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台灣民眾有了一個黨

林佳和/澄社社長、政治大學法學院副教授

截至書寫的2019年8月4日為止,在內政部登記有案的政黨共346家,天字第一號自然是中國國民黨,目前最後一號是安定力量。近350家政黨中,只有一家冠以「民眾」之名:排名第10號中國民眾黨,換言之,台灣民眾至今仍然沒有政黨。自1927年7月19日成立,1931年2月18日遭台北警署「結社禁止命令」解散之台灣民眾黨後,等待近90年光景,台灣民眾終於再次擁有自己的黨,至少自己名字的政黨,不久的將來。
領導者柯文哲市長支持者不少,柯粉不但多,火力也不弱,然而,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好像都跟韓粉、英粉、郭粉等「粉質」明顯有異,但就是不容易說清楚何在。因為國家前途與台灣主體性說法不同嗎?或許至今無人知道柯P到底要什麼講什麼;經濟路線暨社會安全福利理念獨樹一幟膩?柯P似乎從未準備跟大家認真說說一二;那一定是堅忍不拔正直兼能力高超之故?除了智商真的不低,當台大醫師必非凡人之外,吾人始終不清楚,柯市長政治或專業領導上的Charisma何處尋覓,留下來的,膾炙人口的,好似僅剩搖頭晃腦、瞇眼咧嘴與些許經典名言─題外話:個人最愛「實力不夠,不要跟人家大小聲」。柯P之謎,唯一之計,應該不在當事人身上。

政治消費者日益多
從政治生態來看,或可得到線索:柯市長支持者,可能不少所謂「非政治之民主下的民眾」。在政治觀察中,許多這類民眾只是被動而消極的存在,分析家常稱為「市民法官」(citizen-judge),他們要求政治權力必須更透明、更中立,政治道德標準高,但卻嫌髒說臭,自己絕不要進入污穢的政治。他們強烈希望,該有之理性制度與規則,長期而言,不應該過度依賴政治參與來決定,群眾們厭惡政治上的溝通理性,但服膺並崇拜工具性的、特別是由技術官僚與專家所壟斷的那種「計算上最適手段」,但實情常是憑藉個人喜好,「太多政治」、「不循規矩道理」只是拿來罵別人用的;柯P永遠說別人都只是政治算計,其實如出一轍。
這種學理稱「有效的負面權力」,不論有意無意,最好結果都是人民原先的熱情參與政治,被消極冷漠所取代,他們不是不在意,而是選擇冷眼旁觀,酸言酸語絕不少,指控指揮一定有,但本質上卻是非政治的、反政治的。
在新興政治消費主義影響下,有些政治菁英相當青睞這種模式:他們很歡迎「去政治化的吸納效應」,只要「衝突性多元」的政治越少(「垃圾不分藍綠」),政治就越容易加以計算與掌握,政府機關幾乎不必什麼「鮮明的領導」,就很容易運轉無礙,而民主正當性就會越偏向以產出為導向(「組黨讓人民過好生活」),如此一來,政治消費者就越多。
政治消費者不愛積極主動的、為公益挺身而出的公共生活,他們相信:不論是政治上的調和,或所有的社會衝突,都可藉由正確的消費行為來處理與解決,不必仰賴公共的意見衝突;長久以降,衍生的政治停滯與消沉,對於這個路線的領導者支持者而言,反而是優秀的。眾人耳熟能詳的Politainment:政治娛樂與政治綜藝,強調娛樂與表演,犧牲政治意見與意志,徒留「指控政治的非政治語言」(其實還是政治,只是空洞而已),實非偶然。

政黨藍圖先說明白
法國哲學家托克維爾(Alexis de Tocqueville)觀察美國政治制度與實踐,說道:「民主事實上不是所有靈魂深沉的趨向一致,而是意念的分裂,思考毫無猶豫的敵對」。民主與政治,正是因為對立與敵對,所以需要「過程」,不論稱之為意見或意志的競爭、論戰與形成,雖然辛苦與激烈,但卻有其必要。
然而,前述路線,卻好似在否定這一些:他們推動負面動員─即使不像威權式的民粹主義者那麼激情猛烈,不提供一真正的言說空間,讓人民能將政治熱情轉化為有意義的政治意志,他們無法實現有吸引力的政治目標(如果有提出的話),能夠使感到受排除的階級感同身受。到頭來,虛無,非政治,否定非我族類,竟成為這類政治的最大面貌。
還是要恭喜,台灣民眾,等待近90年,終於有了自己的黨。關於政黨,德國聯邦憲法法院說得很清楚:「在國民政治意志形成的過程中,政黨係以中介者之姿參與其中,政黨綜合對於政治權力與其行使的不同意見、利益與行動,向外表達與形塑,並試圖在國家意志形成的範疇內,加以貫徹之」。國家意志形成,何其重要,到底什麼是柯市長領導下,黨之「應然意志」─政治、經濟、社會、文化藍圖與想像?應該努力跳脫反政治、非政治,回到正確的「政治場域」,先說個明白吧。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