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得在核電和煤電之間選擇嗎

詹長權/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院長

2018年九合一選舉藍營以選舉綁公投策略成功翻轉核能論述,其中的第16公投案俗稱「以核養綠」公投通過(您是否同意:廢除電業法第95條第1項,即廢除「核能發電設備應於中華民國一百十四年以前,全部停止運轉」之條文?),讓蔡政府失去使用綠營主導在2017年1月11日立法三讀通過俗稱「非核家園」條款的《電業法》95-1條規定來落實2025年「非核減煤」的能源轉型目標。

展望2020年總統選舉廣義的能源政策會繼續是選舉主軸,而狹義的「讓核一、核二與核三廠延役,讓核四廠營運」的發電方式也會是公投的項目之一。

基本上藍核能、綠燃煤都不是永續的電力,但是無可否認藍營所發動的擁核勢力可以崛起,和綠營執政者忽略空氣污染問題的嚴重性有相當的關聯。兩年多以來空氣污染成國人最關注的環保、社會和公共衛生問題,尤其是細懸浮微粒(PM2.5),人民主觀上感受到空污無所不在、空污問題在惡化。當空污讓天空常常籠罩在灰霾之中讓人民看不到藍天,讓人民生活周遭親友得氣喘、過敏、呼吸道疾病、心臟病、中風、慢性肺疾病及肺癌等空污病時,空污就不只是客觀數據的科學問題,而是生存的問題。

尤其是對於受燃煤火力發電廠和石化工業區影響,且空氣品質常常都是高於世衛標準值2到4倍的中南部縣市的空污難民更是如此。

不顧人民正在面對的嚴重空污的危害,民進黨政府卻反其道而行大張旗鼓推動新建一座會製造更多空污的深澳燃煤發電廠,甚至用了「乾淨的煤」這種不科學且違反常識的燃煤低污染錯誤資訊,來護航錯誤的發電政策。「以核養綠」公投結果顯示大多數國人對於空污的感受極為強烈,對政府反空污的決心不信任。

備受爭議的深澳燃煤電廠興建案不但引起社會各界極大疑慮,也導致「以核養綠」陣營有機可乘,用以核能無污染低風險的錯誤資訊誤導民眾,投下語意不清的公投同意票。「以核養綠」的倡議者沒有完整告知人民核能發電因為核災風險後果嚴重、核廢料最終處置困難、建造成本高、疑核反核民意難克服、天然氣發電、風力太陽能發電成本逐漸逼近核能的優勢下的根本限制,讓20世紀傳統核能發電廠在歐美自由民主政治體制、市場經濟的國家越來越難興建,台灣的4座核電廠的興建也都是在戒嚴時期作出來的非民主的決策,導致台灣核電廠的興建成本、核能安全、核廢料處理問題都被嚴重低估。

公元2011年日本福島核災之後,我曾引述美國《華爾街日報》報導指出,全球有14座核電廠位處高活動斷層地震帶,全集中在日本及台灣,台灣4個核電廠都名列其中;其中更有15個反應爐同時面臨地震和海嘯的雙重風險,台灣核一及核二廠4個反應爐全都上榜。國內的核電廠除了位處地震帶之外,為了抽取冷卻水及運輸核燃料與蓋廠的方便,4座均離海很近,其中核一廠更距離海岸不到1公里,雖然核三及核四距離海岸超過1.6公里,但日本福島海嘯可以到達內陸3公里以上,核三及核四共4個反應爐,若碰到福島海嘯規模,也難逃吞噬,等於台灣4座核電廠、8個反應爐都面臨著海嘯及地震雙重危險。

台灣核電廠除了地震及海嘯之外,其實還暗藏土石流的危機,面對台灣核電廠位於高風險位置的問題,我建議要先「停、看、聽」,「停」即核一、核二廠應如期除役,不要再延役,核四廠也先停止;「看」即看日本怎麼做;「聽」即聽專家學者、居民及全民的聲音,再決定下一步要怎麼做。8年過去,我們看到福島核災對30公里半徑內城鎮生活環境和海域生態的輻射影響仍在、日本大部分核電廠即使是在做過核安改善和安全係數提升之後,仍然難以取得專家的認可和人民的信賴而處在關閉狀態之中。

當我聽到擁核者用對核安和核廢過度簡化、美化的核能萬能無害說法來迷惑民眾時,就想起東京電力在福島和災前對日本民眾、企業、政府所做的安全保證。事實證明「福島式核災」一直都不在電廠和核工專家的估算之內,台灣擁核者要誠實告訴人民自己專業判斷的極限。一旦核安保證失效釀成核災時,自己將面對核災居民和社區所能承擔的有限責任。

其實「以核養綠」和「非核減煤」的主張看似衝突卻也有其共通點,藍綠兩造隱約承認「核、煤」都不是台灣最理想的發電方式,「綠電」才是永續台灣最終的發電選擇。兩造的差別好像只是如何、用什麼速度完成台灣社會從「核、煤」過渡到「綠電」的能源電力轉型作法上的差別而已。聯合國設定永續發展的第七個目標是在2030年時達成確保人人可以獲得負擔得起且乾淨的能源。我們不妨以2030年為時間軸的起點:往前檢視到現在可以做些什麼轉型?往後規劃到2050年應該再做些什麼轉型?

電夠不夠用?基本上是一個供應和需求平衡的問題,既然從現在到2030年新的、髒「核、煤電廠」將因為社會紛爭和共識難得而無法興建、運轉,要達成電力的供需平衡,現在可以做的事之一就是,透過改善能源效率讓每人平均電力消費、每一單位國民所得的電力消耗量逐年下降,來減少用電需求和減緩電力供給的壓力。以2017年為基準(年均2614億度,7-9月724億度,工業用電佔53.5%,服務業、住宅用電尖峰出現的8、9月,上班日下午3時、放假日晚間8時的用電尖峰)來讓各行各業的逐時、逐月、逐年電力需求同步下降。

要做到這一點,耗能產業要轉型、商業住家的冷凍空調效率要提升。在這個全民節電的前提下,從現在到2030年可以增建相對乾淨的「天然電廠」做為主力電廠,「以氣止核、去煤、養綠」讓台灣過渡到2050年全綠電的時代。從現在起「風光綠電」的興建應該加倍加快,「氫能綠電」的規劃也要起步。在這個能源轉型的情境下,要電,就不必要在核電和煤電之間選擇。轉型中電力結構調整規劃,也不會陷入「以核養綠」陣營中「綠能10%、核能20%、天然氣30%、燃煤40%」,或是「非核減煤」政策「綠能20%、燃煤30%、天然氣50%」的2025年電力結構進退兩難的困境。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