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與和平

黃居正/清華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專任教授

去年地方選贏後,國民黨除欲乘勝重拾中央政權,還拋出計劃與中國簽訂和平協議,避免台海戰爭。國民黨能否成功復辟固未可知,但和平協議之說,無疑證明了其一貫的詐騙本質。

國際法上的和平協議有兩種,臨時性的與終止戰爭用的。二戰結束前,國族間可以合法開戰。為避免死傷過重,戰場指揮官有權與敵方達成短暫停火協議,以搶救傷患或交換俘虜。接著若能獲致迫使敵方談判的戰果,也沒必要再無謂流血,交戰國就會坐下來簽署終止戰爭狀態的和平條約。

二戰後,《聯合國憲章》第2條第4款已明文要求,各國不得使用威脅或武力,侵害他國的領土完整或政治獨立。國際法院甚至認為,連間接干涉他國內外事務,包括組織、協助、金援暴力顛覆他國政府或侵害他國國民生命之武裝或恐怖勢力,或以經濟、政治等方法進行滲透,都不可以。只有在受到武裝攻擊時為自保自衛,或是安理會欲制裁破壞和平者,才能合法開戰,不然就要受到戰爭罪與違反人道罪的嚴厲處罰。海牙與其他特別刑事法庭目前持續對戰犯進行審判,說明了上述原則的絕對強制性。國家間已不需要再用和平協議來避免動武了。

隨著國力擴張,中國近來不斷在憲章條件下,為出兵台灣尋找合法藉口。2005年制定《反分裂國家法》就是個例子。但這些嘗試都不為國際社會所接受。此由不承認台灣的歐美日國家屢次發表聲明反對中國武力犯台,可以得證。除非台灣先發動攻擊,否則不論中國是以飛彈等正規軍力進攻,或對台灣海峽進行封鎖,都將違反憲章。即使中國主張對分離主義行使自衛,在國際法院已排除「預期性」與「先制性」自衛之可能性下,對台動武也不合法。

聯合國國際法委員會前主席、現任國際法院法官James Crawford就曾表示:「在解決台灣問題的嘗試上,如果無法透過和平,至少應認為該爭端的繼續存在,足以危及國際和平與安全之維持,而適用《聯合國憲章》第33條。……以武力鎮壓2300萬人民的行為,絕對不符《聯合國憲章》之意旨。因此,兩岸間的武力使用,必然存在一定程度之限制。」

那如果是國共兩黨間為結束內戰狀態的和平協議呢?抱歉,在當前超過170個國家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代表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權下,內戰狀態早就結束了,沒有簽署的必要。何況國民黨也只能代表一小撮流亡政府與中國協商,沒權力代表其所非法佔領的台灣。至於「促進兩岸經濟交流、建立全面合作機制」,謝謝,不勞和平協議,「中華台北」跟中國都是WTO的正式會員國,兩邊早就在國際條約下進行經濟合作了。

在冷戰時期,國民黨是躲藏在美國援助下,以戰爭威脅魚肉台灣人民的政治菜蟲。我輩都還記得,教官三不五時就以反攻大陸名義,伸手向未成年學生討取零用錢,聲稱要「獻機報國」、籌建「坦克大隊」。飛機坦克安在?失去政權的今天,國民黨又淪為與昔日口中共匪聯手以「兵臨城下」、「血流成河」恫嚇台灣的鼠輩。面對試圖跑遍全台的和平協議謊言,台灣人即使只有掃把,也應該如同邱吉爾所說的,穿上真理的鞋子,「堅持榮譽,服膺智慧,不論敵人的力量有多大,絕不向其武力低頭」!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