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的可能性

詹長權/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院長

九合一選戰在藍綠劇烈競爭之下,民進黨失去高雄、台中等7執政縣巿,國民黨全台拿下15縣巿,台灣政治版圖再次翻轉成藍大於綠。而在藍綠兩大政黨夾攻之下,無黨籍的台北市長柯文哲連任成功,也為台灣創造一個非藍非綠的政治空間和社會發展的可能性。

從中選會公告台北市長最後計票:柯文哲58萬0829票(41.1%),丁守中57萬7566票(40.8%),姚文智24萬4641票(17.3%) 的結果可以看出來,台北市是一個政治上藍綠都不過半,非藍或非綠都過半的城市。柯文哲的勝選公式就是弱化藍綠、強化非藍非綠,從這次選舉得票數看來台北市的綠營選票被柯營從歷年的35-40%弱化到17%、藍營選票被柯營從歷年的45-48%壓縮到41%,而4年來新增的年輕選民讓柯營的非藍非綠選票可以維持在41%。
這一次台北市長選舉無疑是另一次台灣民主的勝利,因為選舉結果等同向世界宣告台灣政壇存在一個不需要透過政黨推薦也不受政黨支配的「柯文哲可能性」(KP potentiality)的從政路徑。政治人物善加運用這個可能性是可以讓台灣人民脫離藍綠僵化意識形態的束縛,創造更成熟、開放的選舉過程來讓人民實踐民主、選賢與能。

虛擬政黨打全國戰
「柯文哲可能性」的核心當然是柯文哲。他的領袖氣質來自專業精神、務實理性、勤奮踏實、透明靈活、直白對話、不通人情、缺點明顯……等,這些看似平凡的人格特質和行事作風在傳統社會價值體系之中,不但說不上是什麼領導特性很多甚至是缺點,但是把它們放在年輕滑世代公民 (young surfing citizens) 的選民基礎上,卻變成選民和領袖中心之間、選民彼此之間多向連結溝通時不可或缺的網絡節點 (network nodes)。
滑世代公民沒有黨證卻有對政治心儀的領導者有高度的忠誠,面對任何對領導者的任何攻擊抹黑一定會回擊,他們沒有固定的黨聚會卻時時刻刻在網路上開會辯論討論,很多政策主張和行動方案常常因此產生。柯文哲就是靠這種人數不確定、機動靈活的虛擬政黨來打敗藍綠兩個組織龐大、僵化被動的實體政黨,贏得今年台北市長選舉。
「柯文哲可能性」有台北市以外其他選區的選票外溢效果。選戰以來藍綠都主攻柯文哲且多是人身攻擊,尤其是綠營對柯的黑、紅、黃三位一體的攻擊,言語和網路上的選戰攻防讓柯營位在台北市以外的虛擬黨員被刺激活化起來,在投票時不是支持類柯的候選人(高雄的韓國瑜)、就是策略投票來「去綠」(中彰雲嘉南),這樣子一來一往就壓低了綠營選票、墊高了藍營選票,間接促成了縣市長席次藍綠政治版圖的翻轉。
連任台北市長後的柯文哲,未來在任期屆滿後參選總統這樣子全國性選舉的可能性很高,台灣歷來的總統選舉都由實體政黨提名、助選產生,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無一例外。「柯文哲可能性」有沒有打全國性選舉的能力?從高雄市韓國瑜選市長的「韓粉現象」在高雄短而急的崛起、跨縣市的空間聚集和擴散結果看來,柯營的虛擬政黨是有機會複製同樣的選戰戰略和戰術來打一個不一樣的全國選戰。從民進黨倚賴傳統、實體的黨政偕同的方式來進行縣市長和議員的選戰卻不怎麼成功的選舉結果看來,「柯文哲可能性」是有相對性選舉優勢存在。

政治發展三角對立
如果說2016年立委、總統大選民進黨的大勝是在於極大化「討厭國民黨」的民心的成果,2018年九合一選戰國民黨的大勝則是在於匯集了「討厭民進黨」的民氣的結果。基本上這都是策略性負向選擇的選舉結果,雖有勝負卻不一定可以選出適當的政治領袖和決定好的國家政策方向。台北市這一次藍、綠、非藍或非綠三角對立關係如果成為全國共通的政治現實的話,直接且正向選擇的選舉過程就可能發生,「柯文哲可能性」就有產生的必要性。台灣政治會不會就這麼發展,將是未來幾年值得關注的地方。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