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通電話吞併的國家

林佳和/政治大學法學院副教授、澄社社長

今天來談談歷史。二次大戰前夕,奧地利被納粹德國合併前,實施的是義大利式的法西斯主義。奧地利執政黨始終有著奇怪想像:既然大家狂熱法西斯,不如我們也變成法西斯,納粹一定會尊重另一法西斯國家。如歷史學者Manfred Rauchensteiner所說:德國製造恐懼,奧地利最多只惹人同情。

1936年,希特勒催促駐奧地利大使巴本,與同為法西斯信徒的總理許士尼格,擬份「奧地利備忘錄」,納粹願意暫停所有暴力行動。7月,巴本與許士尼格簽訂「正常化與親善協定」,史稱「7月協定」:德國保證尊重奧地利主權獨立,但維也納必須承諾推動與德國統一。歷史學者Gordon Brook-Shepherd對協定的評價:「共和國不會一槍斃命,只能慢慢凋零死亡。」奧地利承諾特赦發動政變與暴行的納粹黨人,接受本國納粹高層進入聯合政府,爾後擔任納粹佔領荷蘭總督、紐倫堡大審遭判死刑的賽因斯-英垮特正式走入歷史舞台。

希特勒《我的奮鬥》寫著:「德意志的奧地利,必須回到偉大德意志祖國,這不是來自什麼經濟考量,不,絕對不是,就算對經濟不利,有害,照樣非統一不可。相同血液,只屬於同一帝國。」

1937年7月,在希特勒指示下,陸軍制定進佔奧地利計畫,以哈布斯堡末代皇帝之王儲為名,稱為奧托行動。1938年初,元首漸失耐心,維也納傳來訊息讓人心急:奧地利竟然失業率下降,經濟蓬勃,政府聲望提升,這都是壞消息,阻礙納粹統一大夢。

希特勒終來電報:2月12日在上薩爾茲堡貝希特斯加登會面。希特勒冷淡接見許士尼格,一開口「我們不是來一起商議美好未來的」。接著破口大罵:奧地利在歷史上,只是不停地背叛民族,必須結束奧地利作為民族罪人的悲劇,「我承擔著歷史大業,一個必定要完成的任務」。元首交給總理一份文件,內容直接排除奧地利主權,併入德國貨幣與關稅體系,所有外交行動必須先得柏林同意,賽因斯-英垮特要當內政部長。「兩國」外交部長稍作修改後,許士尼格悻悻然簽名,元首突然和藹可親起來:我們兩邊根本一家親啊!何必劍拔弩張啦!在奧地利總統百般不願簽署後,文件生效,元首龍心大悅:「我們不要干擾一個有建設性的統一道路,吾人從來就不想用武力解決啊。」

1938年2月24日,許士尼格突然「從貝希特斯加登綿羊變為維也納雄獅」,在聯邦會議上激昂:「奧地利與德國關係,到此為止。政府將窮盡所有力量,維繫不容侵犯之自由及祖國獨立。」在維也納狂喜民眾激勵下,許士尼格興起念頭:不如讓公民決定自己未來,猶記希特勒一句當場狂妄:「您要不要來辦個奧地利全民公投,讓我倆來PK一下,看人民是支持你還是我?」

公投定於1938年5月13日,題目底定:「你是否同意一自由的、德意志的、獨立的、社會的、基督教文明的、單一的奧地利?」許士尼格5月9日在茵斯布魯克大力鼓吹,納粹黨人也不寂寞,在維也納舉行暴力遊行,痛揍警察與反對跟德國統一之民族叛徒。5月10日,賽因斯-英垮特在納粹頭子戈林指示下,「懇請德軍開往奧地利以維持秩序」,晚上6時,進攻就緒,納粹宣傳部長戈培爾日記寫下:「骰子已經擲下。周六進攻。直衝維也納……8天內奧地利將消失」(其實不到8天)。

1938年5月11日,奧地利史上最長的一日,也是第一共和國結束的一天。許士尼格5時30分起床,知悉德軍集結邊界,6時30分,賽因斯-英垮特帶來希特勒最後通牒:停止公投,延後兩周以上,不從則兵戎相見,可考慮到下午2時。總理下令動員,1915年次役男入伍,官員入府參詳,眾人卻搖頭以對。2時30分,許士尼格決定停辦公投。2時45分,戈林電話降臨:來不及了,德軍越過邊界,幾小時後,戈林來到維也納,接管政府。歷史學家Gordon Brook-Shepherd說道:「1938年3月11日,奧地利成為歷史上第一個,或許也會是唯一一個,直接透過電話就被吞併的國家。」對了,後來公投還是辦了:99.7%贊成奧地利併入納粹德國。

後來歷史不必多言。馬克思說:事情總發生兩次,第一次是悲劇,第二次則是鬧劇。面對國家存亡,主權大事,政治人物熙來攘往,和平協定倡議滿街跑,威脅利誘摭拾皆是。如何堅定心志,勇敢捍衛,奧地利一齣歷史劇,值得台灣深思。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