法會選舉,亦是歷屆區選之冠,反映選民認定「暴政」而非「暴民」才是導致目前香港政治僵局的關鍵。

「光復派」投入地區經營是否有效呢?2003年反23條立法後泛民選舉大勝,曾有人提出地區經營無效論。但從數據初步觀察,在「光復派」當選的選區中,連任者普遍以顯著較高得票勝出,不少超出六四比。這種現任者(incumbent)優勢反映他們過去4年地區經營成果。本屆不少參選新人,受益於過去當選的泛民或傘兵議員,從議員助理開始立足社區,最後獨當一面參選,例如觀塘的長年「紅區」終被這些新人成功逆轉。經此一役,「光復派」既要關注建制派修改選制以求全面操控香港地方政治,同時需做好選民服務。

至於建制派方面,多數民建聯與工聯會的深藍人士,或令香港百姓痛恨的黑道背景人士如何君堯等,狼狽落選,大快人心。碩果僅存的建制派,主要是相對溫和中道,說「人話」表態支持獨立委員會調查警方違法的政黨及參選人。這也顯示建制派不能緊跟林鄭政府或北京強硬派指令,以免斷送政治生命。

「光復派」表現雖遠勝預期,香港人民不會天真認為能直接改變現況,就算對反送中抗爭訴求有所讓步,北京或建制必然會以各種奧步打擊「光復派」,例如製造醜聞或假消息、威脅利誘、大量起訴或解除議員職務、改變選制等,光復香港將是一場漫長的抗戰。過去半年來,中共透過滲透台灣社會與網路消息,編造香港抗爭暴力等抹黑與詐騙手法,在敗選下不攻自破,接下來全世界都等著看台灣大選,民意是否展現反抗北京干預自由民主的決心?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