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正在寫自由故事

何信全/政治大學哲學系教授、殷海光基金會董事

今年是追求民主科學的五四運動100周年,也是對台灣民主發展影響深遠的自由思想家殷海光百年冥誕。為了紀念這位台灣自由民主運動的先行者,殷海光基金會於日前舉辦紀念特展與研討會,回顧台灣洶湧澎湃的自由民主發展故事。殷先生以及他的《自由中國》同道雷震、夏道平等人,是1950到1960年代台灣不屈的自由靈魂,憑著內心堅毅無比的自由信念,身體力行引領並書寫台灣自由民主故事的篇章。

自由,看似與陽光空氣水一般平常,其實稍縱即逝。人們常常必須在失去自由之時,才能真正體會「不自由,毋寧死」的警句。殷海光慨嘆「自由如朝露,如早霞,如清風。……極目斯世,暴政、獨裁、極權,『緊急事態』的藉口,有一如此,即足以埋葬自由而有餘。」因而「人類要想得到並且保持自由,必須時時努力,刻刻警覺,並且常常主動地去開拓。」珍視自由的信念,捍衛自由的勇氣,台灣的自由民主先行者以生命的光與熱,在自由的道路上無怨無悔地追求。

香港自6月以來的反送中運動,反映的正是人民卑微的自由呼喚。不肯就範的自由靈魂,彼此號召表達自由訴求。此一自由運動歷時數月,迄今更由於港府推《禁蒙面法》規定的激化,使得對立衝突越演越烈。自由世界一方面關心支持香港自由運動,一方面也擔心中共是否武力介入,導致香港僅存的法治社會框架蕩然無存。全世界正屏氣凝神,關注香港人正在書寫的自由故事。

誠然,中國自鴉片戰爭以後,百年的屈辱醞釀強烈的民族主義情懷,這也是習近平推出「中國夢」依恃的底氣。然而,由於此一中國夢的內涵只有富國強兵,既抽離政治上的自由民主與人權,也背離華人文明傳統尊重人性的深厚人文底蘊,轉而以馬列主義唯物論與階級鬥爭思維為主軸,並結合東方專制傳統,以致只能展現為銳實力。對外既與標舉普世人權理想的西方自由民主世界衝突,對內也只能透過數位科技對人民層層嚴密控制來維穩。

香港與台灣一樣,皆是在中國百年喪權辱國的歷史中被割棄而承受殖民地命運。然而,非常反諷地,當從殖民地解放出來,卻又對原來母國的專制政治感到無比驚懼,以致避之唯恐不及。不少人擔心香港自由運動將導致玉石俱焚,以致喪失現有經濟與法治成果。然而,解鈴還須繫鈴人,作為一切問題根源的中國,除了應該兌現港人治港的雙普選承諾之外,正本清源之道,還是在於回歸百年來志士仁人追求的民主化願景,這也才是真正振興華人世界的康莊大道。

每一個故事的書寫,最終總會有個結局。結局或者是喜劇,或者是悲劇。過去60、70年來,台灣人很幸運地書寫了一個感人的自由故事,一齣民主成功的喜劇。然而,眼前香港勇往直前不願就範的自由靈魂,將書寫一個怎樣的自由故事?不只感同身受的台灣人衷心關懷,整個世界熱愛自由的人們也莫不關注。香港的自由前景,誠然不能令人無憂,然而香港人尤其是年輕學生勇往無悔的自由追求,不僅令人刮目相看,也令人肅然起敬。

天佑香港,也熱切期待華人世界另一個成功的自由故事。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