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為何輸不起

畢恆達/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教授

運動可以促進身體健康,不必多言。更重要的是,運動可以吸引最多的電視轉播收視人口,其周邊產品也是一個龐大的產業。頂尖運動員經常成為社會矚目的公眾人物,或是影響人心的偶像。他們有機會與政治人物建立特殊關係,或者自己走入政壇。因此運動不只是娛樂,更是權力,也定義了什麼叫做「成功」。運動、政治、商業之間也就形構了密不可分的三角關係。

體育競賽恐怕是唯一的以性別區隔的競賽。數學、物理、語文奧林匹亞,如果男女分賽,必然遭來眾人非議,也有違法之虞;但是體育競賽分男女,卻仍是難以撼動的社會共識。何以致此?

男女的生理結構無可否認存在天生差異,無論骨架、重心、換氧率等都有所不同,然而生理差異與體育表現之間的連結,卻不是顯而易見的事實。我們至少要考慮以下幾點因素:(1)體育的標準何在?是否偏好某一性別?(2)訓練資源的投注,是否往某一性別偏斜?(3)女性身體美的標準與社會期待的女性特質是否與運動背道而馳?

強迫性的男女分賽,女性運動員雖然因此確保了運動賽事的獎牌,但是女性賽事卻同時淪為次等的位置。美國NBA球星科瑞一個人的薪水就已經抵過全美國所有女籃選手薪水的總和。大眾可以對美國職棒或NBA球星的姓名與賽事紀錄如數家珍,可是說得出幾個美國女籃、女足或女壘選手的名字?男女分賽另一個重要功能,則是排除了特定男性運動員在競技路途上輸給女性的可能。

理智上,男人知道不可能在任一事情上勝過所有的女人,但是情感上,輸給女人(尤其是運動)仍然會感到丟臉。這種心理機制從何而來?一位男生回想小學時的躲避球班級對抗。他是班上的主將,對手班的主將則是一位女生。他在對抗中,被對方女生丟來的球砸中身體,還發生兩次,當晚他就失眠了。被男生的球砸到是理所當然,接不到女生的球,就很難堪了。

回想我大四時,每天在操場上慢跑十幾圈。沿途不時有其他男性跑友從我身後超前,我不以為意,因為我又不是田徑校隊。可是有次,一位女生超越我的時候,我心頭一震,怎麼竟然跑輸女生,馬上想加把勁要追回來。這種不能輸給(任何一位)女生的心態,其實是何等的自大啊!

美國有所中學,一位女學生在摔角比賽項事打遍全校(無論男女)無敵手。校方隨即修改規則,要求男女分賽,理由是男女身體授受不親。1992年中國的女子選手張山,參加奧運男子定向飛靶射擊得到金牌。以後,這個奧運項目就改成男女分賽了。這些都是在制度上,紓解了男人不能輸給女人的幽微心態。

無可避免,男人還是會遇上女性運動高手。要怎麼稱讚她運動多厲害呢?很多人說,她像男生(一樣厲害)。那麼球打得很爛的男生呢?我們又說他很娘。反正,好的歸給男生,差的歸給女生。結果,明明是在稱讚單一的女性,卻同時貶抑了女性集體,鞏固了男高女低的性別結構。

運動競賽究竟要男女分賽還是合賽,茲事體大,一時也許沒有最佳解。但是在日常校園與生活中,我們很容易可以做的是,儘量創造讓男生有輸給女生的機會。同時,也不要再用「像男生」來稱讚女性的運動表現了。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