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年是台灣神奇的一年

畢恆達/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教授

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裁決,有關機關應在2年內,完成保護婚姻自由之平等的法律修正或制定。面對即將到期的5月24日,全台已有將近300對同性伴侶預約在同婚合法化首日登記結婚。然而,專法內容為何,仍然有3個版本在立法院內外展開激烈對決,眾所矚目。其實,台灣同性婚姻第一次躍上媒體頭條版面,是在1996年,許佑生與葛瑞(Gray Harriman)於台北公開舉行同志婚禮,將同志議題的討論推向社會大眾。

1996年是神奇的一年。如果要選擇某一年來代表台灣,我不會選擇終止戒嚴的1987年,而是解嚴10年後的1996年。解嚴之後,人民團體與各種讀書會紛紛成立,帶來思想與運動的百花齊放。

1996年已經是豐收的年代。這一年,公營電台與商業電台分別推出第一個同志節目(台北電台的「台北同話」,以及台北之音由李文媛主持的「台北有點晚」)、報紙出現第一個常態的同志專欄(《自立早報》的《男男女女版:同志公園》)、不同宗教中首次成立同志團體(同光同志長老教會、佛教的童梵精舍)、第一個同志出版社成立(開心陽光出版社)、第一屆皇冠百萬小說首獎由女同志小說《逆女》獲得、第一個同志商業雜誌出版(《熱愛:G&L》雜誌)。本來備受歧視、活在黑暗角落,甚至以為自己是全天下唯一的一個的同志,聽到了廣播,在金石堂書店看到《熱愛》雜誌,終於發現了另一個廣闊的世界,知道自己並不孤單。

陳水扁擔任台北市長後,推動博愛特區空間解嚴,委託空間專業者進行規劃,然規劃書中完全漠視此地同志的歷史。為了保存同志的象徵記憶與公共空間,同志空間行動陣線成立,於1996年在新公園舉辦彩虹情人周、同志票選十大夢中情人,然後間接催生了由台北市政府支助的台北同玩節以及同志遊行。

由台大性別與空間研究室、學生會與全女聯所推動的「女廁運動」也是發生在1996年的五四,半年後開始修法,後續影響讓台北市的公共廁所,無論在數量、整潔、性別友善等方面都獨步全球。

民進黨婦女部主任彭婉如在民進黨大會上推動「婦女參政四分之一保障條款」,離開會場後卻不幸遇害(1996年),為此婦女團體舉行1221女權火照夜路大遊行,施壓讓《性侵害犯罪防治法》通過三讀,並催生了教育部兩性平等教育委員會的成立。

1996年也是捷運元年,台北市的捷運木柵線通車,從此徹底改變了台北市民的移動方式與路徑,並且造就了讓世人稱奇的捷運文化。一個乾淨整潔、守秩序的公民圖像於焉形成。捷運站內不准飲食喝水、等候上車井然有序、搭乘電扶梯自動靠右站立。儘管仍有爭議,此捷運文化已經擴散到百貨公司以及其他的交通系統。

更重要的是,1996年台灣人民終於首次可以自己投票選出台灣的總統,為台灣的民主開啟新的一頁。20年後,台灣誕生第一位女總統。蔡英文的施政,應受公評,但是仍有些評論單純基於她的性別而非能力,例如從穿裙子的人不能統帥三軍,到政治淫婦。此外,同婚議題沸沸揚揚,有人爭取婚姻保障,有人認為同志不配。

1996年是神奇的一年,值得史家大書特書;2019年我們的所作所為,又想留待後人如何論斷呢?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