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眾為何厭惡民進黨?

洪裕宏/陽明大學心智哲學研究所榮譽教授

網路上流傳,現今台灣最大黨是「討厭民進黨」。這個符合當前社會氣氛,卻有些玩笑話的說法,其實揭露了一個值得政治學者好好研究的政治新現象,「政黨輪替」的新詮釋。

兩年多前國民黨失去了政權,民進黨席捲國會多數,傳統的理解是馬英九執政不佳,民進黨得到選民支持取得政權。從最近「韓流」現象來觀察,這種以政黨輪替為架構的解讀顯然不合事實。國民黨最近因為韓國瑜風潮,似乎有僵屍復活的情形。選民對國民黨的好感度大幅超越民進黨,對民進黨的反感接近6成。人民厭惡蔡英文政權可以理解,但是那個已幾近植物人狀態的國民黨竟能獲得選民的青睞,簡直難以理解。

可是事實擺在眼前,奄奄一息的國民黨突然又是活龍一尾,如何解讀?只能說傳統的政治分析顯然失靈。韓國瑜現象和國民黨起死(不見得回生)構成理論上的異例(anomaly),這恐怕顛覆正統政治分析,影響往後台灣政治發展。

我的解讀是:根本無所謂「政黨輪替」。2016年小英大勝,民進黨國會多數和柯文哲席捲台北市選票,只說明了台灣政治發展進入一個全新階段,運作邏輯和傳統「政黨輪替」完全不同。台灣進入「新民粹」階段。「民粹」的意思有正面有負面。我取其中性的描述意義,指「民意海嘯」已取代「政黨競爭」,決定選舉輸贏。多數選民投票不再以政黨為依歸,而是以個人感性選擇做為投票的取向。「選人不選黨」或「分裂投票」現象愈來愈普遍。它不見得是「政黨競爭」的結果,通常是因為對執政者強烈不滿。318學運正是一個最典型的現象。當時在野的民進黨也沒做什麼,只是搭318學運「民意海嘯」的便車,全面接收政權。

韓國瑜現象其理亦同。在野的國民黨已幾近彌留,突然在1、2個月之間翻轉又是一條活龍,其實只是反映「民意海嘯」對小英政權的厭惡。國民黨要警覺的是,這並不表示國民黨機會來了。而要留意「民意海嘯」的內涵,否則很快就會再送進加護病房。馬英九「新三不」中的「不排斥統一」是蠢招中的蠢招。當下選民關心的是小英執政這麼爛,以及一般民眾自覺貧窮化的問題,「新三不」在此時機提出,絕對無助於國民黨選情,只能當作馬英九自己向北京上繳遲來的悔過書罷了。

高雄市民嗨的不是韓國瑜這個人,而是韓國瑜這個國民黨中的下等人,民進黨瞧不起的菜販意外製造了各式對小英不滿的共振頻率,使得散布各地零零落落的民怨得以彙整成「民意海嘯」,不僅高雄市民一起嗨,還嗨到北中南各縣市。國民黨人似乎也略知「韓流」不代表國民黨起死回生,代表舊時代的國民黨大老也知趣不出現在韓國瑜的場子。重點在國民黨要抓對「民意海嘯」的內涵,否則2020年絕對沒有機會。

2016年是第一次「民意海嘯」,今年縣市長選舉是第二次,2020年會是第三次。選民透過網路測風向、帶風向,到興起「民意海嘯」,決定哪些人可以留在位子上,跳脫了傳統「政黨競爭」的邏輯。值得探究的是,民眾為何如此厭惡民進黨?歷史上王安石變法失敗值得參考。史家認為他的政策及做法都值得檢討。

王安石本人剛愎自用、自以為是,不聽建言也是原因。有論「王安石的變法葬送了奄奄一息的北宋王朝」。把名字換成蔡英文,不是依然恰當?小英到各地站台不忘強調改革是必要的,方向是正確的,只是得罪一些人。很少人會質疑改革的方向與必要性。大家質疑的是「政策與做法」,討厭的是她的剛愎自用、自以為是、聽不進任何相左的意見。我屢次發文批評,提出建議,但終不受注意。

2年多前意氣風發的民進黨,這麼迅速就奄奄一息,民眾不滿情緒竟能匯聚成「民意海嘯」產生第二次的民意革命。小英政府若不能體認到「死鳥硬嘴巴」只會造成2020年的「民意海嘯」,政權再度被翻轉。「吃緊弄破碗」,改革是困難的,成功之道在於漸進再漸進,不要再去觸怒民眾了。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