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台灣民主運作把個脈

何信全/政治大學哲學系教授

2016年總統大選政黨輪替之後,一位長期參與社運的朋友關心蔡政府執政之後,會不會又像馬政府一樣,逐漸民調低迷,使政府施政艱辛難行。筆者也有同樣的想法,不是對蔡政府看衰,而是認為在台灣目前政治環境之下,不論誰贏得大選執政,恐怕都難逃此一輪迴與宿命。

我們只要回顧一下總統民選以來,選出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與蔡英文4位總統,有哪一位能免於「民調低迷,施政不力」之處境?當然,民調低迷是真,是否施政不力難免見仁見智。持平而論,在政黨競爭的民主機制之下,沒有總統施政敢不全力以赴。也許我們都忽略了叫座與叫好是兩個問題:民調低迷是叫座問題,施政不力則是叫好問題,兩者相關,但不能等同。不過,民調低迷雖未必等同政績不好,卻足以拖垮施政,導致更難以展現政績的效應。

新政府上任之後民調總是逐漸下滑,顯然與選前政見對比選後執行成效必有落差,難以滿足大選之後民意的高度期待有關。其次,台灣內外環境一直存在先天困境,干擾民主的正常運作。國際外交處境,既影響國家政經發展,也讓國人深感挫折;兩岸關係干擾,特別是民進黨執政之時,更是造成政府施政額外的沉重負擔。此種處境需要國人團結因應,然而族群齟齬的嫌隙未能彌縫,以致民主機制透過理性溝通促成社會內部凝聚,難以有效達成。國家基本面如此,不管哪一黨執政,要獲得比較高的民調支撐恐怕都是一大難事。

誠然,民主政治是民意政治,政府施政不能背離民意,然而一切以民調高低為圭臬,也凸顯了民主運作的盲點。古人有「馬上得天下,不能馬上治之」警句,用現代話來講,即是「選舉得天下,不能選舉治之。」選舉是高調激情的動員活動,勝選之後要治理國家,則必須轉換思維,以理性務實與專業處理國政。現代國家治理高度專業,有待政府部門掌握完整資訊,並根據專業判斷規劃及執行國家發展方案。政府接受民意監督天經地義,但如果政府施政總是在民調高低之中浮沉,不免延續選舉心態治國而難以展現真正的國家治理。

英國名相邱吉爾嘗言:「民主是很糟糕的政治制度,然而所有人類歷史中出現過的其他政制,又無不比民主更糟。」民主固然完勝獨裁專制,然而本身也並非沒有缺點。民主的罩門,在易流於民粹。尤其當今資訊爆炸的網路時代,真假資訊流竄,各方勢力透過操作扭曲訊息以形塑民意流向,左右政局,更凸顯民主流於民粹之可能流弊。

要之,民主政府施政既要理性專業,也需要民意支撐才能成功,如何免於民粹導向的制約,營造一個較少扭曲與偏執的公共民意領域,顯然無比重要。就此而言,化解社會對立,導引公民理性對話氛圍,活絡凝聚民意共識的機制,乃是台灣社會必須共同反思的課題。政府要有能耐推動叫好又叫座的施政作為,公民也應該依循理性的公共參與態度,使整個國家不致在充斥負面能量的氛圍中內耗。若然,也許台灣民主運作能擺脫「民調低迷,施政不力」之輪迴,不論哪一個政黨執政,都能有機會帶領國家在困境中穩健前行。

---------歡迎發表回應 以促進公共議題討論---------
惟與討論主題無關或惡意人身攻擊的回應,本版保留刪除權利