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廟救台灣

黃居正/清華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專任教授

4月大甲媽祖遶境,適逢台灣總統大選提名熱戰,各方候選人紛紛前往各媽祖廟露臉。蔡英文請媽祖上轎,又說信仰讓人堅定團結,一定跟隨媽祖守護國家。她的對手們也不遑多讓,有徒步遶境到尿變黑的,有聲稱媽祖託夢要他參選的,也有被邀請「與媽祖同行」的,還有乾脆飛到中國祭祖順便參拜國台辦主任的。「神」采飛揚,熱鬧萬分,感覺好像不是在選總統,而是在選宮廟的董事長。
台灣的選舉何以總是離不開宮廟場域?這要歸因於在歷史上不斷換頭家的台灣人,只有宗教意識,沒有強調集體奉公的現代國家意識。而台灣人的傳統宗教意識,多立基於尋求個人解放的簡單命題。以他人災厄作為自身反省的基礎,以物質滿足作為禍福果報的證據。由於宗教與個人世俗的得失直接相連,毋須尋求超越生活界的全體解放,也沒有以次世代福祉作為個人生命延續的理想。

信奉統治者的教條
佔領政權要接軌統治這群無國之人,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繼續將他們的宗教意識包裝為國家意識。信奉統治者的教條,出貨發大財。妄議甚至意圖爭奪政權者,二條一槍斃。果報分明,你信是不信。從每張鈔票上的蔣人頭,到桃園蔭屍祭祀參拜,國民黨宮廟產業經營得有聲有色,而台灣上智下愚也跟得認真虔誠。搞到連視宗教為人民鴉片煙、恨不得砸爛所有佛像教堂的中國馬克思主義,想東渡來台前,都必須如法炮製,先在彰化碧雲禪寺五星廟借殼上市。
1977年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發表「人權宣言」,主張基於信仰,「台灣的將來應由台灣1700萬住民決定」,「促請政府於此國際情勢危急之際,面對現實,採取有效措施,使台灣成為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結果引來統治者全力圍剿。時任國民黨社工會主任的邱創煥,訓令教會必須「協助政府維持現狀」,不准提「新而獨立的國家」。民政司長居伯均甚至恐嚇要將教會幹部「統統抓起來」。主導宣言的高俊明牧師,最終因美麗島事件遭報復下獄。一份宣言有那麼可怕?不是,是警告長老教會不要踰越分際。國民黨主持的「中華台北教」,才有資格頒布關於台灣前途的神諭。你們小廟給我乖乖收驚就好。

國家意識被宗教化
在國家意識被宗教化下,台灣人只重私利,沒有公共意識,一切思考均以個人安危與獲利出發。中正廟外,雖也有滿街神龕,但所奉祀的,都是因為擁有特異功能而被昇華的個人,不是為台灣世代續存犧牲奉獻的建國史詩英雄。這也解釋了何以從鴨母王到高雄打傘和尚之流,竟能躋身廟堂,號令一方。沒有開國神祇,國家對台灣人來說,就像是廟會中華麗卻陌生的圖騰,一場昂貴但短暫的煙火秀,一張隨便給人稱呼的假面。而且事實上也真的沒什麼功能。因網路言論而被從境外綁架至中國審判坐牢,國家有救你嗎?沒有。比利時機場爆炸時,國家有協助安置你嗎?沒有。求神或靠自己比較實在。
順應台灣人這種「有教無國」的精神邏輯,也許下次公投時,可以推動將台灣正名為「中華媽祖國」,建立如教廷般的獨立宗教主權,相信不但沒有人會反對,年年熱中鼓吹兩岸媽祖交流的中國,也一定不敢因此興兵犯台,以免對聖地不敬,遭致垮台敗亡之厄運。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