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與現實交錯的柯文哲市長

江文瑜/台灣大學語言學研究所教授

柯文哲市長有兩個分身,經常交替出現。一個是臉書粉絲專頁上的柯市長,文字充滿溫暖與情感,關懷大眾的利益,經常拋出新鮮的想法與講述自己的政績,彷彿要將台北帶向無遠弗屆的「美麗新世界」。另一個則是現實媒體世界呈現的柯P,面對記者即時的問題,說錯話的機率不低,甚至有時語帶輕蔑與歧視。這個現實世界的柯P,自視甚高,經常自豪自己的高智商與見解,對於他人的質疑,通常以迴避的方式回應。對於具爭議的議題與政策,則經常反覆且說不清楚講不明白。

以過去的民調統計數字來看,年輕網路族是支持柯市長的大宗。我們可以推論他們比較選擇相信柯市長的臉書分身,而忽略他在現實世界上的失言與多項政策的前後矛盾與失職。從語言學的「框架理論」來看這個現象,一點都不奇怪。框架理論認為人看事情是透過自己某些價值理念建構出的框架,當有外界的訊息進來,如果符合我們相信的框架,我們會自然接受,如果不符合自己的框架,人會把這些訊息自動過濾掉,選擇不相信這些訊息。除非有重大的事件衝擊到自身的利益與利害關係,否則很難從既定的概念覺醒過來。

網路的力量何其龐大,隨著時間推移,這個柯市長的臉書分身,似乎越來越強大,而現實世界的柯P分身所可能犯的錯誤,卻越來越被過濾,容易忽略。這種情況下,「虛擬的柯市長」已從地平面升起,猶如神般地自在地穿梭於猶如小說《美麗新世界》所建構出的表面光鮮亮麗的世界。「虛擬的柯市長」之所以會越來越發威,背後還有一群姑且稱之為「網路部隊」的支持,他們會針對所有質疑柯市長的新聞、報導、臉書貼文等,像是蜂擁而至的蜜蜂,把反對聲音螫得滿頭包。持不同聲音者抵擋不住的自動投降,抵擋得住的,也要有夠強的心臟。

越來越在網路世界被虛擬美化的市長,現實世界裡卻有個面向非常矛盾,那就是柯市長處理事情的決策與言談中的譬喻,就像是機器人一樣,經常會用「工具」與「利益」的角度思考,因而缺乏核心價值與人性溫暖。例如,他最近引發爭議的說法,「在美國和中國的對抗之間,台灣不過就是架上的商品」。語言經常反映我們潛在的思維與價值,雖然把抽象概念闢喻為具體物件是語言經常使用的方式,但柯市長眼中的台灣為何不是「珍寶」,「堡壘」等譬喻,反而是被「架上的商品」?從語言角度,這絕對是柯市長自己內心的觀念投射。此外,機器人式的行事風格,更無法將「情感」放入決策的考量之中,例如爭議延續半年的熊讚改版事件,將世大運前後廣受歡迎的台北市吉祥物金牌熊讚改版成海洋熊讚的背後,柯市長說出的話竟然是:「我看起來怪怪的,都會大賣。」完全是商品觀點。其他包括柯市長會吐出諸多物化女性的說法,在工具思維下,也就不令人訝異。

但如機器人般「工具」與「利益」思考的市長就一無是處了嗎?人工智慧機器人的特色就是「深度學習」,人類輸入偏見進去機器大腦裡,機器就會偏頗,反之亦然。以此來類比柯市長,我認為柯市長的出路是遠離那些幫他操作媒體風向,只有利益導向的一些幕僚,而選擇多親近與善用具有遠見與有能力的「能人」。過去近4年來,我們看到好的政策都是從比較有能力的局處長帶領下的結果,而一旦用人不當,所做的決策就是災難。

下一個階段的柯式人工智慧機器人如果願意學習,開始擁有情感,跳脫工具式思考,他引以為傲的智商如果能多接近更多具有高度遠見的「能人」幫助發揮功能,轉化為智慧,那時柯P的兩個分身,或許能有真實的交會,從虛擬的市長進化成比較走下神壇的真人。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