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感謝反同團體的理由

畢恆達/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教授

溫泉池旁,幾個裸身的老男人,一面打撲克牌,一面高談闊論。話題圍繞在「某個朋友」的威而鋼、小三與買春。沒想到話鋒一轉,突然有人說:「唉唷,同志遊行有男生穿得好少,這是國之將亡,妖孽盡出啊。」

真是要感謝護家盟。2003年以來的同志遊行,即使有10萬人上街,也只能博得報紙版面的一角,以及10秒的電視晚間新聞。偶爾有像李安導演的電影《斷背山》,形成一時的話題。但是,現在從賣豆花的攤商,到退休的老人都會對同性戀發表意見。

從真愛聯盟、護家盟到下一代幸福聯盟,先是攻擊性別平等教育教材,繼而發起3個反同公投,透過教會的動員、鋪天蓋地的文宣,與街頭的派遣員,讓同性戀的議題不僅攻佔媒體,更深入家庭,成為台灣民眾無法迴避的話題。它讓仇恨同性戀的語言大張旗鼓地在公共空間中出現,也激起許多同性戀者與其異性戀盟友勇敢出櫃現身,更讓金鐘獎與金馬獎的頒獎典禮上不時出現彩虹。

為了反對同性戀,教會不惜使用假資訊與恐嚇手法,以為講多了就會變成真的。他們說國民教育的教科書會教小孩子多P、人獸交,教育部發出聲明澄清此乃子虛烏有。他們拍宣傳影片,說老師會誤導學童的性別認同,馬上遭到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駁斥,認為影片無視教學專業、醜化教師。教會網站轉載國外新聞說法國有20餘萬人走上街頭,反對同婚,並說法國的家庭因此而崩毀。法國在台協會特別對此發出聲明,指出同婚是法國國民的共識,法國社會也沒有因此而瓦解。此外,台灣的諮商輔導、社會、性別、法律、傳播等學術專業團體,以及從國中小到大學的教師,都發出支持同志教育與同性婚姻的聲明與連署。

儘管教會的說辭,一再遭到抓包與打臉,但是挾著龐大的資源,使用軟(愛家)硬(人獸交、愛滋)兼施的修辭,也確實吸引不少支持者。

教會的反同,來自兩個根深柢固的心態,一則認為性是骯髒的洪水猛獸。也因此見到影子就開槍,以為只要防堵不教,就可以保證小孩身心的純潔。再則認為同性戀是天生的缺陷,是次等公民,頂多給予同情,怎能與異性戀者平起平坐。這些深層的恐懼,以「尊重」「愛家」來合理化,因此隱而不顯。

反同公投同時也是一個世代之爭。10多年前同志諮詢熱線到學校演講的時候,一定會帶幾個同性戀義工現身說法,讓學生可以親眼見到活蹦亂跳的同志。然而現在的年輕世代從小受到性別平等教育的洗禮,那個身邊沒有認識幾個同性戀的朋友。他們日常相處愉快,不覺有異。在他們眼裡,反同公投根本是一場鬧劇。

即將到來的公投,光是選務就要花上數億。這些經費本來可以用來研發性別平等教材,培訓教師的,如何讓它變得有代價呢?如果從來沒有看過國中小教科書,請找來看,眼見為憑,不要聽信謠言。如果難以判斷公投是非,請讀讀台灣各個學術專業團體的聲明。如果你愛家,哪個同志不是某個家庭的小孩?

同性婚姻,完全不影響本來異性戀者的婚姻。同志教育,是教導小孩懂得尊重同性戀者,而不是同志養成教育。現在是Google的年代,那個小孩不上網。家長教不來的,就讓專業的老師來教吧。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