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反中別想當總統?

洪裕宏/陽明大學心智哲學研究所榮譽教授

香港「反送中」示威有200萬人參加,這是一個驚人的數字。香港人口不過700萬,每7個人有2個人站出來反送中。到底香港人在生什麼氣?《逃犯條例》與大多數港民扯不上關係,顯然「反送中」只是導火線,真正的原因是對中國統治的恐懼。香港人習慣於英國統治留下來的法治社會,說好的回歸50年什麼都不變,事實是什麼都變了。一國兩制說假的,立法會和特首由普選產生也都食言。中國政府的侵害人權紀錄也令港人害怕。「反中」其實是「反送中」背後的真正原因。

港反送中警告台灣
今年年初習近平提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要在「九二共識」基礎上和台灣各黨派探索「兩制台灣方案」。香港正是「一國二制」的實驗場,香港人的態度反映了「一國二制」到底玩得是哪齣戲。《逃犯條例》變成了照妖鏡。香港人「反送中」直接了當地警告了台灣人。
蔡英文是「兩制台灣方案」和「反送中」的最大獲利者,民調支持度大幅回升。台灣人多數其實對中國政府的獨裁專政並無太直接的體驗。若無「反送中」,習近平的「兩制台灣方案」不會吸引台灣人太多注意力,也不會戲劇性地反映在蔡英文的民調上。香港人的「反送中」太震撼了,激發了台灣人認真去想像萬一台灣被中國統治時,會是怎麼樣的一幅景象!
韓國瑜對「反送中」的回應最經典。一開始記者問他對反送中的看法,回答說「不知道」。隔天發表更正,反對「送中」。最後在雲林造勢場加碼演出,宣稱反對「一國二制」,除非「over my dead body」。韓國瑜也被迫不得不表態挺「反送中」,反「一國兩制」。不過韓國瑜的「親中」形象大概很難洗清了。
朱立倫和郭台銘也都清楚反對「一國兩制」。這些國民黨的參賽者都直接打臉習近平的「兩制台灣方案」,也都表示支持香港人「反送中」,所為為何?當然是民意取向逼使他們不得不做此表態。
韓國瑜講得對,根據《中華民國憲法》及增修條文,中華民國包括自由地區及大陸地區。有人說台灣都直選總統,政黨輪替都3次了,早就是一個獨立的國家。事實上增修條文前言明確宣稱,這乃是因應國家統一前的需要,一旦國家統一了,增修條文自然失效,回歸《憲法》本體。所以韓、朱、郭等雖然都說反對「一國兩制」,他們都要面對這個矛盾如何處理的問題。大概唯一的解決之道是回到兩蔣時代的「反攻大陸」,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說法吧!

反中有票親中落選
蔡英文也有她的矛盾要面對。既然反對一個中國,卻又主張中華民國主權獨立,這意謂著「兩個中國」論。而且如前面所言,總統直選都是依據增修條文,有一中意涵,蔡英文如何解決這個矛盾?難怪獨派那麼不滿她在主權議題上的軟弱。可是要解決這個矛盾大概只有修憲或制憲了。
民、國兩黨候選人都有根本性的問題要面對,國民黨要解決如何「統」的問題,民進黨要解決如何「獨」的問題。可是選民看不了那麼遠,只想看你反不反中。若沒有大事件發生,「反中」代表有票,「親中」代表落選。這是為什麼韓國瑜躲躲閃閃,想褪去「親中」的烙印;也是為什麼郭、朱兩人都努力要表現出「反中」。但是比「反中」,大家都沒有蔡英文夠力,因為她雖然不能明目張膽地「獨」,卻可以暗地「獨」。而韓、朱、郭倒楣的是既不能明「統」,也不能暗「獨」。若想當選,只好用力「反中」了。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