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追緝中國危害種族罪

黃居正(國立清華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專任教授)

美國副總統潘斯於10月4日的演講中,直接指控中國在新疆設置拘留營,監禁多達百萬名維吾爾穆斯林,晝夜施以洗腦等不人道待遇,蓄意扼殺維吾爾文化並消滅穆斯林信仰。「中國對於異族若非屈膝稱皇,就是視為禽獸」。對此指控,中國非但不否認,還試圖透過「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去極端化條例」,片面加以合法化。中國這種對維吾爾穆斯林族群計畫性、大規模的「殘虐行為(atrocity)」,已經構成了國際法上的「危害種族罪(crime of genocide)」。

危害種族罪起源自1915年土耳其對亞美尼亞人的大規模迫遷,當時造成了數十萬人死亡。國際聯盟曾組成調查團介入阻止。納粹德國於二戰期間對猶太人有計畫的屠殺,則啟動了國際社會對此類集體暴行的追緝處罰。戰後盟軍在紐倫堡及遠東軍事法庭,審判「對任何平民人群施加謀殺、滅絕、奴役、迫遷,或任何不人道之行為,或以政治、種族或宗教為由,於其管轄法院濫行訴追,而無論其是否有違反法律」之「殘虐行為」,以及聯大於1948年通過制定的「危害種族罪公約」,都是今天國際社會問責危害種族犯罪的基礎。

「危害種族罪公約」有多達146個締約國,連慣犯中華人民共和國都已經簽署批准。該公約無疑也是習慣國際法,且具有絕對不可違背的強行地位。「中華民國」雖被驅逐出聯合國,不再是締約國,因為在1953年制定了內容相同的內國法:「殘害人群治罪條例」,還是得照表操課。

不論在平時或戰時,平民或戰鬥人員,都適用危害種族罪。該罪保護的人群,包括任何「民族、人種、種族或宗教團體」。波士尼亞境內的穆斯林,就被國際法院認定為「宗教團體」與「民族團體」。中國境內的維吾爾族穆斯林,當然也應受同等待遇。雖然盧安達國際刑事法庭曾認為,受保護的團體應具有「穩定與繼續性」,不過實務上只要是在犯罪主體眼中被鎖定、被集體區別的對象,就會受到保護。因此,中國現在雖然改稱,僅有部分「極端主義」之維吾爾穆斯林才受整肅,但只要他們是被刻意集體區別的團體,不論人數多寡,中國都難逃危害種族嫌疑。

危害種族的方法很多,集體屠殺是最直接的,但其餘方法如使該團體受到身體或精神上之嚴重損害、使其處於無法生存的生活條件下、強制絕育、強制帶離兒童,或像中國般系統化強迫維吾爾婦女與漢族通婚,使其無法繁衍同族之血脈,依盧安達法庭見解,都應構成犯罪。就算只是摧毀其文化認同象徵,例如禁止使用穆斯林禮拜堂、取締蓄鬍或穿著傳統服飾等手段,也會被認定有危害種族的故意。

危害種族是一種故意犯罪。像中國,是一整個國家集體犯罪,實務上不用證明哪個人有故意,而是用行為的態樣(例如施加凌虐暴行、強制遷徙,或規劃集中營),或造成死亡的人數,來推知其是否故意。中國以拘留營關押超過百萬維吾爾穆斯林,還用鐵路強制搬運,當然就是故意。

危害種族罪是一種國際刑法,各國都有義務加以追訴處罰。追訴的對象,從政府本身到各級官員,首謀幫助教唆犯,統統逃不掉。「中華民國」也因此制定了「殘害人群治罪條例」,對意圖以上述手段全部或一部消滅某一民族、種族或宗教團體之犯罪行為,科處死刑、無期徒刑或7年以上有期徒刑。無論依《刑法》的管轄條款,或是《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對中國危害維吾爾穆斯林的惡行,「中華民國」的司法機關都應該主動追訴處罰,剪報辦案,不然就是廢弛職務。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