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民主的十字路口

何信全/政治大學哲學系教授

1989年蘇聯及東歐共產政權解體之後,美國日裔學者福山曾樂觀預言自由民主體制將定於一尊,成為人類歷史社會演化最終的政治形式。不過曾幾何時,隨著俄羅斯民主發展多所扭曲,2010年阿拉伯世界「茉莉花革命」未能開花結果,特別是中國在經濟改革成功之後,不但未發展出民主,反而走向更嚴密控制的數位專制,福山的預言顯然並未成真。

民主價值內外夾擊
事實上,近年來不只俄羅斯,中國與阿拉伯伊斯蘭世界民主發展並不順遂,擁有長遠民主傳統的西方民主國家,亦遭逢內部右翼極端民粹主義的衝擊,使標榜理性中道的民主價值不斷受到挑戰。如果說當前自由民主體制與價值正受到內外夾擊,並不為過。
台灣是一個自由民主成功的故事,然而民主體制除了外部的嚴重威脅之外,亦正如西方國家受到內部民粹的沖激。這幾年來在諸如「素人政治」與「庶民經濟」風潮之下,台灣民主理性中道的價值骨幹不斷受到啃噬。一方面有來自中國的外部威脅,一方面又有民粹風潮煽風點火,使台灣在這兩股勢力衝擊之下,民主的發展走到十字路口。
自由人權的保障,是民主體制最傲人的核心價值,不僅使專制政治相形見絀,甚至頓失正當性之依據。然而人權保障在民主國家與專制國家的對壘上,卻成為民主社會的破口,特別是言論與媒體自由,使專制國家得以透過跨境網路乃至收買媒體,以各種假訊息進行社會滲透分化,並嚴重干擾選舉,以遂行其政治目的。

矮化扭曲國家願景
日前烏克蘭選出一位喜劇演員的總統,反映出近年來世界性的素人政治風潮。從民主乃是人民統治的觀點,素人政治也許有趣,然而正如古希臘哲學家常言,政治與百工技藝一樣,也是一種專業。論者常謂政治上沒有天才,除了個人才智之外,也要有能夠調和鼎鼐的心胸,以及政治經驗與歷練之陶成。治理國家畢竟與個人處理家事不同,只憑個人全年無休工作,如果欠缺國政治理願景,並領導驅動整個政府機器有效運作的能耐,難免國事如麻卻治絲益棼,更不知將把國家帶往何方?
同樣的思維邏輯,發展經濟也是一個高度專業的工作,必須依據國家各種條件整體布局。以賣青菜水果與攤販展現的庶民經濟,實在令人匪夷所思。正如某位企業家所指出,一個貨櫃的水果能賣多少錢?可謂一語道破其中迷思。
庶民經濟口號誠然能反映政府必須重視農業,以及照顧攤販等社會底層人民討生活的辛苦,但解決方法是透過整個國家財富重分配的機制,加強各種社會福利的推動,以扶持社會的基層弱勢,而不是發展所謂的庶民經濟。「政治零分,經濟一百分」的發大財口號,更毋寧是把台灣人民視為有體無魂的經濟動物,以台灣已經邁入已開發國家之林觀之,不僅時空錯置,也完全矮化扭曲了國家的發展願景。
2020總統大選已經如火如荼地展開,台灣民主正走到十字路口。台灣人民如何展現捍衛民主意志拒絕專制國家的威脅與干擾,並擺脫民粹式的偏鋒與浪漫遐想,回歸理性中道與務實思維選擇合適的國家領導人,不僅攸關民主成敗,也勢將影響國家未來的長遠發展。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