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審議的理想與困境

何信全/政治大學哲學系教授

民主源於古代雅典,小國寡民的城邦國家,公民以直接參與政治為天職。不過,當近代民主再度盛行,雅典城邦的民主模式,已不適合廣土眾民的現代國家,代議政治成為唯一的選擇。晚近審議民主崛起,一方面重新揭櫫人民統治的民主正當性觀點,一方面也對現代民主運作欠缺充分的公民溝通對話,化約為只是投票機制的程序民主,深致不滿。

程序民主忽視公民透過溝通對話凝聚共識的過程,使民主流於只是計算選票多寡的數量政治,難以真正凸顯民主在品質上的優越性。要提升民主運作品質,並彰顯人民統治的民主正當性,就必須強化公民溝通對話的審議過程,從而公民得以在理性導引下形成對國政的共識,使民主運作從只是計算選票的數量政治,轉向透過公民審議形成共識的優質政治。拜現代數位科技之賜,特別是網際網路的發達,公民溝通對話的機制暢通無阻,完全超越傳統溝通媒介的局限,可謂奠定了落實審議民主的公共領域環境。

網路時代激情當道
然而非常反諷地,網路時代各種網軍崛起,卻震醒了審議民主發展的美夢。網軍問題,不只是欠缺公民溝通對話應具的理性與坦誠,而是根本上的惡意與扭曲。特別是來自專制國家具有敵意的跨境網軍,利用民主國家言論自由保障之下暢通的網際網路,悄然發動並進行無聲無息的戰爭。公民透過順暢的網路平台發表己見,在網軍的惡意操控之下,不但沒有使公民在理性導引下凝聚共識,以落實審議民主的理想,反而在激情之下使社會撕裂。若干平面與電子媒體,或者基於商業利益,或者另有政治圖謀,不惜將媒體作為公共審議平台的角色,降格為特定政黨或政治人物的廣告代言人,更助長此一趨勢。
網軍問題之外,網路時代公民激情當道,似乎正如英國哲學家休謨所說「理性只是激情的奴隸」。網紅與粉絲所形塑的網路世界,訴諸追星族般的個人情感偏好而非理性的思考與判斷。在粉絲自己構築對政治人物的想像世界裡,不斷喜新厭舊的過程已成常態。
公民失去對公共事務的理性務實態度,任由對政治人物如同影星或球星般的情感想像與投射,導致民主逐漸走向民粹的滑坡。然而,政治畢竟是凡人的世界,不會有宗教界超凡入聖的救世主,公民惟有回歸務實態度,透過理性審議提升民主的運作品質。民粹風潮之下,期待政治救世主的心態,不只不切實際,反覆失落之後難免導致民主信心的弱化,甚至陷於強人政治思維,種下顛覆民主的潛在因子。

惡質言論背離民主
當前世界正轉向自由與專制對壘之局,台灣站在自由世界捍衛民主的最前線,如何在保障言論自由體制之下,控管外部網軍的惡意干擾,導引內部網路世界的良性發展,以落實審議民主理想,已是迫在眉睫的嚴肅課題。除了公民社會內部的自我反省與批判之外,政府也應重新檢視相關法律規範,並嘗試透過教育文化機制適度導引網路世界的發言品質。無論如何,氾濫惡質的網路言論,不僅干擾公民審議的進行,也背離公民之間該有的相互尊重。政府應正視問題,研擬可行的解決之道;公民也應該從自身做起,維護台灣優質的民主發展。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