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三十年之前與之後

林宗弘/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澄社執委

今年是六四30周年,在華人民主書院等社團協助下,王丹、王軍濤、方政、周鋒鎖、吳仁華和李曉明等中國流亡海外民運人士,在六四前夕抵台參與相關紀念活動,自由廣場上立起消失的坦克人紀念造型。許多優秀出版品,如林慕蓮的新作《重返天安門》解析當時局勢、與親歷者日後的艱困處境與生命韌性、攝影家謝三泰的《吼叫1989》等大量影像重現。5月23日,30年來第一次,蔡英文總統正式接見中國六四民運人士表達關切。

30年來,這些中國海外民運人士最想告訴台灣人什麼教訓?

5月21日,筆者有幸主持在新竹清華大學舉行的「六四三十:展望中國民主化」座談會,邀請王丹等分享六四的歷史經驗與當代意義。會議滿是來自兩岸的清大師生,中國最著名的政治犯之一王軍濤先生說,20年前來台要求台灣人民支持中國民主運動,「有些人會疑惑『我們為什麼要管大陸的事呢』,今天,台灣人民面對中國消滅民主自由的威脅已經迫在眉睫。……30年內,天安門的坦克將開到自由廣場,我們1989年的經歷,就會是你們的命運。」

他認為,有些台灣人幻想發大財,但是「香港、西藏就會是你們的命運,當初中共保證西藏和平解放、一切不變,但西藏現在呢?」

在1997年以前,鄧小平承諾的一國兩制是馬照跑、舞照跳,50年不變。今年6月,香港政府正在推動修訂《逃犯條例》立法,通過後中共可以引渡中國起訴之逃犯,威脅香港人生命、財產與言論自由。

王丹也在臉書上分享了他的看法:「30年前是我們坐牢和流亡,港人聲援我們;現在,港人也要流亡了。自由的流失,只用了20年。……香港被拿下了,中國下一個目標是誰?傻子都知道答案:台灣!……這就是明年台灣大選的重要性。明年不拚死守住,台灣的自由就會慢慢流失掉,很可能連20年都不到。」

30年來,香港的歷史證明這些話絕非危言聳聽,而是暮鼓晨鐘。

隨著中共轉向個人獨裁與國際孤立,加上美國與中國之間的地緣政治與科技實力競爭,台灣成了自由民主前線。展望未來30年,中共「上兵伐謀」,最可能採取的策略,就是持續收買或威脅少數在地協力者,用假新聞、宣傳戰癱瘓民眾的耳目與心防,透過各種政策議題激化台灣內部矛盾,以協助親共政治人物奪權。

這些政治人物越是無能,搞到產業無法升級甚至技術外流,經濟越依賴中共施捨,網路與社會上充斥仇恨言論(例如海外網軍經常留言要殺某人全家之類)、民眾敵我不分,言論自我審查、喪失對自由民主的信心,明日台灣就會淪為今日的香港。等到六四滿60周年,台灣人民如果喪失了自由民主,連生命、財產也受到中共威脅,誰還會紀念六四呢?

或許,六四30周年正是未來的照妖鏡,選擇沉默、遺忘(總要向前看)、扭曲歷史(例如說六四沒死人或西方媒體誇大)、粉飾(鄧小平開槍也有其貢獻)等,無論採取哪種混淆的說詞,這些正是親共政治人物的症狀。在台灣民主存續與產業升級的緊要關頭,選擇支持海外民運與紀念六四,是搶救我們自己的未來、搶救我們希望有朝一日兩岸共享的民主自由價值。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