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經濟發大財的迷失

楊重信/中央研究院退休研究員

台灣的天空已瀰漫了總統大選的氣氛,參選人之政見,除兩岸議題外,皆以拼經濟發大財為主軸。拼經濟發大財就是在拼經濟成長,而拼經濟成長就是在拼GDP成長。

將GDP成長作為國家發展主要目標是一種嚴重的迷失;因為,第一,它忽略分配正義、環境污染、自然資源折耗、生態韌性降低,以及溫室氣體排放等負面外部,以致無法真實反映經濟之進步與福祉。第二,它不能代表國民幸福,因為決定國民幸福之因素是多維的,經濟成長只是其中一維,其他有關個人、社會、政治、環境與生態等維度同等重要。

經濟成長代表進步或福祉之提升嗎?以美國為例,Cobb等人發現美國歷年GDP大幅增長,但真實進步指標停滯不前,顯示經濟成長並未帶來經濟進步。其次,Cobb and Daly發現美國人平均經濟福祉於1970年以後就穩定,不再隨GDP成長而增加。台灣之情況也類似,經濟成長帶來所得分配不均、環境污染、生態破壞,以及自然資源折耗等負面效應,讓經濟進步或福祉未能提升。

金錢可以買到幸福嗎?經濟成長不等同增進國民幸福,以美國為例,Easterlin發現,1960年以來,美國之人均GNP增長3倍,但平均幸福感則沒有變化。各期「世界幸福報告」顯示,於2010年至2018年,美國人均GDP排名擠進前8名,但國民幸福排名從第13名退步到第19名。中國之經歷亦是如此,於1990年至2015年,GDP快速成長,但主觀幸福感則持續下降;於2010年至2018年,人均GDP之排名從第87名進步為第72名,但國民幸福排名則從2010年之第93名,進步到2016年之第79名,然後退步到2018年之第93名。台灣屬於例外者之一,2010年以來,國民幸福排名表現優於人均GDP排名,且兩者皆有顯著之進步,2018年人均GDP排名38,國民幸福排名25,表現非常亮麗。

台灣經濟成長與幸福排名表現亮麗,為何民眾不埋單?Ward(2015)研究1970年以來之歐洲選舉,發現執政黨得票比例取決於民眾生活滿意度。2018年台灣九合一選舉執政黨慘敗,應與多數民眾生活滿意度或幸福感低,對政府不滿有直接之關聯。為何很多民眾對人均GDP與幸福排名之進步無感,讓政府贏了面子,輸了裡子?

其因可能是:(1)分配不正義,富人攫取大部分經濟成長果實,貧富差距持續擴大。(2)很多民眾之居住、生活、教育、工作與休閒、身心健康、人生選擇自由,以及社區參與等條件相對差,生活滿意度與幸福感相對低。(3)經濟成長造成房物價上漲與環境劣化,衝擊到民眾的日常生活。(4)政府之年金改革與《勞基法》修法,造成民怨,司法、金融與稅制等改革不力,不符民眾之期望。

國家發展目標應在於謀求國民幸福!呼籲2020總統參選人,應以「謀求國民幸福之提升」作為國家發展主要目標,而不應以「拼經濟發大財」口號,誤導民眾,讓民眾誤以為拼經濟發大財,縱使拼到失去國家主權與民主自由生活方式、破壞環境與自然資源、降低生態韌性,還是能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建議:(1)建立一套符合國情之國民幸福指標系統,定期辦理國民幸福調查,量測國民幸福與進步狀況、找出國民幸福與悲慘之決定因素,辨認幸福的人與悲慘的人,作為擬訂國民幸福政策、國民幸福計畫,以及公共資源配置之依據。(2)基於邊際效用遞減與效率之考慮,應優先提升悲慘國民之幸福,有效降低悲慘國民之比例。(3)謀求國民幸福之提升,應兼顧經濟效率、環境完整,以及社會公平。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